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于军:明年外资将加速流入中国,有两方面原因

钱于军:明年外资将加速流入中国,有两方面原因

凤凰网财经讯 12月13日第六届“上海金融论坛”正式举行。本次论坛以“改革与开放:双循环下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主题,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钱于军:明年外资将加速流入中国,有两方面原因

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钱于军

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钱于军介绍到,目前上海有很多国际金融机构,在1600多家金融机构中外资机构占近三分之一,而且还会继续增加。作为外资资管公司,在中国希望发展的业务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带着外资进中国;第二,从中国机构和老百姓手上融资,在国内投资;第三,在中国融资,投资到海外做全球资产配置。钱于军表示,这三步彼此不冲突,也不一定一定按照一、二、三的顺序来进行。

“2020年前九个月外资主动型基金流入A股市场规模有140亿美元,被动型的有40亿美元。在债市方面,流入的资金主要是买国内债券,总共有一万亿人民币,其中五千亿是买中国的国债,因为国债风险评级很高。另外还有4500亿资金购买金融债,外资并没有大规模进入我们的公司债和信用债。”钱于军如此介绍。

展望明年,钱于军认为,明年外资进入中国的步伐会进一步加大和加快,为什么外资还在投中国?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看好中国市场,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有很多新经济的优秀企业;其次外资对主板里的消费、TMT、白马股、绩优股都比较看好。明年外资进入A股的趋势不会放缓。钱于军预测明年外资进入A股大概有两千亿人民币。另外可能有六千到八千亿外资流入债市,不过A股中的好企业还是会被全球投资者所青睐的。

以下为钱于军发言实录:

钱于军:首先很高兴受邀参加今天这个金融论坛,也是一个盛会。其实在座的观众席里面有很多是瑞银集团的长期朋友、合作伙伴、同行,还有很多先进。我想跟大家简要分享一下瑞银对这个题目的体会和我个人的几点体会。开放与创新,怎么来重塑资管的新格局,当然论坛下午对资管又提出要有新格局、新发展,很多新的东西,新理念。

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虽然我是代表老投行,是做卖方的,我会坚定不移相信真正国际领先的金融中心应该更多的是个买方的,是一个资管的中心。这个资管应该包括瑞银全球占第一位的财富管理业务,因为财富管理某种意义上就是大资管里面服务最高端的高净值人群的这么一个客户群体的特殊服务和专业领域。大资管和买方的全球资产管理中心的建设,对建设上海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建设至关重要,这个我想不用我来论述,我只是从业界的参与者来说。

大家都知道很多国际金融机构都到上海这来,根据市里面的统计外资占了1600多家的将近三分之一,现在480多家,我在瑞银集团中是负责投行业务,更多的是服务全球最大的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机构投资者和企业,瑞银集团同时开展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业务。我觉得在上海开展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的数量突破五百家不难,应该在明年一定能够突破。前面很多领导和专家都提出量只能表明一个维度,怎么在量大的前提下把上海这个资管中心建设落到实处,做的更强大,更有实力,有特色呢?

我觉得需要简短回顾一下外资资管在中国想开展什么业务。第一步,带着外资进中国。这就是瑞银有幸在2003年成为第一家QFII,一口气拿了三亿美元,在当时遥遥领先。十几年以后我们当时的QFII额度超过了34亿美元。之后市场的QFII额度增加到三千亿,后来全国整个额度取消了,没有上限。外资把海外客户的钱,拿到中国来投资,这块没有任何障碍的,外资如果是QFII,本身机构下单理论上在境外,以后随着新的QFII、RQFII规则最新放宽,我们期待这块迎来新的发展高潮。这是1.0。

什么是2.0呢?2017年开始,我们来国内设点,在上海通过QDLP拿私募管理人牌照,从中国的机构和老百姓手上融了钱,直接投资中国。第三个方面,那就是在中国融了中国机构和老百姓的钱,将来可以做全球资产配置,做我们现在也已经在做的类似离岸业务。这三点并不是彼此之间互相冲突的,也不是说一定要先做第一步,才能做第二步,才能做第三步,这个我相信一定会来的,但是这个还取决于我们监管的放宽速度、宽度和深度。最近这方面有新的进展,QDII发了一轮新的额度,我们有幸得到不少中国监管当局的支持,债券通南下刚刚宣布要开放,中国老百姓和机构将来可以通过债券通南下买香港和海外债券,之前的债券通单向只能做北向,不能做南向。这三个角度其实最后就是两个角度,一个就是用外国的钱受人委托,外国资管机构到中国来投资。第二个就是在中国用中国的不管是银行体系,中国家庭,中国机构的钱将来在国内投资,尤其更多外国资管机构是主动性为主,当然也有被动型的,主要是做权益类,当然也有固收的。最后是帮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做全球的离岸或者全球资产配置这块。

