蛋壳死结:房东难收房,租户难续租,打工人没工资

蛋壳死结:房东难收房,租户难续租,打工人没工资

2020年11月27日 18:38:02
来源:启阳路4号

文|王木青

蛋壳公寓事件,应该从今年2月谈起。

当时疫情爆发,蛋壳公寓要求房东减免一个月房租,但该操作并未同时应用于租客。并且,那段时间,很多房东又由于收不到房租打算收回房子。不过,后来蛋壳公寓把租金打到房东账上,事情才算暂时告一段落。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后,蛋壳公寓事件再度爆发。6月18日,蛋壳公寓CEO高靖被警方立案调查。

10月14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前围堵了大量房主、租户、供应商等进行集体维权。

11月6日,央视点名蛋壳公寓存在资金困难、断网、不提供卫生服务等问题。

四天后,多位蛋壳公寓内部员工爆料,公司开始拖欠工资。甚至,网上一度流传出“蛋壳公寓已破产跑路”的传闻。

11月16日,蛋壳公寓官微解释:没有破产,没有跑路。

尽管如此,蛋壳公寓事件仍未有结束苗头,而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房东、租客、员工、合作商深陷事件漩涡之中。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无奈

在房东孙玟眼里,自己也是受害者。

本该在上个月底进账的下一季房租款,直到11月中旬也没有消息。11月18日下午,孙玟带着合同直接“杀到”蛋壳公寓在沪太路的办公地点。孙玟坦言,“目前来看,这一轮是大面积违约,公寓方面应该没有支付能力,我打算直接解约。”

根据孙玟描述,当时,蛋壳公寓工作人员态度还不错,孙玟透露,“我手上有蛋壳一个月房租押金,按照它们说法押金不需要退还;房子里面家具、家电,也作为违约赔偿”。不过,孙玟联系的蛋壳公寓方面希望再给一段时间,到12月底他们会把房屋清空归还给孙玟。

但他认为,不太可能实现这个目标,“蛋壳那边也没跟租客提过退房的事”。

与蛋壳公寓沟通无果后,孙玟便想与租客协商一下。

孙玟出租的房子位于上海中环以内,是一套三居室,被蛋壳公寓分别租给了4位年轻人。其中,有两名租客的租金直接付至明年1月底,孙玟无奈表示,“这两人态度坚决,肯定不会搬走”。

不过,孙玟的租客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下面两个月,他们再付一个月房租。“我确实在考虑他们的办法,但按照此方案,我的损失会比较大,”孙玟坦言,两个月后就是明年1月底,刚好临近过年,这时间不好出租房屋;过年之后,再去找中介又会有一个空置期。孙玟坦言,他本身不是多有钱,也在外租房住。

“所以,我们就僵持在这里”,孙玟表示。

“如果实在不行,我也只能采用其他手段,比如停水、停电。”孙玟对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表示,不可能有再过分了,总不会拿把刀逼着他们走,对房东而言,现在情况也很无奈。

找客服

“停水、停电没有用”,蛋壳公寓的北京租客韩文直言,今年年初有个规定,不可以随便停电,“即使房东真的停了我们电,也可以打电话恢复”。在韩文眼里,这样的操作不足为惧,但他还是怕房东断网。

“理论上,年底我的房租就到期了,但蛋壳公寓说提前付有优惠,我就又付了半年”,韩文表示,“现在,也没啥消息,房东没找我们,但晚上听到敲门声,总觉得是房东上门了,开门总会慢半拍”。

跟韩文比起来,在广州的罗君就没那么幸运了。

11月23日晚上,下班回家的罗君赫然发现,房门上贴着告示:若12月4日前蛋壳公寓仍未向房东支付本期租金,房东将于12月12日前收回房屋。

(罗君房东贴的告示)

(罗君房东贴的告示)

“不久前,我刚在蛋壳公寓续租了一年”,罗君表示,其中,交了10000元左右现金,剩下半年房租是用的微粒贷付款。这意味着,接下来罗君的处境不仅有被房东赶出来的风险,还将损失上万元,并且要按期偿还金融借款。

于是,罗君欲终止与蛋壳公寓的合同,他认为,“终止未履行的合同,费用就可以退回来”。但显然,事情发展并不顺利。“现在,蛋壳公寓的电话打不进去,客服联系不上,管家也不理”,罗君盘算着实在不行,就先报警备案,然后换房子住。

韩文也表示,他联系蛋壳公寓也非常费力。

根据韩文的经验,联系蛋壳公寓客服有两种方式:一个是电话客服,现在已经没有人工客服的入口了;而另一个是APP端的人工客服,“虽然,过去也要排队,但总能排到,但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功能了”,韩文坦言。

等工资

其实,蛋壳公寓员工的处境并不轻松。

“目前,还没发工资”,多位曾在蛋壳公寓工作过的员工告诉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

11月10日,在某社交平台上,一则“蛋壳公寓今天发工资了吗?”的帖子,迅速引爆舆论,帖子下面表示“没发工资”的留言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蛋壳死结:房东难收房,租户难续租,打工人没工资

上周,张彬彬由于不发工资,从工作了2年多的蛋壳公寓离职。他表示,通常在每月10号发工资,但当天他们被公司口头通知工资暂缓发放,“一直不确定能不能按时发工资,接到通知也不是很惊讶”。

而另一位蛋壳公寓的在职员工表示,自己还没离职,正在等工资,“已经闲了半个月”。张彬彬坦言,“很多人都在找下家,陆陆续续的离职,没有死心塌地等着工资的。”

不过,在张彬彬看来,真正处境困难的是供应商,保洁团队等。比如,一些建材、施工队。张彬彬表示,“从11月开始,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上门要账的合作商”。据一家媒体报道,蛋壳公寓拖欠某合作商上千万元装修款。

维权者已经愤然扯出“蛋壳公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白纸黑字版横幅。但在蛋壳公寓官网上,一目了然的还是“住在蛋壳公寓,用科技让生活变得简单和快乐”的宣传标语。(文章采访对象全部化名)(爆料联系邮箱:finance_wz@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