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30年丨证监会主席:中国最难打工人

A股30年丨证监会主席:中国最难打工人

2020年11月27日 21:02:22
来源:格隆汇

作者 | 维多厉害呀

指导 | 沽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编者按:

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鸣锣开市;12月19日,上海交易证券所迎来敲钟时刻,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值从23亿到现在的约80万亿元,上市公司数量从8家增至4000余家,投资者开户人数达1.6亿人……三十年间,A股缔造了一座里程碑。

三十年,世事变幻;三十年,沧海桑田。车轮滚滚向前,市场在不断更变。站至这个节点,回望中国股市30年的曲折历程,纵然有万般不尽人意,但万物皆有规律可循。为此,格隆汇倾心推出#A股三十年#系列,让我们一起回顾中国股市的起落浮沉,在不断求索中,一路兼程、无惧风雨。

——中国有3个职位不好干:足协主席、春晚导演、证监会主席。

——而这三难之中最难的,估计是证监会主席。

——为什么?

1992年8月10日,深交所派发新股被来自全国各地渴望一夜暴富的股民活生生地玩成了一场“秒杀”剁手游戏,随后,为了规范证券市场,中国证监会诞生了。

时任上海市长朱镕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仪式上致辞

当时朱镕基是上海市长,而刘鸿儒在一年半之后被任命为中国首任证监会主席。当时刘鸿儒并不情愿,他说:“这项工作是火山口,实在要我做,时间也不能长。”

他是中国股市的“救命恩人”,他曾经在中国股市遭到各种左派舆论攻击的时候,用“老共产党员不会再中国搞私有化”的承诺,力排众议,把中国股市保了下来。

然而吊诡的是,“保证不会私有化”在后面的市场博弈中演化为股权分置的政策,这束缚了中国股市的手脚长达15年。

更令人唏嘘的是,当年那场取消股权分置的改革所造就的大牛市,至今成为A股无法超越的高峰。

这一切,仿佛是中国股市对她的第一位看门人开的一连串巨大的玩笑。

无论如何,证监会就这样成立了。刘鸿儒甫一上任,便紧锣密鼓地推动了证券立法,出台了几十个配套法规,把“8.10事件”后暴露出的中国股市的稚嫩和漏洞逐一填补。尤其是为了避免更多的“8.10事件”,认购中签的股票发行方式开始在全国推行,拉着整车现金、背着全村身份证到上海、深圳抢购股票的现象消失了。

证监会成立一年后的1993年,中央才发布文件称,中国证券市场进入了正式试验阶段。而在此之前的中国股市,只是一个连试验品都算不上、任何不符预期的小事都可能招致它关闭的模型。

在后面的28年之中,证监会主席成为中国最难的一个职位,正印证了当年刘鸿儒离任前留下的那句话:

股市涨了领导怕乱,股市跌了股民不干,不涨不跌领导和股民都有意见。

1

对不起,我是裁判

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爆发,万国证券管金生与中经开围绕着加息预期,在国债期货上展开激烈的交锋。

虽然结果上管金生把价格做上去了,但这场比赛的裁判员吹管金生犯规,“进球无效”,还判了“禁赛”。这样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一时间,中国证监会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原因很简单,你是裁判,但你要在比赛开始前制定规则。别人进了球,你再说人家犯规,恐怕人家要说你裁判才是犯规。毕竟整个“327事件”中,确实有证券监管制度不完善以及监管不力的因素在里面。

但327国债期货事件引发的更多思考在于:证监会的职责,究竟是对比赛规则负责,还是对比赛结果负责,还是既要对比赛规则负责也要对比赛结果负责?

