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涓:中国要参加高水平贸易规则制定 成为全球数字贸易中坚力量
财经

江小涓:中国要参加高水平贸易规则制定 成为全球数字贸易中坚力量

2020年12月05日 12:40:53
来源:中华网财经

2020年,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球化遭遇严重打击,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价值和族群空前撕裂。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经济参考报战略支持的“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盛邀政商学界顶级嘉宾,围绕全球和中国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凝聚共识。

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江小涓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上表示,“双循环”相互促进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发展目标、发展格局,是前瞻性的部署。

photoplus

江小涓表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也是未来的规律。中国对外开放是四十年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促进增长、就业,结构升级和技术进步。但现在随着经济体量增大,国内市场的扩张和国际环境的变化,外循环在经济中的相对比重和地位在过去十年已经缓慢的下降。从国内和国际的变化来看,以国际大循环为重要的动力带动国内继续的增长确实比较困难,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这是现实,也是一个基本的规律”。

江小涓指出,“传统全球化回落的同时,新的全球正在快速成长,特别匹配中国下一步发展趋势。在新一轮全球化中,无论是企业,无论是制造业,无论是服务业,无论是技术研发以及科学水平,中国是在高起点上新加入全球下一步发展,我们应该要有信心继续对外开放,以最大的可能性对外开放”。

另外,江小涓还特别强调,一是中国要参加高水平贸易规则制定,另外能够加入全球数字贸易规则制定,成为全球数字贸易的中坚力量。

以下为江小涓女士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参加今天这个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凤凰网的活动,非常高兴。我今天为大家分享的内容是以高水平的外循环赋能新发展格局。大家知道现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双循环相互促进已经成为了我们最重要的新的发展目标、发展格局。

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不是刻意追求的,但同时也是规律,也是我们很前瞻性的部署。

今天重点讲的是在既定的新发展格局的前提下,我们还是要很好的对外开放,利用高水平的外循环来赋能新发展格局。

一、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事实与规律

国内大循环确实是已经是事实,也是未来的规律。中国过去四十年来,对外开放是四十年持续发展的重要解释因素,促进了增长、促进的就业,促进了结构升级、技术进步。但现在随着体量的加大,国内市场的扩张和国际环境的变化,外循环在经济中的相对比重和地位在过去十年已经缓慢的下降。

对贸贸易依存度的图中可以现出,从改革开放初期比较低的水平,加入世贸组织之后,2006年达到60%多的水平,这是很高的开放水平。但最近十年对外开放的依存度缓慢下降,很可能维持在这样的大致水平。有一些国际比较作为基础:在各个大国中间贸易所站的比重,红色的图是中国,最左边的图是改革开放初期,在大国中间是开放度、贸易比重是最低的,最右边的图是平均水平,2006年的时候已经达到了差不多最高的水平,已经到了大国的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的水平上。

在过去十年中这个比重又持续下降,大致达到了大国开放的平均水平,最右边的一张图中,嘴尖三位差不多是平的,我国基本上处在差不多的水平,我国的开放水平是否合适,既要和国情相比,也要和其他大国相比,因为只有大国才能够和我们有一个真正可比性。无论是自己国内发展来看,还是从国际比较来看,我们现在回落到相对比较平均的水平,我们不能叫正常的水平。

在外循环的比重和地位明显上升又略有下降的同时,国内的市场的份额在快速的成长,黄色的部分就是中国,其他的三个是美国、日本、德国,可以看出在过去的四十年中间中美两国的使臣增长是最快的,中国原来在四国中间非常低的,但现在已经到了第二位,日本和德国已经落后,中美是两个非常大的市场。从国内和国际的变化来看,以现在的体量以国际大循环为重要的动力带动国内继续的增长确实比较困难,要向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这是现实,也是一个基本的规律。

二、外循环赋能:新的全球化趋势与机遇

龙先生已经讲了国际贸易和投资确实面临着新的挑战,这个变化也不仅仅是这次疫情中间开始的,全球贸易站全球GDP的比重在过去九年是有缓慢的下降,大体上从46%降到41%,其实这个速度降的还是比较明显的,在全球投资中间的比重在过去九年也是缓慢下降,全球化在过去四十年快速进步之后有一个自我的调整的时期,大概有四个方面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经济基础面的原因,包括经过三十多年的分工,可能这个分工达到了相对稳定的状况,另外随着技术的进步有一些需要跨国来做的事情,比如说劳动力的廉价,随着自动化能力的提升,可能它的转移必要性也在下降,大概有四五个方面的原因可以解释过去十年传统意义上衡量全球化的指标确实是在回落,当然在疫情中间也有一个陡跌,相信疫情之后会有比较明显的回升,但是想再回升到本世纪前十年那样一种状况,还是不太确定是否还是会发生这样好的变化。

在传统全球化回落的同时,新的全球是在快速的成长,特别匹配我们下一步发展的趋势。

首先全球分工正在扩容也在升级,中国在全球分工中间优势是在增加,现在参加新一轮的全球化的进程,起步、优势和四十年前参加上一次的全球化是不一样的,是在起步阶段就有一个高起点可以加入进来,要以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来促进高水平的外循环,促进整个新发展格局的实现。

