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文·金恩:上海能否成为主要区域金融中心取决于资本管制能否放松
财经

默文·金恩:上海能否成为主要区域金融中心取决于资本管制能否放松

12月13日,在2020上海金融论坛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目标与发展建议》报告发布会上,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原行长默文·金恩(Mervyn King)和与会嘉宾探讨了疫情下的全球经济与金融发展。

默文·金恩表示,在防疫限制措施取消之后,我们会逐渐发现消费模式的变化。企业需要时间了解市场对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变化,一些资源的重新分配是必然的。但目前我们并不知道这种转移的规模,所以政府不应该提供太长时间的支持而阻碍了这个进程,也不应该过早地取消支持,使得那些本来有发展前景的企业破产。长期而言,僵尸公司必须消失,这样才能够释放资源给那些盈利更高的行业,但应该保留选择的余地,在撤销支持的时候保持谨慎。

其表示,现在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巨大的财政赤字。财政赤字导致了国家债务的攀升,很多人认为大幅度加税对于恢复公共财政是必要措施,但这些措施的必要性应该视情况而定。

这其中,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第一个因素是经济回归正轨之后的公共财政状况,第二个因素是政府的借款利率。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企业和政府的债务负担都大幅度提升。目前,僵尸公司的数目在增加,这是因为有些公司在过去十年受到了低利率政策的支持僵而不死。但有些公司濒临僵化,并不是他们自己的过错,是因为疫情造成了无法正常运转。 ”

其认为,接下来几年的挑战是如何管理好债务重组,这是债务负担大增之后的必然现象。银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机构的资产负债上的预期亏损会加剧,有些银行为此做了计提准备,但有些银行没有。市场对很多大银行尤其是欧洲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质量表示担心。

除了企业的债务问题之外,主权债务国为了偿债也在苦苦挣扎。“20国暂停债务偿还计划”意味着双边债权国会在一定时期内停止73个中低收入国家的债务偿还。这个计划会短期缓解这些国家的现金流问题,因为该计划会减轻他们50亿美元的偿债负担,但是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需要债务重组,这方面要想真正取得成功,所有的债权国必须协调合作。

那么,当前的情况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默文·金恩说,现在全球化没有像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时那么的受欢迎,全球金融中心的概念可能会被一些区域金融中心所取代。从这个角度来看,上海有很好的定位,但是上海要想吸引海外的兴趣,中国的监管部门一方面需要避免过分的复杂性,另一方面需要进行充分地谨慎监管,保证金融机构的安全运行。同时,也需要保证外国金融机构的运转不会受到过多的政治影响。中国的科创板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

“在接下来几十年当中,中国的储蓄将会主要支持中国的投资。未来上海能否成为一个主要的区域金融中心,将主要取决于中国能否放松资本管制。除此之外,十年前的金融危机和最近的新冠疫情都告诉我们复原力的重要性。一个成功的金融体系不仅需要高效,而且需要复原力,要能够在未来的冲击面前尽快恢复。”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