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 “十四五”有四个重点 未来中国城市化水平有望达到80%
财经

姚洋: “十四五”有四个重点 未来中国城市化水平有望达到80%

2020年12月07日 09:23:46
来源:北青网

12月5日—7日,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据悉本次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梁振英、尚福林、殷勇、李扬、宋志平等多位政商学界嘉宾出席。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上表示,“十四五”规划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规划,其中四个方面是重点中的重点。

第一方面,关键领域技术自主是“十四五”期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能够实现在极端情况下产业链正常运转;

第二方面,新型的城镇化或城市化的目标,以人为核心,通过不断升级的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的户籍制度、土地和住房制度来吸引人才和承载人口,提升城镇化的质量,力图实现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第三方面,公共服务均等化,围绕标准化、均等化、法制化,加快健全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完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

第四部分,绿色发展,在经济运行较宽松的形势下加速绿色低碳转型和相应改革。

姚洋认为由于国际环境的变化,关键领域技术自主是“十四五”期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不过他提醒 “建立一个在特殊情况下、极端情况下能够自我运转的产业链,只是我们的plan B,是一个备份,我们要注意不把备份最后做成主份。对于我们国家而言,一个开放共融的国际环境,仍然是中国要力争取得的环境。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中国的技术进步速度才会最快”。

姚洋还指出,“十四五”规划提出了新的城市化思路,即人口要向珠三角、长三角,武汉的等主要的城市化区域集中,可以想象未来十到十五年,更多的人口集中在这些区域。二十年之后,这些区域里会集中60%到70%的人口,新的城市化的趋势会大大的改变中国经济活动的分布。

姚洋预计,中国下一轮的城市化大概有两亿多人口要进城,城市化水平将会达到75%到80%,这将成为支撑中国未来十年、二十年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他还预计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不会像有些人所预期那样降到较低水平,至少在未来五到十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还是有可能达到5.5%。

以下为姚洋演讲实录:

姚洋: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十四五期间国家的一些重点政策的变化,大家知道这一次十四五是总书记亲自组织、制定的一个规划,这跟以往的五年规划有非常大的一个不同。十四五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节点,我们即将完成第一个百年目标,全面实现小康。

十四五就是我们向着第二个百年目标发起冲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第二个百年目标我们要到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际上这个时间并不是很多,我们只剩下三十年的时间。在这个三十年的时间里,我们要做哪些事情?重点在哪里?我认为从十四五规划里,已经看出来一些端倪。我在这里重点和大家分享四个领域的主要的国家政策的转向,

十四五规划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规划,但我个人认为我要谈的这四个方面,是十四五规划里重点中的重点。这四个领域是以下四点:

第一方面,关键领域技术的自主,能够实现在极端情况下,我们自己的产业链可以比较正常的运转。

第二方面,要有一个新型的城镇化或城市化的目标。之前,我们是提城镇化,现在是提城市化,城市化的区域布局会发生大变化。

第三方面,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我们要触及全国范围之内的共同富裕。

最后一方面,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强调绿色发展。

下面我把这四个方面展开一点和大家讲。

第一个方面,关键领域技术的自主。为什么我认为这是十四五期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排在第一位的工作呢?大家知道十四五规划里提出了国内国际双循环一个新的发展格局。其中新的部分,我个人觉得是国内循环。因为在过去的四十年,我们国家的经济主要在强调对外开放、外循环,我们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如果没有对外开放,如果中国没有融入世界的体系,我们不会看到中国今天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但是我们看到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的需求下降。我们从十年前就已开始将需求转向国内,所以国内消费占GDP比重越来越大,从2010年的48%,现在已经增加到了55%。

所以国内的循环,其实已经发生变化。为什么在这关键时刻我们要强调国内国际双循环,而且以国内大循环为主题?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实现我们在关键领域技术的自主,当然这个变化是和国际环境的变化是有关系的。

当然要做好这一点,我认为还有很多问题是值得我们去探讨。十四五规划里提到我们要建立一个在特殊情况下,极端情况下,能够自我运转的产业链。

第二个方面就是新型的城市化。在过去我们的城市化可以用所谓的遍地开花概括。小城镇大问题是费孝通先生在八十年代提出来的,所以发展小城市、小城镇,这一个城市化道路,是我们国家几十年的非官方的城市化政策。