新的全球化大概有这么几种比较突出的类型:首先是制造业+数字服务会带来全球服务中间服务业增加值的提升。

服务业本身也在快速全球化,也在借助5G技术,另外技术复杂产品全球共制变成一个普遍的趋势。网络空间的全球研发带来了特别大的全球科学网络的发展机会。

现在全球制造业传统产品中间数字服务会带来新的增加值,全球价值链中间原来卖一台工程机械以前只能卖产品的价格,现在借助工业互联网可以在卖产品的时候加载远程的网联服务的价格在其中,可以远程检测、远程维修、远程预警,也可以在线维修,对于所有的设备的大售后服务概念会有非常好的支撑,在这个时候卖设备就可以选择带裸机,还是加三年服务、加五天服务或者是加终身服务等等,这样价格会上去,实际上在全球价值链中间大大地增加了服务部分价值的跟踪,还要借助于新的技术才能实现。

从服务业的分工来看,传统服务业是服务贸易的商品,服务提供和服务的消费必须是同地,医生看病和病人求诊是同步完成的工作,上课是老师课堂讲学生课堂学是同地同地不能错失错位的过程,有了互联网可以错位也可以错时,医生在远端我们在当地可以同样就诊,在那个时候服务业的分工就是一个远程交易,而不能形成真正的类似制造业的多国共制的格局分工是不存在的,有了5G之后很多服务业可以出现全球分工有合作生产的格局,像音乐会可以在全球选择最好音乐家,每个人贡献最优美的这个乐器的演奏,合成一个总的曲子,带来一个非常美好的音乐享受,将来医生医疗,可能有的医生在远端做诊断,有的医生做麻醉,有的医生做手术,既需要通信技术也需要数字化设备的完善。这带来了服务业分工非常大的发展。

数字网络带来了全球研发的分工。为什么全球化投资会下降,因为现在不需要到当地建实体,通过互联网完全可以做一个多国研发的部署,下面是中国在研发中间相对的比重,可以看出在上世纪最后二十年其实全球研发网络已经在扩展,但是我们的能力不行,基本上不能够加入进去,在过去的十年、二十年中间我们在全球共同研发项目中比重在快速的上升,上个世纪末的时候全球研发中间其实就是四家做美国西欧德国日本,其实就是美欧日本三家来做,大概他们比重占到30%以上,最近几年比重达到60%,其中最大的日本,我们以自己能力提升的基础上非常快速的加入全球创新中,这也是下一步很重要的进步。

另外我国还有一批好的企业,这是世界贸易论坛和波斯顿他们合作评的全球4.0时代的灯塔工厂,评了五批54家,中国进去了16家,这是我们第一批在所谓全球技术领先的这样一个丙图切到最大一部分,日本、德国、美国传统的制造海国他们都是单位数,相信在今后要不了几年一定会呈现数字时代中国真正的全球头部企业,带领中国走向世界非常前沿和高端的水平。

另外不仅仅是数字制造,其实我们在数字时代的全球化分工也是在发展,也是全球非常靠前,面向全球服务的提供,有采购会计,这是公司核心业务也有核心的研发,面对的都是一个全球化网络中间比较重要的节点和位置。

除了制造企业和服务企业之外我们在全球共同研发中间位置是非常重要的,左边是我们在全球共同研发网络空间,就是一个重要的专利包是各国共同做,中间已经进入排名前十,左边图中一个是北京,一个是上海,最下面的是上海,八点的是北京,上海比北京稍微占得比重高一点,已经进入全球创新网络前十的位置。

右边的图是科学发展,全球重要顶刊中间有共同作者的比例,左边的技术是ICT,右边是生物技术,科学发现都是最前沿的发现。生物技术科学发现中间,在共同发现北京已经占到了相当重要的位置,图中可以看到靠下面最大的一个图就是北京,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比例是日本,上海已经看不到了,在中心部分靠上的位置是上海,这两张图首先说明北京上海在无论是全球研发共同网络还是全球科技网络中间都站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只不过上海和北京的特点不一样,上海人爱研发技术,北京人爱写论文。

在新一轮全球化中间,无论是企业,无论是制造业,无论是服务业,无论是技术研发以及科学水平,其实已经在高起点上新加入了全球下一步发展的过程,还是要有信心,继续对外开放,以最大的可能性对外开放,会有我们自己的优势加入。想想四十年前我们以那样的水平对外开放,我们都一步一步提升自己的位置,一步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那么四十年之后我们以现在的水平,我们在全球中间不但要积极加入应该有引领和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来形成规则、形成全球的公共产品的责任和能力。

有两点特别强调,一个是高水平贸易规则的制定过程中还是要进一步的加入,不加入再谈判进入的话,这是有相当的风险在里面的,这些高水平的贸易规则形成之后,一步一步在谈,将来会形成占全球贸易50-60%,中国在这个体系之外对我们长期发展是不利的,最近我们还是积极的加入表态可以去谈可以加入,还有一种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增加全球数字贸易的规则制定,中国一定会成为全球数字贸易中间非常重要的一直力量。在国内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好的技术应用能力,这么创新活力的企业,我们一定是全球最具有竞争力的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的供应商。

加快推进全球数字规则的制定,让全球数字贸易变得更平稳,更可持续,既是我们的发展需求也是我们的发展责任,在这方面我们还是要尽快的能够推进。

总结就是以转向国内大循环为主,这是符合中国国情,符合发展规律符合时代的特征,一定会是一个长期的战略。在这个外循环中间双循环相互促进是一个整体的,我们面对这么强的国内竞争能力,面对不断升级和扩容全球化的环境我们还是积极利用外循环来促进内循环高水平、可持续的发展。

谢谢各位。

专题:全球经济如何破局?梁振英15分钟重磅演讲、多位省部级领导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