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光绍:从管制到开放,跨境金融迎来新常态
财经

屠光绍:从管制到开放,跨境金融迎来新常态

2020年12月05日 17:36:53
来源:中华网财经

2020年,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球化遭遇严重打击,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价值和族群空前撕裂。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人民日报出版社协办,凤凰网财经、中华网财经承办的“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盛邀政商学界顶级嘉宾,围绕全球和中国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凝聚共识。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上指出,金融和实体经济是共融共生,它们之间存在有效循环。而金融服务形态与各类企业需求是金融服务、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循环层次之一。

屠光绍表示,跨境金融在全球资金流动中是一个常态,但对于中国而言,跨境进入有特定的含义。中国金融市场、资金流动从过去的管制比较多,到逐步的对外开放,其中的跨境金融形态有着拦截境内境外的作用。而这种金融服务形态,在金融进一步开放等方面的基础上,有了越来越多的需求。

同时,屠光绍表示,中国需要注意各种金融服务新的形态,从而满足不同需求拓展和完善金融服务领域。中国要注重金融服务形态,有新形态才有新趋势,再让这些形态不断完善。

以下屠光绍为演讲全文:

今天非常高兴受论坛主办方的邀请来参加这样一个盛会。我们知道凤凰网财经峰会历来以其影响力品牌著称。这次论坛的内容,上午主要是讲大格局、全球的经济、中国的经济增长;而下半场重点是金融、资本市场、金融开放以及数字金融。

而今天,讲促进金融服务与实体经济有效循环,我想从金融角度具体的分析。

第一,金融在新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新发展格局的要点是新双循环。从改革开放后,新双循环一直就有,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国内改革,国内市场经济发展是国内的循环;1979年中国建立经济特区,意味着加入了国际循环。因此,一直是双循环,但现在开始了新双循环,这里有三个新,分别是:循环主导之新,是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循环阶段之新,是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双循环,跟过去的发展阶段的双循环是完全不一样。循环层次之新,是更高开放水平的双循环。过去四十多年也一直在开放,但开放是逐步的。比如,从商品开放到要素开放到制度开放,这是更高水平的开放。在这因一个新双循环的格局中,金融由于它重要的特性与作用,使得新发展格局中,它的地位变得更加重要。

循环的关键是畅通,资金资本供给要畅通。金融市场连接投融资,而金融活动是贯穿所有经济循环圈过程,金融服务又是辐射境内外两个市场。畅通的动力是改革开放,是不断寻求新动力,不断要改革开放,不断扩大改革,加大金融供给侧改革力度,加快金融开放步伐。

第二,金融与实体经济的有效循环,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内容。

循环首先是从宏观而言,有很多循环考量指标以及维度。比如,循环首先要能很好的匹配供给侧需求,有效的循环,像收入和消费。但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是,金融与实体经济一定要快速有效循环。这样的有效循环使得实体经济在发展、产业升级、企业创新的过程中有金融支持。

同样,对于金融而言,这样的循环也很重要。因为,金融如果不能很好的满足实体经济需要,就会变成金融资源的浪费。金融资源就没有用到地方,而且变成了一种失效。所以,金融和实体经济的本身就是共融共生,它们之间存在有效循环。

金融服务、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循环可分为六个层次:

1.社会融资体系与产业结构调整。

这是最宏观的层次。融资体系解决实体经济钱从哪里来,在这个过程中,产业结构不断的调整。过去,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制造业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有特殊地方。在金融服务上,它会表现特点。发展制造业的过程中,中国要发展更多的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创新的产业等。而融资体系必须适应产业结构调整提出了新要求,再融资渠道、融资属性以及融资方式上必须完善。

2.金融服务形态与各类企业需求。

这主要是指,各类需求的特征,特别要注意金融服务形态。金融服务形态与金融市场、金融机构不能够完全打上等号,要注意新金融形态,它满足不同需求的特征。

比如普惠金融,不管是资本市场,还是银行都在践行普惠。但它更多是对小微实体经济服务。

跨境金融在全球资金流动中是一个常态,但对于中国而言,跨境进入有特定的含义。中国金融市场、资金流动从过去的管制比较多,到逐步的对外开放,其中的跨境金融形态有着拦截境内境外的作用。而这种金融服务形态,在金融进一步开放等方面的基础上,有了越来越多的需求。

