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和生育率破警戒,人口发展关键转折期——少子化,比你想得更严重!
财经

总和生育率破警戒,人口发展关键转折期——少子化,比你想得更严重!

2020年12月10日 13:26:37
来源: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

原创 陈红艳

总和生育率破警戒,人口发展关键转折期——少子化,比你想得更严重!

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撰文表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

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我国出生人口1465万人,比上年减少58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是2000年至今的最低值。

总和生育率破警戒,人口发展关键转折期——少子化,比你想得更严重!

总和生育率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位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正常的人口更替水平被认为需达到、保持两代人口基本平稳,总和生育率至少达2.1,而1.5被认为是警戒线,低于1.5,很可能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基于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中国妇女总和生育率的变化

数据来源:1953、1964、1982、1990、2000、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

数据来源:1953、1964、1982、1990、2000、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

我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已由建国初期的6.05降低至2010年的1.18,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如果参考抽样数据,2015年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已降低至1.047,不及人口世代更替水平的一半。尽管考虑到漏报等一系列可能的误差,但大部分学者认为实际总和生育率不会超过1.5(参考2.1的世代更替水平,1.5的总和生育率意味着每隔一代人出生人口数将减少30%,两代人将减少49%)。

严重少子化的人口新常态

从国际经验来看,日本是全球少子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早在1988年就进入初始少子化阶段,1999年已出现严重少子化,彼时日本的人均GDP已高达3.60万美元。而英国、韩国于2006年、2007年相继进入严重少子化阶段,此时人均GDP分别也已达到4.43万、2.31万美元。与此同时,法国和美国尽管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但人口结构却保持相对健康,目前仍处于初级少子化阶段,尚未出现严重少子化。

1982-2016年中国少儿人口总规模及其占比变化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

从中国发展实践来看:

90年代以来,中国人口发展历经少子化预备阶段、初始少子化阶段和严重少子化阶段。

1990-2005年中国少儿人口占比始终高于20%,尚未进入少子化阶段。

2005年开始进入初级少子化,2006年少儿人口占比降为19.8%,首次低于20%

2010年,我国少儿人口占比降为16.6%,首次低于18%,呈现出现严重少子化,发展速度之快,全球罕见。

中国的孩子是少了,但财富并没有起来,换句话讲,与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的少子化是未富先少,中国进入严重少子化时人均GDP仅为4561美元,远低于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

总和生育率破警戒,人口发展关键转折期——少子化,比你想得更严重!

未富先少的后果是中国的人口发展不但要面临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人口老龄化加剧、需求减少、消费不足、经济下滑等问题,而且还将严重威胁国家目前的养老金和医疗体系,弱化中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的能力。

北方省份少子化压力更大

以秦岭淮河为界限,北方地区(包括北京、天津、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等15个省级行政单元)少儿人口占比为15.96%,而南方地区(包括江苏、安徽、湖北、湖南等16个省级行政单元)少儿人口占比为16.94%,较北方省份整体高出1个百分点。如果仅考虑胡焕庸线以东区域的情况,则北方省份少子化问题将更加突出。

总和生育率破警戒,人口发展关键转折期——少子化,比你想得更严重!

全国少子化最严重的省份包括江浙沪、京津等经济发达地区以及东北地区。尽管究其根本,都是“超低生育率”惹的祸,但两类区域面临的情况又不尽相同。经济发达地区因其持续的人口净流入,一定程度上可以缓冲由于少子化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但东北地区却是人口少子化、老龄化和人口严重外流同时出现,整体来看已深陷人口危机。

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东北地区工业化起步早,大量的国企在给东北人带来令人羡慕的铁饭碗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加严格的生育管制,再叠加城镇化、养育成本等因素,直接导致其生育长期低迷,人口增长趋于停滞。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黑吉辽三省的总和生育率分别仅为0.75、0.76、0.74;据2015年人口抽样数据,东三省人口出生率均已低于7‰,还未达到日本平均生育水平(8‰)。

结语

从国际经验来看,全球还没有哪个国家在经历少子化后实现“触底反弹”,也就是说即使全面放开生育,中国生育率也将持续低迷。人口老龄化却在急速发展,再加上人口预期寿命的延长,未来我国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超少子化的发展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