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谈中美大健康产业:美国建立三级预防体系 中国分级诊疗刚起步
财经

李政谈中美大健康产业:美国建立三级预防体系 中国分级诊疗刚起步

2020年12月07日 12:05:58
来源:中华网财经

12月5日—7日,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据悉本次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梁振英、尚福林、殷勇、李扬、宋志平等多位政商学界嘉宾出席。

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上,北京仁正医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前百度医疗事业部总经理李政在演讲中拿中美两国的大健康产业数据来做比较,他表示,美国整个的GDP比重中,大健康产业占到了19.2%,是第一大产业。细分其大健康产业,以医院为核心的临床医学干预和药品器械、耗材,这两方面的支出加起来占33%,剩下的绝大部分是以家庭和社区的保健服务、长期的护理险、健康风险管理来构成。而中国医院医疗服务的药品和器械,在整个大健康产业中的占比高达95%。

李政谈中美大健康产业:美国建立三级预防体系 中国分级诊疗刚起步

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李政介绍到,美国长期以来已经构成了以家庭医生为核心的三级预防体系,他们的家庭医生水平非常高、全科能力很强,所以构成了美国现有的体制。而中国,虽然近几年已经大力提倡分级诊疗的战略,但毕竟时间还短,仍在起步阶段,尤其是以基层全科医生为基础的家庭医生体系,在能力上还有一个提升的过程。

在演讲最后,李政给医疗健康科技界的同仁提了三个建议。第一,互联网健康企业,应该更多的投入到健康管理和预防上,而不是与现在的临床和医疗机构争夺存量市场。第二,在这个过程中,要特别注重的是患者隐私的保护,一定要合法使用数据。第三,更加强调反垄断,在医疗健康领域,未来一定要紧密的依靠政府、助力社区、服务基层。

以下是李政演讲实录:

线上的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北京仁正医德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政。感谢凤凰网的邀请,跟各位业界的同仁进行交流。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大健康产业和数字经济的未来”。首先一起来回顾一下中国在医疗健康领域的主要的现状、特点。

无论是在哪里解决医疗健康的问题,其实都分成这三个阶段,在医学的术语中称为“三级预防”,也就是少得病、晚得病、进行风险的防控。第二个是临床,更多的是多发现、早发现、多治疗,是防止病情的恶化和防止大病的发生。第三是康复,希望让患者快速的恢复健康,快速复健,预防致残这样的重大疾病。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在三个阶段中,中国的现状是什么呢?是非常重视临床,以医院为中心的临床干预,是中国目前的主体,而在预防、在康复,也就是在院外、院后和院前的部分上,比重非常轻。其实最终一定是要回归医疗本质,以预防为主,让人们生活得更健康。

拿中美两国的大健康产业数据来做一个比较。在美国整个的GDP比重中,大健康产业占到了19.2%,是第一大产业。它的细分又是什么?在19.2%里,大健康产业中以医院为核心的临床医学干预和药品器械、耗材,这方面的支出分别是19%、14%,加起来占33%。剩下的绝大部分是以家庭和社区的保健服务、长期的护理险、健康风险管理来构成。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再看中国的产业构成,会清晰的发现,在美国占到33%的比例里,中国占到了95%。因此讲中国是以临床、以医院为中心的一个大健康体制。为什么会产生这个结果?其中很重要的是由于中国发展的过程,当年首先要解决的是疾重病的防治、以及重大传染病的救治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就产生了以临床为核心的体制,但是这个体制显然在新的时代已经不能满足国家和人民群众在医疗健康上的需求。

为什么美国能构成如今这个机制?需要两个重要的要素,第一是要有人去做这个工作,第二是要有钱来支持。美国长期以来已经构成了以家庭医生为核心的三级预防体制,他们的家庭医生水平也非常高,全科能力很强,所以构成了美国的体制。另外,美国是以商业健康险作为核心的支付方,商业健康险以及支付商业健康险的所有这些企业,都有共同的诉求,愿意降低保费的支出,希望能够提前预防,能够不要在临床消耗大量的保费,所以他愿意为预防付费。

再看中国,虽然近几年已经大力提倡分级诊疗的战略,但毕竟时间还短,还在起步阶段,尤其是以基层全科医生为基础的家庭医生体系,在能力上还有一个提升的过程。因此我们是缺乏人在院外、在预防上去实施。临床医生对于健康的部分,应该说也很难有所作为,同时看到中国目前的保险还没有为预防付费。

但欣喜地看到,国家的政策已经进行了非常强悍的引导,在近几年出台的政策举不胜举,非常强调的是预防为主、提前干预,而不是在临床消耗大量的药品和器械耗材。国家在这上面的力度是非常巨大的,实施“4+7”、“两票制”以来,对药和器械都进行了重新的梳理,从而为未来的以院外形成的预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国家医保局的成立,主要的目的就是提高医保费用的使用效率和降低医保支出。现在已经有这样的案例,比如说北京有300万从业者是生活在河北廊坊的北三县,北京市的医保部门已经在跟河北廊坊的医疗部门沟通,愿意支持当地把社区居家的医疗能力提升,从而让这300万从业者安心的在当地能够解决自己的健康问题,避免造成更重大的流动和更多的对北京医疗的压力。这样的探索在过去医保局成立之前,是难以想象的。

国家在大力加强医疗健康险的支持,比如说一些大的保险公司,已经获得了某些省份从省会城市到地级市,再到县、乡,来承包整个的国家医保,从而希望有更多更好的服务、更高的效率呈现出来。

