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国:“四个东移”已经出现,一大批中国企业家将上升为国际性企业家
财经

魏建国:“四个东移”已经出现,一大批中国企业家将上升为国际性企业家

2020年11月28日 08:12:0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1月27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0第九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在深圳举行。在当天下午举行的宏观论坛上,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发表了题为《双循环经济新发展格局给企业发展带来历史新机遇》的主旨视频演讲。

魏建国提出,包括技术、资本、人才等在内的“四个东移”已经出现。中国企业家以前是站在国内市场的角度考虑问题,以后要看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怎么进行搭配,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把全球的生产要素,包括土地、资本、技术、人力结合起来,才能达到最佳配置。新的经济格局,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历史机遇就是,一大批成千成万的中国企业家,将上升为全球性的、国际性的企业家。

此外,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也发表了精彩演讲。

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

资本市场与2019年之前完全不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在论坛上,刘煜辉发表题为《宏观经济及大类资产展望》的主旨演讲。刘煜辉演讲的部分要点如下:

中国今天之所以能跟美国掰手腕,从2018年贸易纠纷以来,我们越打越好,越打越有自信,来自于什么?凭借的是我们打造了一张强大的经济网络,实现了物联、数联、智联,万物连通就是一个巨大的数据海洋和宏大的场景世界。中国正从工业的经济形态,迅速推进到数字经济时代和信息经济时代。

数字经济时代和信息经济生态中,最重要的核心要素是什么?数据和场景对于数字经济来讲,就是工业社会的石油,不仅仅是新兴生产要素,还赋能激活了衰变的生产要素,重新焕发出活力,释放出效率,这就是中国经济的潜力。中国现在是唯一一个实现了把互联网作为彻底基础设施化来用的国家。

为什么把数字经济放到核心?我们已经斥巨资打造了高速公路5G,但是这项高速公路现在的车流量不行,所以我们要打造一个创造车流量的AI体系,智车、智厂、智家,为自己的高速公路创造车流量,5G直接对应的场景主要是两个:一个是自动驾驶,一个是工业互联网,自动生产、自动制造。因此我们要主动打造一个巨大的智能生态,去支撑这样的高速公路需要一个强大的电网,所以我们需要构建一个绿色、高效、安全的能源体系提供支撑,这就是国家为什么在要把光伏、核能以及储能的突破放在优先发展地位,作为一个数字产业生态来规划。

支撑这个生态的金融是什么?数字货币。中国是最快推动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着眼于百年未有之变局,秩序更替的时候,核心关键是国际货币主体也一定会发生变更,国际化是不可阻挡的潮流。

我们看资本市场,事实上从2019年至今已经是牛市。2018年中央确定了资本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略定位,五大要素市场的“枢纽”后,我们启动了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改革,科创板、注册制,缺失的法律基础推进得非常快,经过两年资本市场的基础制度的改革,这个市场的质地正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悄然改变着中国经济转型的生态。

今天的市场跟2019年之前的市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年之内,中国的证券化率翻了一倍多。 过去10年我们股票基金才卖了3万亿,今年以来,我们股票基金就增加了约3万亿,翻了一倍。 居民的财富正以一个非常显著的边际速度发生结构性改变,资源配置在发生结构性改变,这打造了我们今天这样一个市场。

从改革的角度看,证券化率的快速提升,显示这个市场就是牛市,反映了强大的国家政治意志、国家转型的政策推动力、产业趋势、技术变革方向的核心资产,表现出昂扬向上的风险偏好。我们做了一个核心资产指数,从2019年1月定基为100,跑到今天是272。这些方向对应的核心资产的代表性多强呢?占今天A股和老百姓能够买到的港股通标的总市值的29%,具有非常强的代表性。一个繁荣的、有深度的、有广度的资本市场是全局转化的“枢纽”,顶层设计的治理体系奠定了股票市场风险偏好昂扬向上的基石。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国祚绵长的时代,非常幸福。在本世纪过去的20年,中国收获了两大国运:本世纪前10年我们收获全球化红利,第二个10年我们收获了巨大的互联网红利。展望未来第三个10年,百年未有之变局,我们面临挑战,G2的长期博弈,我们要把困难想在前面。但是我们非常有幸,我们正在打造第三个国运:一个繁荣的、有深度和广度的资本市场,天降大任于资本市场,善莫大焉。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积极利用资本市场支持创新发展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在论坛上,管涛发表了题为《以开放的双循环支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主旨演讲。管涛的演讲部分要点如下:

最近这些年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非经济因素对全球产业链影响加大,而且国际格局发生了深刻调整。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下一步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进一步畅通,落在生产、消费、分配、流通领域环节,同时我们经济增长的动力也要逐渐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在这次疫情发生之前,中国经济下行有多方面的原因,过去的发展模式遇到了瓶颈,如果不提高全要素水平的话,经济下行的势头难以得到遏制,所以要逐渐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尽管我们这些年专利技术的申请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是应用技术研究比较薄弱,要处理好发展和安全的关系。

最近有一些自贸港采取了一些吸收高端人才的政策,将来是不是也会考虑在全国复制推广,要强化国家战略的科技力量,要支持北京、上海、粤港澳大湾区形成科技中心。我们用“双循环”来推动创新发展,关键还是要立足于自己发挥比较优势,协同推进强大的国内市场,以国内大循环吸引全球的要素,支持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和包括市场化体制机制的改革,包括内外贸易一体化,包括金融双向开放,重要的是要充分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中国这些年一直在支持资本市场,完善融资举措,这方面取得了进展。下一步金融要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要健全社会主义市场机制体制下的政府投入为主,社会多渠道为辅,要进行市场化的配置,包括要全面实行股票发行的注册制,然后建立常态化的配置机制,还要进行深化体制的各种改革,包括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中小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的改革等。

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中国企业家要上升为全球性企业家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在论坛上,魏建国发表了题为《双循环经济新发展格局给企业发展带来历史新机遇》的主旨视频演讲。魏建国的演讲部分要点如下:

现在疫情没有过去,四个“东移”就已经出现了。这四个“东移”就是疫情过后大批的现代技术高端服务业将东移来华。比如德国的巴斯夫,它是以机器化工闻名的,它在本部建立了第一个发展基地,第二个建在了中国,也是投资100多亿。还有特斯拉,我的欧洲朋友告诉我,特斯拉已经把4000辆车发往了欧洲,也就是未来奥地利、德国、法国、这些欧洲国家都会收到在中国生产的特斯拉,还有大众、华晨宝马,日本、韩国的投资都在加大。

第二个“东移”很明显,那就是技术东移,随着机器制造、现代服务业东移。

接下来是资本和人才。 有消息报道现在很多日本青年想到中国来创业,还有一些世界级企业,纷纷在中国创办公司。

随着这四个“东移”,它还会带来更多的大型的商务活动,大型的一些专业活动、学术活动,还会带来大家都看到的我们的时尚、文体、会展,中国企业家在这个时候怎么从原来的基础上,从中国本土企业的视野上升到全球视野,以后你在中国展览,那就是在国际展览。

我们一定要把握这个机遇,我觉得要非常重视这个机遇,那就是理念。我们中国企业家经常站在中国这个角度、中国方位、中国市场考虑这个问题,以后我们要看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把全球生产要素,也就是土地、资本、技术、人力还有我们的高科技结合起来,能够达到一个最佳的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