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西庆:市场失灵政府要干预,但一定要非常小心
财经

高西庆:市场失灵政府要干预,但一定要非常小心

2020年12月06日 09:20:52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20年,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球化遭遇严重打击,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价值和族群空前撕裂。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人民日报出版社协办,凤凰网财经、中华网财经承办的“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于12月5-7日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盛邀政商学界顶级嘉宾,围绕全球和中国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凝聚共识。

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红天讲席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高西庆表示,在市场化原则的范围之内,一味强调市场化会造成很多弊病。因此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政府应该有所作为,对市场失灵的部分进行监管。但在考虑政府对于市场失灵有所作为的时候,第一要义仍然是市场化的原则,这时的干预一定是基于市场原则、法治原则的干预。

那么市场原则是什么?高西庆认为,市场对于任何波动都有自我调节的功能,但如果市场自我纠正过程较慢,引起一定的社会问题,政府就要做一定的干预。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市场就是那小鱼,一定要非常小心谨慎。

法治原则又是什么?他表示,政府对市场管理的过程中,首先要注意维持市场的良好运作,对违反市场原则的坏人坏事进行监管,即所谓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对于市场的资源配置问题,应该交给市场来管,市场自有规律及治理机构。

以下为高西庆演讲实录:

今年是中国资本市场建立的三十周年,三十多年来,中国资本市场不论是体量还是质量都有了巨大进步。三十年前,深圳、上海两个交易所总共13家上市公司,市值二十多亿,如今有四千多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达到了八十二万亿。

过去三十年,资本市场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福利增长筹资了十几万亿,仅IPO筹资了三万六千多亿,除IPO之外的各种方式筹资大概有十五万亿,这都是巨大的进步。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看到资本市场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

恩格斯曾说过“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会对我们进行报复。”但是资本市场不是自然界,而是对于人类改造自然界提供巨大可能性的一个工具,通过这个工具取得的任何成功,其实也要付出一定代价。所以在过去三十年里,中国整个资本市场,不管是投资者方面,还是上市公司、证券公司方面,都出现了一些问题。三十年了,我们怎么去看待、如何去反思,都有非常大的意义。

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对于全社会的资本怎么配置、资金如何去运用,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事实也证明,在不同的国度,不管是前苏联还是中国,用原来的机制分配资源都碰到了相当大的问题,所以这个时候借鉴了资本主义社会合理的东西,以此来达到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目的。

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资本市场从襁褓里的胎儿,一个只有十几家上市公司、几十亿市值的市场,发展到了如今的规模,是全世界所有资本市场里发展最快的。其中有各种因素共同作用,比如加入WTO等,使得中国短短的三十年里发展成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然而中国资本市场虽然有巨大的体量,但是它对于资源配置所起到的作用还不够明显。资本市场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这一点在中国资本市场里还不够明显,有人抱怨它有时不能反映实际,为什么这样?这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资本市场还在发展中。那依靠什么能够使资本市场起到更好的作用?在资本市场要定制度、不干预、零容忍,以及如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说的,要重视市场化原则和国际化原则,其实定制度就是法治的原则,不干预就是市场化的原则。

但在市场化原则的范围之内,一味强调市场化会造成很多弊病。因此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政府应该有所作为,对市场失灵的部分进行监管。这里必须搞清一点,就是在考虑政府对于市场失灵有所作为的时候,第一要义仍然是市场化的原则,这时的干预一定是基于市场原则、法治原则的干预。

那么市场的原则是什么?大概率上,市场对于任何波动都有自我调节的功能,但如果市场自我纠正过程较慢,引起一定的社会问题,政府就要做一定的干预。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市场就是那小鱼,一定要非常小心谨慎。那么法治化的原则是什么?就是政府对市场管理的过程中,首先要注意维持市场的良好运作,对违反市场原则的坏人坏事进行监管,即所谓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对于市场的资源配置问题,应该交给市场来管,市场自有规律及治理机构。

例如今天经过了多年的努力,资本市场终于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即注册制的实施。在实施注册制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把法治弄好,注册制所允许的是什么?最基本的就是强制性信息披露。只要有人信息披露有作假,就要把他们绳之以法,没有人能付出很小的代价去骗人但获得很大的利益,一定要让所有在市场上作弊的人付出巨大代价。但约束这种行为仍然需要依据法治的原则,法律有大量的规则,不完整的地方可以进一步的补正。

为什么要有法治?就是要使市场所有参与者,对于市场的发展有可预测性,这是做法律的人一再强调的。可预测性是整个市场最重要的原则之一,我做了什么事我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那么多人去市场投资,是因为他知道投资能得到什么利益。可是不按照法治的原则,而是按照某些聪明人的想法随时随地去做他们想做的事,便扭曲了市场的可预测性,使得参加市场的人没有办法根据已确定的规则去考虑问题、做决定,而是去想办法琢磨这些聪明人在考虑什么。

因为人存在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今天吃的太多了、明天吃的少了、家里跟孩子生气了、跟老婆打架了,这些事情都可能造成对事情判断的失误。所以市场要有法治,而不是用聪明人、能干人的治理方式来管,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所以我今天最重要的观点就是,市场化的原则、法治化的原则极为重要,如果坚持这两点,中国最终一定能实现伟大理想,一定能够成功,而且这个成功过程一定和资本市场的巨大贡献分不开。

专题报道:资本市场怎样才能更好?高西庆、安青松等嘉宾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