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胜:对新冠病毒“老药新用”策略遭瓶颈 研发全新特效药势在必行
财经

丁胜:对新冠病毒“老药新用”策略遭瓶颈 研发全新特效药势在必行

2020年12月07日 11:53:49
来源:中华网财经

自动播放

12月5日—7日,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据悉本次峰会以“破局与新生”为主题,梁振英、尚福林、殷勇、李扬、宋志平等多位政商学界嘉宾出席。

在“2020凤凰网财经峰会”上,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丁胜在主题为《新冠药物研发策略与思考》的演讲中表示,在这场突发的疫情刚开始时,“老药新用”是一个主要的策略,所谓“老药新用”,指的是把经历过临床一期的药物,在新冠病毒感染者身上进行进一步的验证,去发现这些“老药”中间,能否有针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药物,这样可以节省相当多的研究时间,快速应对突发的急性传染病。

丁胜:对新冠病毒“老药新用”策略遭瓶颈 研发全新特效药势在必行

丁胜介绍到,自从今年年初,很多“老药”被各个药厂和机构,通过不同的手段筛选进行临床研究,很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老药新用”的策略并不是很有效,只有两三种药物发现了有限的有效性。很多在早期被大家认为可能有效的“老药”,在随后的临床试验中,发现都没有明显的效果。基于这样一个认知,显然需要进一步的针对新冠病毒开发特效药物,特效药物对于未来对抗新冠病毒,以及随后演变的其它冠状病毒等传染病,是必须有的,需要有更多的储备。

丁胜认为,如果长期去应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手段可能还是疫苗,从目前来看,全球有至少几百支疫苗的研发团队在开发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大家所了解到的五种疫苗手段,包括灭活疫苗、减毒活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亚单位蛋白疫苗,以及核酸疫苗。最近有两款基于mRNA的新冠疫苗,在三期临床试验的终期分析中发现,确实具备很好的有效性,未来对这样的疫苗抱以非常大的希望。

以下是丁胜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丁胜,来自于清华大学药学院和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今天非常荣幸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今天跟大家分享《新冠药物研发策略与思考》。

新冠疫情自从今年1月份以来席卷全球,截止到11月下旬,全球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已经超过5500万,由于新冠感染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130万,影响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很多的患者感染新冠病毒,新冠疫情也严重影响了其它疾病的防控和治疗,例如艾滋病,据相关统计,今年可能会增加50多万人。包括结核病和其它一些疾病,都会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等等,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新冠疫情本身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但是从目前来看,新冠病毒将会长期与人类共存,将进一步引起经济、社会以及政治等方面的危机,目前还没有特别有效的药物和治疗方案。抗击疫情,全世界范围内其实可以非常有效的借鉴中国经验,中国的抗疫经验更多的是在行政管理上,能够有效的抑制疫情进一步发展。另外一个更有效的、能够长期保护人类生命健康的手段,是通过药物,通过疫苗来针对新冠病毒发挥它的作用。

在这场突发的疫情刚开始时,“老药新用”是一个主要的策略,所谓“老药新用”,指的是把经历过临床一期的药物,在新冠病毒感染者身上进行进一步的验证,去发现这些老药中间,能否有针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药物,这样可以节省相当多的研究时间,可以快速的应对突发的急性传染病。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自从今年年初,很多老药被各个药厂和机构,通过不同的手段筛选进行临床研究,很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老药新用”的策略并不是很有效,只有两三种药物发现了有限的有效性。例如在早期感染轻症的患者中,发现瑞德西韦有一些有限的效果,其它很多在早期被大家认为可能有效的老药,在随后的临床试验中,发现都没有明显的效果。包括瑞德西韦,WHO也认为它没有足够的有效性。

基于这样一个认知,显然我们需要进一步的针对新冠病毒开发特效药物,特效药物对于未来对抗新冠病毒,以及随后演变的其它冠状病毒等传染病,是必须有的,需要有更多的储备。从药物研发的角度而言,主要有两个策略,一个策略就是针对冠状病毒本身,针对病毒是怎么侵染细胞来开发药物。另外一个策略主要是针对病毒感染的宿主人体进行药物研发,针对宿主人体主要是基于两个阶段,在病毒感染的早期,可以通过激活宿主的免疫,来对抗病毒。在病毒感染的晚期,危重患者由于自身免疫的过度激活,很多组织器官受到自身免疫的攻击,导致多个组织器官的衰竭,在这种情况下,针对宿主的这种疗法,应该是抑制炎症过激的免疫反应。

针对病毒本身的药物开发,目前主要是针对病毒侵染细胞,例如中和抗体,可以阻断病毒侵染细胞,同时也可以针对病毒复制。未来针对新冠病毒,除了要开发针对病毒本身的生物大分子抗体药物,化学小分子、靶向药物,包括其它的一些疗法,例如干细胞疗法、基因疗法,针对病毒或者针对自身宿主组织器官的修复和再生,都将发挥重大作用。