为什么说这三步缺一不可,规模上讲都是比翼齐飞的,一定会的,尤其第二和第三。大家知道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国际知名咨询机构曾经说过,我们的财富资源,我们的资金来源主要有哪几大类呢?可能更多是投在资本市场的总的资本,养老金有56万亿美元,这是2020年的预测,保险公司有35万亿美元,主权财富79万亿美元,加到一起机构有100万亿,为什么这没有银行呢?存款在下面,个人高净值77万亿美元,社会大众一般的老百姓全球有100万亿美元,个人就有180万亿美元,这是资金的来源。资管的最核心,如果要不忘初心,回到资管的本意,应该是受人委托,替人理财,资管应该管理好所有这些来源,至于谁来做养老金投资的产品,很多资管都能做,不需要专门搞一个养老金的,只能做养老金产品的机构,实际上海外大的基金、公募基金,到财富管理公司都可以出,投行,都能够出适合养老金特性的投资的产品。而最终的专业的资产配置,很多都在高举高打的领先资管机构,它根据不同类型的客户,需要的投资年息到目标、回报率和能够承受的风险,跟国内的个人和机构作一个风险评估一样,然后来进行全球的配资,当然在某种意义上在中国来说做全国的或者有限的国内加国外的资产配置。

这个道理明白了,我们的存在意义就非常清楚了。专业的资管,专业的外国资管机构在国内其实发展是非常快的,尤其这两年。我们看到了几个特色,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2020年前九个月外资主动性基金的流入,主要是A股,有140亿美元,被动型的有40亿美元。听起来好像数字不大,但是今年的特色是固收年,流入的人民币总的,主要是买国内的债券,总共一万亿人民币,外资流到国内市场。其中五千亿多是买中国的国债,因为我们国债风险评级很高,但是溢价也很高,美国负债那么多,中国国家还是比较有钱的,我们的评级也很稳健。美国国债三年期是0.18,美国的十年期0.9。我们的三年期有四点上下,五六年期稍微高一点,我们没有太多长期的。但是外资今年有五千多亿涌入到国内国债市场,另外还有4500亿是金融债,总共将近1万亿,所以大家注意并没有外资大规模进入我们的公司债和信用债,因为前面讲者讲到了中国没有成熟的债信评级机构,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短板,因为还有中国企业在这轮疫情加经济转型中纷纷出现财务困难,可是在最后一刻国内评级机构把他们从3A调到2B的时候,整个市场对这个系统的信心也受到影响。差异性的评级按照国际标准,应该是利润和自有现金流为主,不应该按照过去以国家刚性兑付支持信用,以至于中国的企业实际是免费用了国家信用取得了超低的融债成本,最后自己过度扩张,变成资不抵债。

我们展望明年,有几个特色也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觉得明年根据我们现在的预测,明年外资进入中国的步伐会进一步加大和加快,其实都知道,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外资还在投中国,其实我觉得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看好中国市场,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有很多新经济的优秀企业,当然我们的老经济也有一些值得投资的,但是外资现在比较关注的是中国新经济。尤其我们在北向沪港通、深港通可以看到,深圳创业板和下一步我们希望上海的科创板会成为外资配置,再加上他们对主板里的消费、TMT,一些白马股,一些业绩比较优秀的公司都比较看好。明年我们觉得外资进入A股的趋势绝对不会放缓。我们的预测明年外资进入A股大概会有两千亿人民币的流入。这里面可能有更高的六千到八千亿外资债券资金的流入,还是看好人民币的债,但是A股的好企业还是会被全球投资者所青睐的。

作为一个小结,其实金融中心的建设,它是一个系统工程,有金融的基础设施,有金融的参与者,像我们这属于国内叫市场主体,当然投行和资管在某种意义上也是金融中介,但是金融中介的发展,金融中介的专业水平是必须的,也是一个金融体系健康发展的长期的所谓信用的支撑。因为最终的中国经济,中国的金融市场的发展,取决于机构和中国的老百姓,要对金融里的服务机构有信心才行。我相信我们国家的商业银行总体是不错的,但是我们其他的金融中介里面有一些领域这么多年以来可能还不够专业、完善,当然也有很多优秀的企业。

回到我们的主题,只能通过进一步的开放来促进创新,来进行倒逼改革,进行合理的行业整合和并购,整合以后进一步提升和发展。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