3.金融市场功能与资源配置效率。

金融市场就是配置金融资源。金融市场配置资源引导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主要从金融市场的价值性上,会引导资金的流向。

资金市场主要是利率,利率更多的引导资金。通过价格利率的信号来引导;比如,汇率对于包括出口经济在内外向经济非常重要。汇率对外向型经济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信号,比如股价指数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

4.金融机构体系与服务供给渠道。

所有的金融对实体经济服务渠道都是由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机构有很多类型,比如银行。过去的金融机构包括小额贷款公司,像保理公司、担保公司、经营性租赁公司,都没有牌照也没有执照。不过,国家监管部门有管理的指导意见,主要通过地方来管理。它们被称为类金融机构,实际上它也在提供金融服务的渠道。当前,加快发展资金的管理和理财机构,是发展直接投资以及资本市场连接投融资非常重要的支撑。

5. 金融产品工具与满足需求能力。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载体是金融产品工具和服务方式。金融工具和服务方式都要求其服务具有多样性、便捷性和安全性。在此过程中,金融基础设施和金融科技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6. 金融政策和监管与经济运行。

金融政策跟实体经济关系非常密切,这是大的金融环境。比如,货币政策紧松、宏观审慎监管、金融监管都会影响到金融环境。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稳定的金融环境,比如货币政策不能大起大落,要有稳定的预期,而且要有相当的确定性。甚至,在疫情期间,有的国家采取宽松货币政策,有的采取季度宽松货币政策。当然,这是非常态。若变为常态,实体经济的运行环境会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甚至会出现很大风险。

第三,金融结构的优化是金融服务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基础。

金融在新发展格局的地位重要,金融和实体经济有效循环就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内容。打铁还需要自身硬,金融结构自身要有量化,要能完善,这样才能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金融服务。而这里,我主要提三个金融结构,这三个结构之间有内在联系。

1. 社会融资结构。

现在矛盾是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不够,在当前加快发展股权融资的处境下,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怎么保证相当的匹配。

2. 居民财富结构。

中国应该关注居民财富结构,其在整个金融体系中起着很重要的支撑作用。

从居民的财富结构可看出,当前或今后有几个趋势:首先是从储蓄到非储蓄。过去,中国是储蓄大国,未来一定会从储蓄到非储蓄。因为,中国既要不断增加居民工资性收入,又要增加居民的财产性收入。而中国居民家庭财产性收入既有比例较低,也存在结构不合理问题。因此,从储蓄到非储蓄是一个必然的变动过程。

另外,居民的财富结构还会从实物地产到非实物地产。据目前统计在城市里面实物资产占居民财富家庭比重已超过70%。而这样趋势在逐步产生变化,从实物地产到非实物地产,到金融资产,目前这一变化已经开始出现。而由于上述两个变化,导致居民家庭的资产从单一资产到多元配置。

3. 资本市场结构。

资本市场首先是多层次市场结构。资本市场不只有公开市场,还有非公开市场;不只有两个证券交易所,还有新三板、股权交易中心、非公开市场,比如说私募股权市场,所以是多层次市场结构。其次是企业结构。屠光绍认为,企业结构是观察资本市场功能最重要、最核心的、最基础性的维度。企业结构中,企业既是融资的部分,也是投资人投资主要的标的。

资本市场的功能完善、覆盖面扩大、功能提升,一定会对于居民财富结构有引领作用,如从过去的储蓄到非储蓄,从实物地产到金融资产,从单一配合到多元配置。资本市场的结构,资本市场功能完善、规模扩大,社会融资结构也一定会向着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发展。

金融结构自身怎么变动,金融结构变动之间怎如何形成良性的动态循环,将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为金融更好的服务企业新发展格局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专题报道:全球经济如何破局?梁振英15分钟重磅演讲、多位省部级领导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