两年前亚马逊自己提出来,将脱离美国现在的商业保险公司,不把保费交给他们,自己成立商业保险公司,为什么呢?因为通过测算,他在降低10%的条件下,还能提供给自己数以十万计的员工提供更好的服务。当然源于亚马逊有他员工的数据,有着员工更精准服务和预防的引导,从而让他的保费降低,同时还可以提高员工的健康管理水平,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商业健康险大有可为。

对大健康产业的未来判断,我认为有三个重大的趋势,从医到康、从院到家、从康到养。第二个是从医院为核心,转变为更多的是进入到居家、进入到社区。在这样的变化中,必然会引发将来在康养上的大变局,有“康”才能引导“养”,将来的养老一定是健康作为基础,有康才有养。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那么如何实现呢?四个事情非常重要,当我们从医院走向居家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居家没有健康的属性,但科技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机遇,尤其是医疗健康及物联网设备的层出不穷,为我们打破了障碍。也就是说,可以通过手环、通过居家的检验设备,回传你的生化指标,尤其是与慢病相关的,比如最基本的四项生命体征,血压、血氧、心率、体温,全都可以通过设备回传。

第二,它正在从介入变成非介入,原来量一下血糖,需要扎到皮下,要见血,但是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设备是非介入,不用扎下去,每天自动回传,甚至通过尿液都可以测血糖。这些回传的数据统一都称为PHR,personal health record,个人的健康数据,它就形成了你健康的完整画像。第三,在PHR的基础上,它就会有机会在居家形成连接万物的机会,不仅是连到现有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甚至包括你营养的膳食,包括你怎么运动,都可以为它所指引,因此形成这样的精准匹配。

字节跳动之所以这么令人生畏,其中最强悍的是它非常高强度、高能力的匹配,它的算法,让你觉得怎么会这么了解我,它推送的为什么这么精准?这个在将来医疗健康,通过PHR,在产生的画像进行匹配中,一定发挥重要的作用,是未来一个很重要的能力。最后形成的是以居家社区为核心的主动健康服务的业态,因此我们要大力提倡与基层、社区结合,最终构成以数字化为基础的主动式居家健康管理解决方案。

拿一个案例来讲,廊坊是地处京津之间,离北京、天津各60公里,廊坊的460万人民,经常是去北京、天津就医,而不在本地就医。因此廊坊作为一个地级市,怎样把百姓的健康在本地解决,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命题。我们基层的医疗水平服务能力比较低,因此需要提升,在廊坊的合作中,我们有很多体会,比如我们构建了四层体系,围绕着中间的患者,第一层,先要采集他的数据,包括以四项基本生命体征为核心的,也包括血糖、尿酸等等。第二层,是依托基层医疗构建起服务体系。在这个过程中包括了护士、健康管理师、中医的医生等等,来形成基础的服务,一定要跟基层紧密结合。第三层,要强调的是在他的康复、慢病管理、职业病管理、防疫管理等各个方面,要很好的结合运动、饮食、心理全方位的配合与调节,最后一层,是形成在画像基础上的精准推送,将来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推送无糖食品、膳食方案等等,更多物联网健康的医疗级设备,都可以在精准的服务推送中实现,从而构成了围绕患者的,一个互联网加居家精准照护的服务体系。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在这个基础上,再谈一谈大健康产业和数字经济结合的未来变化。医疗界初代的科技和数字进行结合,主要是当年的院中医疗信息化,是以某一个医院或者医院的联合体为中心,形成了IT服务体系,从而提升服务效率,功不可没。但是它的核心,仍然是以某一个医院,还是信息孤岛。第二代,是当年百度做的互联网医疗的部分,最开始只能从医疗信息,线上的远程咨询、挂号等等,然后来引导这个服务,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它有海量的受众,每天的寻医问药者上亿,今天各个平台都有大量的人群,但是供给侧是互联网公司的一大难点。在未来,我的看法是如果把重心仅仅放在医院的部分,发力的方向就扭曲了,更应该往健康的领域来着力。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未来的电商会被谁引导?是被搜索引擎的推荐引导,还是被店小二的建议引导,还是被网红明星引导?我相信未来一定是根据你的身体指标、客观深化指标的回传,形成的画像为依据来进行引导,是最可信的。所以未来的电商,数字经济一定是被大健康引导的。

最后,我也给在医疗健康科技界的各位同仁、朋友们提三个建议。第一,互联网健康企业,应该更多的投入到健康管理和预防上,而不是与现在的临床和医疗机构争夺存量市场。比如争夺有多少个名医?有多少个医生可以到我这来执业?这个不是跟现有的体制、体系进行的有效补充,而是一个重复的浪费。我认为真正在未来,可能原本医疗是万亿级,健康将来是十万亿级的市场上,应该是我们驰骋更多的方向。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李政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第二,在这个过程中,要特别注重的是患者隐私的保护,一定要合法使用数据。患者的PHR跟院中的EMR都有着更好结合的机会,如果这个真正成为一个可行的连接以后,将真正对患者整个健康的全周期来进行一个干预,创造条件,既有院中也有院外,既有预防也有临床。

第三,其实大家近期也看到,我们更加强调反垄断,我认为在医疗健康领域,未来再产生大树底下寸草不生这样平台的机会已经没有,未来一定要紧密的依靠政府,助力社区,服务基层。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多赢局面,既有市场的商业闭环,也同时要有社会效益,从而形成未来的格局,才是我们思考的方向。深耕健康预防、注重隐私保护、构建共生共荣的生态的企业,才是赢得未来的企业。

谢谢各位。

专题:全球经济如何破局?梁振英15分钟重磅演讲、多位省部级领导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