简单跟大家介绍一下中和抗体的药物研发,早期都知道所谓的血浆疗法,无非是从康复患者的血液中间提取血浆,来治疗感染的患者。在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中间发现,血浆疗法的有效性是非常局限的,康复患者血浆中真正有效的、能够中和病毒的这些抗体的有效浓度、有效性其实各不相同。在这种情况下,去开发用血浆疗法治疗新冠患者,有效性是不尽如人意的。当然寻找血浆的供者也是有相当大的局限性,针对这样的问题,能够从康复患者血液内寻找高效的中和抗体,把它进行工业化生产,随后去验证它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这将成为抗击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有效手段。基于这样一个思路和技术,可以说有多款针对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被发现和开发出来,多款抗体进入临床试验。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至少有两种抗体在三期的临床试验中间发现,对轻症有一定的有效性,能够降低病毒的载量,很遗憾的是,对于危重患者,病毒侵染的晚期,中和抗体的有效性也是大打折扣,并没有看到降低死亡率。所以未来针对中和抗体,如何能够开发更有效的疗法,以及怎么加强中和抗体其它的一些作用,将成为研发的一个重点。

中和抗体的优势主要是,特效性非常高、靶点相对非常专一,可以实现精准打击,半衰期也比较长,可以是几周的时间,它的局限性刚才也提到了,目前它对危重患者的有效性是有很大的局限,同时它的成本非常高。开发广谱的抗体,也是有一定的难度。

如果长期去应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手段可能还是疫苗,从目前来看,全球有至少几百种疫苗的研发团队在开发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大家所了解到的五种疫苗手段,包括灭活疫苗、减毒活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亚单位蛋白疫苗,以及核酸疫苗。最近有两款基于mRNA的新冠疫苗,在三期临床试验的终期分析中发现,确实具备很好的有效性,未来对这样的疫苗抱以非常大的希望。当时还处于疫苗研发的早期阶段,未来需要观察这些疫苗的长期有效性。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图为丁胜参加凤凰网财经峰会演讲PPT

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全球各个机构发挥自己的科研优势,针对新冠病毒开发了不同的药物,在中国,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主要聚焦世界顶尖的资源,发挥中国的研发优势。聚焦新药研发与转化研究,主要是为了解决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重大疾病挑战。

在新冠期间,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联合清华大学药学院安排了一系列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研发工作,也进行了很多老药新用的筛选工作,遴选出来了一系列的具有潜力的候选药物,随后在实验室进行新冠病毒体外活性的进一步验证,以及推荐候选药物进入随后的临床研究。

在随后的工作中间,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也启动了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以及疫苗研发的计划,希望长远布局,持续投入,这也是基于对新冠疫情的认知,发现已有的储备确实不够,难以应对这样突发、重大的急性传染病。长远布局、持续的投入,去储备一些针对冠状病毒,或者其它病原体的疾病的研究,是非常重要的。主要聚焦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小分子抗病毒药物,实际上是针对新冠病毒复制的靶点,针对宿主人体的自身免疫调节,希望能够在早期抗击病毒,无论是治疗病毒感染的患者,还是未来能够通过药物来保护健康人群不感染新冠病毒。

第二方向主要是中和抗体的药物研发,希望开发更广谱、更有效、更高效的中和抗体,针对新冠病毒以及新冠病毒未来突变、演变的新的一些病毒。

第三个方向主要针对疫苗研发,开发全新的重组蛋白的疫苗平台,以及更重要的是开发疫苗佐剂。

总结一下,基于这次新冠病毒的疫情,发现全球其实针对这种突发性的传染病,储备确实是远远不够,2003年SARS之后很多针对冠状病毒的研发工作,都相继停滞或者中止,很多应有的储备确实没有。针对未来,由于人和自然之间的相互作用,毫无疑问新的疫情还会发生,需要持续的投入,去预先针对这些可能的病原体,进行药物及疫苗的研发。在这个过程中,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也将持续投入,发挥应有的作用。我们同时与国内外30余家不同的科研机构、药厂,营利机构和非营利机构都有针对不同疾病的药物研发合作,赋能国内外研发团队,针对新冠病毒的研发,我们也想拓展这方面的能力。未来希望长期聚焦公共卫生领域的药物研发,针对不同的病原体以及针对其它可能危害人类健康的突发性疾病,进行长期的储备。最后谢谢大家,我们也诚邀社会各界同仁携手并进,共克时艰,谢谢。

专题:全球经济如何破局?梁振英15分钟重磅演讲、多位省部级领导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