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跑了14位分析师,“地震”的不止光大!券商首席上演离职潮

1年跑了14位分析师,“地震”的不止光大!券商首席上演离职潮

2020年12月03日 17:27: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光大证券现存登记的分析师共有72人,而今年从光大证券离职的就有14人。并不止光大一家人事地震,券商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首席分析师们改换门庭的故事一直在上演,这背后隐含着赤裸裸的名利博弈。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王媛媛

吃瓜群众们都看到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所长助理、副所长一起离职,却不知道,这家研究所自彭文生出走后,已经陆陆续续走了不少分析师。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光大证券现存登记的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共有72人,而今年从光大证券离职的就有14人(不包括这次市场传闻提离职的所长们),且离职时间清一色地出现在今年下半年,正是彭文生出走光大证券后的时间。

对于总量不过百的研究团队,14人的离职,已经算是不小的动荡。体系庞大如同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今年离职的分析师也不过是两三位。

事实上,并不止光大证券研究所一家人事地震,券商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首席分析师们聚散离合、改换门庭的故事一直在上演,俨然成了一出出高度吸睛的魔幻大剧。在这魔化大戏背后,则隐含着赤裸裸的名利博弈。

图/新华社

光大:研究所市场化与保守制度的激烈碰撞

12月1日,有人在一场聚会上,说了光大证券研究所高层递交辞呈的消息,并合理推测,曾在中信、光大连续作为彭文生下属的胡雅丽,将会与一起离职的“亲信”们共赴中金,重新成为彭文生的下属。

媒体迅速将这一消息传播了出去。

不过,有券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雅丽不去中金,应该是去了买方;而其一手带起来的家电首席金星,则确定去中信建投。

胡雅丽

离职的所长胡雅丽,2007年4月加入中信证券研究部。曾经,胡雅丽带领团队连续9年获得新财富家电第一名,并在2011年获得新财富白金分析师。2017年,胡雅丽加盟光大证券研究所,从事研究管理工作,先后任光大证券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所长。

裘孝峰曾任银河证券石化行业首席分析师,后任职光大证券副所长兼石化首席;金星2012年加入中信证券研究部,跟着胡雅丽团队,2018年加盟光大证券,任家电行业首席分析师、研究所所长助理。

这次集体离职动静很大,不仅高层“批量出走”,且选择在年底递交辞呈。对于券商从业者来说,这时候离职,意味着放弃了这一年工作的奖金。至于这次集体仓促出走,确切原因尚无从得知。

但此前分析师的离职,尚有一些原因可循。

今年6月,原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彭文生离职后,便有不少分析师离职。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现存登记的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共有72人,而今年从光大证券离职的就有14人,且离职时间清一色地出现在今年下半年。(截止2020年12月3日协会公开数据)

“其中一个原因跟薪酬有关。现在卖方整体的薪酬比较市场化,但据说光大集团要研究所用同一套薪酬体系,是‘底薪+奖金包’的制度,限制比较多,外部有些券商研究所在扩大规模,能给到的薪酬更好,自然会有分析师做出选择。”接近光大证券的人士表示。

“集团的一些制度,比如升职、奖惩等制度,相对来说有国企的影子在,用到比较市场化的研究所,对于管理者来说,提拔、任命、管理人才,都会有一些限制。”该名人士分析。

有光大集团人士表示:“光大集团确实有奖金包限制,相对下属部分市场化的公司来说,显得有些保守。”

根据wind数据,2020年上半年,光大证券的基金分仓佣金排名已经掉出了前10。

但这或许不会是最糟糕的成绩,下半年分析师的大量出走,或让光大证券的业绩更显艰难。

浙商:KPI考核芒刺在背大面积出走

但是,研究所“地震”的不止光大证券。

比红塔证券早一步扩大体系、大面积招人的中小券商浙商证券,在年初的市场上赚足的眼球,但在年末,其发展却似乎不如年初时那样乐观。

年初,1994年出生梁凤洁跟随原来国泰君安的上司邱冠华,入职了浙商证券,并担任浙商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新任浙商证券研究所所长的邱冠华,立即向市场与媒体推出梁凤洁,并冠以“最年轻的银行首席”的称号。