从事情的结果来看,恐怕是后者。

你既要执行规则,也要对市场的涨跌负责。

327国债期货事件最终的结果,万国证券老总管金生入狱,上交所主席尉文渊辞职,以及——首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辞职。从1992年出任证监会主席到1995年离职,“刘头儿”在这个位置上干了不到3年。

刘鸿儒走后,周道炯继任。

周道炯上任后立刻重拳出击,宣布“327国债”最后8分钟交易无效,并关闭了国债期货市场。(国债期货直到2013年9月才重新开启交易,交易场所不再是上交所,而转战到了新成立的中金所。)

周道炯是名副其实的“救火队长”。他短短两年的证监会主席生涯,过得非常充实,除了被骂、被围攻,被威胁要炸掉证监会,饱尝“火山口”的就业体验。

1997年初,整治了中国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鼻祖”的琼民源后,有人指使琼民源的员工将证监会围了起来要讨薪。周道炯质问工人:“琼民源声称赚了5.7亿,怎么会发不出工资?”工人们才悻悻地散去。

证监会主席,竟然连上市公司发工资的问题都要管?

不过,作为证监会主席,最需要保证的,是股市平稳运行。既不能大涨、也不能大跌,更不能不涨不跌。否则……

这个无限连带责任,周道炯心里是有数的。

到了1996年年中,银行系统开始下调利率,市场已经逐渐显现出了“疯牛”的态势。

涨了领导怕乱。

于是,10月起,证监会连发“十二道金牌”试图给股市降温,结果反遭市场轧空,上证综指和深成指均在10月后出现了暴涨。

12月,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把两指涨幅、两市平均市盈率、近几个月新增开户数等数据直观的呈现出来,并且和国际上几个大股市做了比较,也拿出了美国股民因股灾倾家荡产的例子,试图给老百姓说通现在中国股市存在明显过度投机这个道理。

股民可能不知道的是,这篇社论正是证监会的“第十三道金牌”。这篇社论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议,由之后接任了第三届证监会主席的周正庆,以国务院证券委主任的身份亲自组织发表。

为什么不直接署名证监会?周道炯非常清楚,证监会不可以干涉股市涨跌。即便发声喊话都不行。如果一篇社论能把市场“论跌”,那日后会有更多来自股民的压力,让证监会出来把市场“论涨”。

这篇社论发表于96年12月16号星期一,而两天前的12月13号星期五,证监会刚刚宣布将在中国股市实行涨跌停板制度。一套组合拳下来,中国股市终于被证监会踩了一脚急刹车,16、17号两天,上证综指连续两天跌停,史上奇观。

虽然这最终也只成为了一脚急刹车——两个月后,1997年3月之后,市场开启了新的“疯牛”行情。

但这“十二道金牌”还是成为了证监会对股市调控的一个里程碑。也成为了证监会干预行情的一个起点。

2

证监会的迷之KPI

即便大多数人心里也清楚,影响股市行情的因素很多,证监会的调控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奈何证监会主席的工作,就是每天都被指数记录着。

因此很多人喜欢用任期内股市的涨跌来衡量证监会主席的“业绩”

图源:新京报

但这无异于给足球比赛的裁判灌迷魂汤,让他们对自己的职责产生怀疑,让他们在门将失手的时候想着自己应不应该飞扑把球拦住。

在第三任证监会主席周正庆的任期内,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国内非法证券交易猖獗。1998年起,周正庆运用政策杠杆把41个非法股票交易场所一窝端,整顿了场外非法股票、期货、基金等交易市场。

但他最为股民津津乐道的操作,还是制造了“5·19行情”。

1999年5月,国务院批准了由周正庆主导酝酿的若干政策,也就是俗称的“搞活市场六项政策”,直接导致市场出现了井喷,一个半月的时间,指数涨出了70%

图源:A股你莫愁

但在“5·19行情”开启的2年牛市之后4年的熊市中,又出现了对周正庆的诟病,称只有慢牛才是真的牛。

要牛市;但不要快牛,要慢牛。

牛市赚了钱,是自己牛逼;牛市亏了钱,全赖证监会。

所以,周正庆还是要挨骂的,而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几乎成了“以行情论英雄”。

事实上,在我看来,证监会主席这个角色应该是改革家。是推动中国股市制度建设的核心力量。决不能以行情论英雄。这里不得不提到目前为止任期最短、却在任内推行改革项目密度最高的一任证监会主席,第六任的郭树清

