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美国的花招、怪招?魏建国:做好双循环路线 必取得佳绩
财经

​如何应对美国的花招、怪招?魏建国:做好双循环路线 必取得佳绩

​如何应对美国的花招、怪招?魏建国:做好双循环路线 必取得佳绩

自动播放

中华网财经12月5日讯,2020年,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球化遭遇严重打击,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价值和族群空前撕裂。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人民日报出版社协办,凤凰网财经、中华网财经承办的“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盛邀政商学界顶级嘉宾,围绕全球和中国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凝聚共识。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演讲中谈到拜登上台后对中国企业影响时表示,拜登会使用“惩罚”的手段,这个惩罚的“度”是既要打到中国企业,同时不要影响美国企业,遏制中国企业的同时也要顾忌到美国的农场主、企业和消费。

在谈到美国接下来会不会出现“新花招”、“怪花招”时?魏建国认为,可能不仅是拜登的团队,还会拉上澳大利亚、印度等等,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花招,但只要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把双循环的路线做好,一定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以下是魏建国演讲文字实录:

魏建国:刚刚在人民日报社参加了环球时报关于中美关系的研讨会,许多人问我拜登上台之后,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还会继续吗?特朗普实施的高关税政策、惩罚中国商品还会延长吗?中美下一步可能争论的热点是南海、台海还是亚太地区?中美有没有在未来进行合作的希望?今天到了这儿,我要讲一个观点:中国的双循环经济新格局将是未来中美长期博弈的先手棋。

先讲一个小故事:“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首次会议的欢迎晚会是大会堂举行,大会组织安排我与澳大利亚前总统陆克文、巴基斯坦前总理阿齐兹、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会面,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就问我一个问题,他说当今世界领导人,尤其是大国领导人,每次考虑的问题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将要应对的事情,被动的很。唯有中国领导人考虑的是明年、五年甚至是十年、二十年前的事情。这是为什么?我说这就是中国领导人跟外国领导人不一样的地方。

拜登还有接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职,也就是到1月20日,这个期间历史上叫做交接期,往往威胁、危机和不确定的事情就发生在老总统没走,新总统还未上台的时候,中美如何看待拜登,他与特朗普有什么不同?提出来拜登对中国的总目标有三个:

一是排斥,就像我们小时候在学校里面一样,一旦老师说你不能参加这个了,尤其是少先队说你表现不好,这就是排斥你。

二是孤立,动用高端的规则、制度,把中国孤立起来。

三是惩罚,这个惩罚的度是既要打到中国企业,同时不要影响美国企业,遏制中国企业的同时也要顾忌到农场主、企业和美国的消费。当然采取的措施,拜登与特朗普有着明显的不同,个人认为他可能会采取一看、二慢、三通过,先慢下来,为什么慢,因为拜登是主流派,他要遵照各部门依次办案、逐个通过的程序,要同部门商量,另外还要看一看什么样的效果,所以这个“慢下来”之后就要注意,注意他所采取的一些规章制度是不是能够达到投入最小、产出最大化。因此可以断定,特朗普时期急风暴雨式的突击型、不确定性不会有了。另外是极限施压,作为一个商人来讲,采取对谈判对手极限施压、高度要价、打疲劳战,这个也不会有。这个“看”,可以断定对特朗普高税收的中国产品还要看一段时期,这绝对不是特朗普的遗产,而是利用这个机会对中国的出海要价。

最后,“通过”什么?第一要得到党内的通过,尤其是激进派的通过。第二是共和党,尤其是特朗普的铁粉,拜登有八千万选票,特朗普7300万,这个不好惹,必须把这个通过。第三是还要通过民众,特别是美国社会,搞不好民粹主义都会出现。所以中国推动双循环的经济格局,未来不管对拜登、特朗普也好,或者是今后新的领导人也好,都是长期的,接下来都是战略性的。

关于双循环制度,我认为要突破三个误区:

第一个误区,是有人认为双循环制度是因为这次疫情,或者是中美贸易的摩擦,其实错了,这只是一个方面。中国现在的市场,除了四亿中产阶级高水平需求之外,还有中西部地区、二三线城市日益增长的广大农村需要。我个人认为下一步中国进口会呈两位数的增长,今年外贸在六月份就进出口双双转正,中国一招领先,招招领先,疫情防控做得好,复工复产、复工复市做得好,只要这一块领先一毫秒,就能跟后面相差几千里。所以在这个时候,中国订单虽然有所降低,但是可以看到呼吸机、口罩、防护服以及高端医疗设备以及箱包和电子产品都在出口,大家不用担心进出口贸易,明年还会增长,因为 我们加入了RCEP,也正在考虑CPTPP,还要考虑今年年底加大中美、中欧的交流,以及重要的中亚。这些都给中国企业创造了非常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大市场。所以这个误区要克服,不是临时的、被动的、当下的,而是长远的、战略的,这是我们经济的总路线。

第二个误区,是双循环经济格局是开放的,不是保守的,不是已经退到了我们过去讲的自力更生、关起门来搞生产,恰恰不是这样。双循环进一步推动加大改革开的放理由有两条: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促使中国形成了现代的大市场,当初加入WTO,我们很担心两个领域:汽车跟农业。但恰恰相反汽车跟农业就是最好,农业和汽车都出口。加入WTO使中国变成了全球市场工厂,但是这还不够,这个世界工厂还有生产链条,这个链条是在全球400种左右出口和生产的产品中,有220种产品是成功配套的,上下游连接的,中国这个优势固定了,那么中国是否还要加强这种优势?更好建立一个开放的、健康的、安全的产业链和供应链?那就是通过我们本国的市场来体现。这个市场是对外开放的,是希望全球响应的,并且能够共同的享受到、分享到中国的改革开放成果。

第三个误区,这个循环不是各个省自己搞的小循环,这是发挥中国超级市场作用的大循环,中国现在最大的王牌就是中国的特大超级市场,这个市场我们要维护好,绝不是说自己本省搞的一个小市场,绝对不是以邻为壑的保守主义或者是地方主义形成的,我们这个产品好,其他就不要了,这行吗?不行。我们还要看到收费、物流,美国物流占了GDP7.8%,欧洲7.9%,日本是7.6%,我们通过前期努力虽然物流站GDP生产总值从20%多降到17.4%,但还有很大的空间。只有把这三点误区克服掉,在中美今后的博弈,中国始终将站在前位以及高位,我们一定要看到通过这个来应对拜登政府,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

由于一看、二慢、三通过,是对拜登的一个非常基本的判断。在方式上他的巨大特点就是两个:

一,建立一个遏制中国发展的全球统一战线。我们不排除他要全面改善跟欧洲的关系,不排除可能他要进一步加大跟印度的关系,也不排除下一步发展会借CPTPP或者日韩自贸区出一些怪招,这些我们不怕,因为我们做好的准备,按照我们的时间表来做。

二,这个情况下拜登可能会出现用制度法规来约束我们,这一点要看到我们的不足,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改革、产业补贴、国际招标以及更重要的知识产权保护,和一些所出现的重要意识形态的问题。这个问题都是拜登可能会对我们施压很重要的方面,只要我们不断加大改革开放,只要我们使双循环的整个经济格局,把供给侧的改革贯彻到底。

接下来有人问中美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有没有合作的亮点,我不排除中美下一步有合作的可能,这个合作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是看预期,拜登说他一上台就要全国戴口罩,这个很难做,因为很多州是共和党的,这个能否实行当然也要看拜登了。

第二是拜登所讲的生命第一,所以就中美在抗疫上如何合作,个人认为还是强调合作,但需要加大地方民间对州市以及省市的合作,通过生命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三是气候变化,双循环的经济路线对于我们下一步气候变化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全球的健康养老面临着很大的问题,尤其是疫情彻底冲击了美国的医疗系统,在此情况下我们会把它做好,当然,会不会出现新花招、怪花招?可能不仅是拜登的团队,还会拉上澳大利亚、印度等等,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花招,但只要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把双循环的路线做好,我想我们一定会取得更好的成绩。谢谢大家。

专题报道:全球经济如何破局?梁振英15分钟重磅演讲、多位省部级领导建言献策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