随后,浙商证券向市场逐渐推出了各行业明星分析师,包括原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过来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原华创电子研究组长蒋高振、原东吴证券纺服首席马莉等一众知名分析师。

风风火火开局,到了下半年,却是浙商证券研究所离职消息频出,真可谓好景不长。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现存登记的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共有49人,而今年从浙商证券离职的就有11人。(截止2020年12月3日协会公开数据)

而那些挖过来的知名首席们,业内也传出“想要离职”的声音。

“浙商证券对研究员有佣金的KPI要求,和2018年左右的国金证券一样,如果研究员的佣金(买方给的服务费用)不达KPI,就要倒扣工资,当时国金证券有不少人因为这个原因离职。”有接近浙商证券的人士称。

“其实研究所所长在行业中是知名的佣金、派点导向,比起个人的研究能力,能想尽办法拿到买方的服务费才是首要任务。”该名人士称,这会让一些想做投研的人不能适应。

佣金导向之下,浙商证券的业绩上去了吗?

根据wind数据,2020年上半年,浙商证券共分得0.30亿佣金,行业排名第35位。而2016年H1-2019年H1,浙商证券的佣金所处行业排名分别是31位、35位、34位、37位。可以说,2020年H1浙商证券的表现,相较去年好了些,但拉长时间周期来看,并没有明显的突破。

临近年末,全年度基金分仓数据即将公布,高调开局的浙商证券,在年底是否能有的业绩呼应、新的一年是否能如预想的“重新开始”?有待市场观察。

图/图虫

红塔:出大钱高薪挖人播下逆袭龙种

与光大证券和浙商证券分析师大量离职形成对比的,是今年快速扩张并高薪挖了一众知名分析师的红塔证券,正在等待明年券业奖金季过后,一批新的明星分析师的加入。(券业奖金季:指一般而言,每年3-4月券商向员工发放上一年度的奖金)

“除了已经知道的任志强、李奇霖、花小伟等明星分析师到位,还有一些大咖要明年加入,他们在等今年的奖金发完。”接近红塔证券的人士称。

证券业协会信息显示,11月,前华创证券研究所副所长任志强、前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前中信建投轻工行业首席分析师花小伟纷纷加盟了红塔证券。任志强将担任红塔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奇霖的职务任命还在走流程。此外,前东吴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崔世峰、前西南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倪正洋等人也已入职红塔证券。

除了已经确定的分析师加盟,红塔证券高薪从行业中挖人的动作还在继续。据业内人士称,红塔证券公开招聘,三年合同起签,给行业首席开到的月薪在8万-15万的区间,拿到买方佣金还有相当比例的提成。

今年3月30日,红塔证券发布了《2020年度配股公开发行证券预案的公告》,这次配股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

“配股募到的钱,给研究所每年几个亿的投入,这让公司有底气签三年固薪。”上述人士称。

今年8月3日,红塔证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审议新设证券研究所的议案》。会议同意新设的红塔证券研究所采用事业部制,作为公司的一级部门,专门履行公司卖方研究业务的拓展与管理等职责,地点在上海。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红塔证券现存登记的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共有35人,今年下半年就引入了8分析师,不乏上文提到的明星分析师。

“今年红塔证券研究所出大钱,高薪挖人、完善团队,可能会学习天风证券的模式,以研究所带其他业务。研究所这次挖了好多头部券商的人,也都能给之前他们呆的头部券商带业务,所以这次挖过来,红塔证券也有预期给其他部门带业务,比如投行。”上述人士称。

天风证券作为券商中的黑马,近几年迎头赶上,除了同样从外部挖人丰实研究所团队外,“以研究所带其他业务”的模式,成为一个公开的“逆袭秘诀”。

天风证券研究所所长赵晓光,同时兼任公司副总裁,是券商中罕见的案例——知名研究所所长如彭文生、黄燕铭,从未在任职券商担任高管职位;年轻一代的新所长武超则,同样不曾担任中信建投的高管职位。

对于红塔证券来说,钱到位了、人也到位了,有没有好的制度实现最开始的宏愿,或许是后续该考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