在短短17个月的任期中,郭树清推出了70多项新政,几乎是一周一新政。郭树清也因此被称为“改革派”,人送外号“郭旋风”

70多项新政,多项触及了股市顽疾、深层痛点,可谓是对A股进行了“刮骨疗毒”。比如严打内幕交易、提高IPO审核透明度、打击炒新、完善退市制度等等。同时他还推动了新三板的开办、恢复了国债期货交易、引入了长线资金、并采取了一系列释放证券市场主体创新的改革。

但是,由于在他任内股市持续下跌,中国股市从“6时代”,走进了“1时代”,让郭树清下课的声音不断涌现了出来。

许多股民认为,自己的亏不是由于不理性,而是由于证监会框架没设计好,不能好好托住股民的不理性。

或许是因为大举的改革威胁到了部分资本市场既得利益群体间的舒适关系,也或许是因为怎么改革都没把指数拉起来,被认为是越改越乱,“郭旋风”在资本市场刮了不到1年半,就被平调到了山东就任省委书记去了。

2017年郭树清从尚福林手中接过银监会主席的班。一年后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成立银保监会,郭树清担任首届银保监会主席至今

当然,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并不一定就不能和“创造”牛市相叠加;但有一位证监会主席,把改革和创造牛市这两个“KPI”都完成了,以至于就得以在这个“火山口”职业上一坐就是8年。

这就是第五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

而即便最“牛”证监会主席,上任的前期也是先挨骂,挨骂的理由是“无为”。

但这位证监会主席的特色就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可能谁也不会想到,是一个被指“无为”的证监会主席,成为了股权分置的“终结者”。

股权分置的问题与其说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头,不如说是字面意思的如鲠在喉。想不到怎么拿出来,用馒头往下咽又怕受伤。监管层甚至提出过,等到方法出现再来解决问题。比如等30年,等人变得更聪明了再来试试。

尚福林不一定是聪明人,但绝对是个狠人。

他说:“问题不解决,不等于不存在”。而即便是将对4家企业实施试点的消息让大盘暴跌了30点,他也没有就此收手。第二批试点工作开展以后,大盘又下跌了40点。他还是没有收手,并一反常态的召开媒体沟通会,明确表示要把股权分置改革进行到底。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截至2006年年底,总市值占比97%的公司完成了股改或进入股改程序,中国A股市场真正迈入了全流通时代,开始了一轮波澜壮阔的大牛市。

而为了使尚福林主席生涯“首尾呼应”,任期前两年因为“涨不起来”挨了骂的尚福林,在任期的最后两年,又因为股市受国际金融危机不断加深的影响而“跌下去了”再受指责。

制造了最牛行情、任期最长的尚福林,最终也在没有把牛市“维持住”的谩骂声中黯然离场。

3

证监会:谁在教我做事?

在建立制度、维护制度之余,证监会主要的的任务就是推进改革。但问题是,究竟怎么改,到底应该听谁的?

如果把股市比作一个产品,那股民当然就是用户,而证监会,则是产品经理。可是在证监会对中国股市这款“产品”针对用户的意见进行升级的过程中,却常常事与愿违,空留一身里外不是人的骂名。

如果说最受争议的证监会主席,恐怕非肖钢莫属了。在他任期内中国爆发股灾,千股熔断,最终黯然下课。他的离职,也被大多数股民视为了利好,和前任郭树清的离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在他俩交接的2013年3月,新京报发表了一遍题为《证监会主席是人不是神》的文章。似乎是提前3年,为这个饱受争议的主席辩解。