但是十四五期间提出来的是一个新的城市化思路,这个思路是什么呢?是我们的人口要向一些主要的城市化区域集中,这些城市化区域从南到北,珠三角、长三角,武汉、长沙一带,四川盆地,郑州为终点的陇海线、京广线,这个十字,西安咸阳地区,还有京津冀地区。可以想象未来十到十五年,更多的人口集中在这些区域。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这些区域里会集中中国60%到70%的人口。那么这样一个新的城市化的趋势,会大大的改变中国经济活动的分布。我们的中国的人口,短则是到2025年,长则到2028年,还得下降,全中国的人口都要下降。但是这不等同于有些区域人口增加,例如刚刚提到的区域,人口可能还会增加。这对于经济活动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现在经常说到东北人口在流出,我估计东北人口还会继续流出。一些中西部,一些非中心城市区域人口还会流出,经济活动会向着上述这些区域集中。

我们下一轮的城市化还有多少人要进城呢?大概两亿多人。中国未来的城市化水平,应该是达到75%到80%。这会成为支撑中国未来十年、二十年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可能不会像有些人所预期的,很快的掉到一个水平。我估计至少在未来五到十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潜在增长速度就平均而言,达到5.5%还是有可能的。

第三方面是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就是共同富裕。公共服务均等化有哪些方面呢?第一个方面是城乡一体化。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很多公共服务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比如最简单的就是抽水马桶,听起来好像抽水马桶那么重要吗?抽水马桶太重要了,因为这是每个人每一天都要用好几次的东西,可是我们农村就很少。还有我们用的自来水,中国大概两亿人没有自来水,更别提上下水设施、煤气等等东西。

那如何给农村居民提供这些公共服务呢?目前这种分散的居住状态,我认为会使得我们公共服务均等化难度大大的提高。所以现在撤村并镇,这是必须做的一件事情,对这件事有一些争论,有一种争论其实是一种怀旧心情,我们好多村子都消失了,好像我们失去了一个过去美好生活的基础。但我想所有的国家都发生同样的事情,而且也不可能所有的村庄都消失,有一些村庄还会保留下来。当然还有农民的补偿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是是可以解决的这个问题,这是第一个城乡一体化。

第二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社保体系的全国统一。我们国家现在整个社保,社保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我们统筹的范围太小,很多地方其实还是在县的层面上,我们的地区差异极大。

那么社保统一,除了把公共服务拉平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让人员的流动,更加舒畅。但是这个工作难度非常大,因为地区差异大,我们如何把它统一起来。我的建议是我们可以做一个统一,但差异化的社保体系,由中央政府来统一社保,但是在这个社保中包括不同的社保计划,不同的地方可以采用不同的社保计划。

和社保相关的,其实还有户籍制度改革,我们以前提过几次户籍制度改革,但这个改革方案现在看来是激进了,比方说中小城市是完全放开户籍制度。。所以我们户籍制度的改革,也应该是一个逐步的过程,我比较看好用居住证制度来代替户口制度,这是第三方面,是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最后一个方面就是绿色发展,我们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已经开始关注环境保护,环境保护已经做出了非常大的成绩,现在各个城市蓝天白云的时间越来越多。但是我们还是面对一个全球气候变化,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里头,贡献了全球新增碳排放的80%,中国是碳排放最大的国家,所以国际对中国减排是有要求的,是有期待的。在国内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对环境问题、对气侯变化问题,关注度越来越高,所以在国内、国外的这样一个压力,促使我们把气侯变化当做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来对待。

那么现在提出来2030年之前,我们碳排放要达峰。这个目标是极其紧迫的一个目标,因为时间非常短。大家知道能源使用,还有经济结构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我们现在就要加速这个变化。所以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各个部委在出台一些政策,比如说碳交易,我们碳交易已经做了十几年的试点,但都不是很成功,不是很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没有设立一个总量减排的目标,没有量怎么去交易呢?所以如果要改变碳排放,第一步就是要设定每年减排的目标,然后把这个目标分解到各个省,各个省分解到各个城市,各个城市再分解到各个企业,那么高效的企业,排放比较低的企业,就可以把多余的碳排放拿到市场上去交易,这样才能真正的形成一个市场。

所以总结一下,十四五将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变,这个转变第一就是更加关注自主技术的建设,第二是更加关注社会领域的公平可持续的发展,第三方面就是关注绿色发展,应对气侯变化。

我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专题:全球经济如何破局?梁振英15分钟重磅演讲、多位省部级领导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