肖钢和郭树清一样,是想做点事的。

上任2年内,他就砍下了“三把板斧”:严惩欺诈上市重启IPO坚决推行沪港通

但自2014年3月起,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谢百三几次三番的在微博中对肖钢公开“喊话”,称注册制是世界潮流,但不符合中国股市的当前条件。

图源:谢百三博客

且不说从教授到股民,一直以来,证监会都是谁都可以被教育做人的职位。肖钢最为甚。因为他的任期内曾多次被股民公开喊话。

2015年股灾中,一位被套牢的股民给肖钢写了公开信,信中质问到:“在银行系统工作期间,您曾成就显著。但是再多夸赞也安抚不了我们饥肠辘辘的钱包。2016年,你能带领股市从危机中冲出来、让我们的钱包鼓起来吗?”

能够被股民直接公开喊话的中央正部级领导——估计只有证监会主席

而市场的癫狂用一周内四次熔断的惨烈行情回答了这位股民:他不能。

事实是。2015年股灾期间下跌太快,于是有些二流子砖家喊话证监会,要建立熔断机制。认为快速下跌的情况下,需要暂停交易来让投资者冷静一下。

熔断机制在推出前是颇受支持的,甚至可以说是顺应民意推行的。但推行4天创造了3次熔断,甚至有一天上午10点陆家嘴就集体下班了,堪称奇观。

即便证监会费力解释4天内股市的大跌也受境外市场低迷、人民币贬值、预期的降准并未出现、大股东减持禁令到期等多重原因的影响。但不论曾经对熔断支持与否,大家这次纷纷统一了意见,认为就是肖钢“没搞好”。

这次,就连券商都给出了“熔断造成流动性黑洞”,而市场出于对流动性黑洞的恐惧而大举卖货的逻辑,来解释熔断是此次大跌的原因。但人们都忘了,七八月间大跌的时候,对熔断机制呼声最高的,正是现在大骂熔断机制的股民。

最终,熔断机制在那年1月的一个寒冷的冬夜被叫停了。此时的肖钢,不知是否已经从他的几位前任离去的背影中,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命运。

后来有些清醒的股民说了句话:很多人的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想要什么。嘴上要熔断,身体要赚钱。而已。

但是,事情出了,还是要有责任人的。且不论是熔断跟中国股市“八字不合”还是“水土不服”,还是制度本身的问题或者只是选择了错误的推行时间,除了肖钢,实在也没有其他的更合适负这个责任的人选了。

1个月后,肖钢离任证监会主席。

而后临危受命的刘士余虽然解决了IPO堰塞湖问题,在他的任期内A股首次被纳入MSCI指数、深港通开通、退市制度得到改进等等,但最终被人记住的只有最终自首违纪违法,职务被免,惨淡离场。

到如今,易会满接任刘士余成为了时任证监会主席,除了推行了科创板,也终于把各界都要教肖钢做事的注册制,给落实了。

证监走过了毁誉“八二开”的28年。

4

结语

如果将中美两国证监会主席横向比较,任期短是最大的共同特征。

中国9任证监会主席,除了尚福林外任期均未超过3年。而美国证监会主席的平均任期也只有2.6年,是美联储主席7年平均任期长度的1/3。

这也间接证明了这份工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烫屁股”。

资本市场毕竟也只是国家经济改革的一部分,中国的股市也始终被裹挟在中国经济蜕变的历程中。

而在中国当证监会主席格外的难,是因为“谁弱谁有理”的“优良传统”,证监会不得不肩负保护资本市场中的弱势群体——散户——的责任,这在其他国家就比较少见了。

所幸,尽管证监会的政策总会受到质疑,证监会主席也常会遭到情绪化的指责,证监会的整体价值,市场从未否认过。股民偶尔的情绪宣泄,都止步于证监会主席下台,却没有让证监会解散,甚至取消中国股市。这也算是中国股市三十年风里雨里走过而仍能守住的一点底线思维吧。

他日若这些证监会主席们得以与郭德纲小叙,大家都可以互道一句:干我们这行啊,有一半是挨骂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