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29尚未提交型号合格证申请 中俄已就适航审定先行开展研究

CR929尚未提交型号合格证申请 中俄已就适航审定先行开展研究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随着C919进入局方审定试飞阶段,中俄联合研制大飞机CR929的进展如何,也成为各方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在CR929国际合作关系“多有说法”的情况下,CR929的研发合作进展情况,成为外界认知中国大飞机制造水平的又一个“入口”。

12月16日,中国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副司长杨桢梅表示,CR929尚未提交型号合格证申请,但是,民航局已经和俄罗斯联邦航空运输署(FATA)就CR929飞机未来适航审定合作开展研究,并做好审定的前期准备工作。

此前,CR929的一些技术性信息官方已有更多披露。对于CR929的市场规模预估,目前已经从原有的规划500架交付规模翻一番,达到1000架的规划交付规模。而在同期,受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不确定性的影响,航空业订单锐减,日本国产MRJ客机项目已经下马。

审定提前介入

在中国自主研制的大飞机C919进入局方审定试飞阶段的同时,比C919“更大”的CR929大飞机的研发工作,也在稳步推进中。不过,自2020年外界传来各种有关CR929国际合作的说法和消息之后,中国官方始终未对这一问题公开表明态度或披露有关信息。

这个局面在12月16日有所改变。在谈及CR929的有关情况时,杨桢梅表示,CR929尚未提交型号合格证申请。

杨桢梅提及的“型号合格证”,即是型号检查核准书,英文简称TIA,中国航空业内一般称其为03程序。TIA签发之后,就意味基本上不能再修改设计了,通常情况下,由此到最终取证还需要一段时间。此程序被视为是监管当局进行适航审定的前置条件。

C919已经完成了TIA程序,目前已经进入局方审定试飞阶段。

“CR929的研发工作,一直在稳步进行,因为是中俄双方联合研制,在监管当局层面上,也涉及到双方的适航监管当局。据我们所知,中国适航监管当局,对于CR929是非常重视和支持的,很多都是先期介入做工作,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工作效率。”一位航空工业领域的资深人士称。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上海适航审定中心至少从2019年3月,即已经提前介入到CR929的审定当中,其领域是在复材设计值工作领域,所谓复材设计是飞机材料,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主任顾新当时表示,希望CR929项目充分借鉴ARJ21飞机和C919飞机的经验,在飞机设计之初充分考虑安全性和可靠性,从设计的源头提高飞机的可维修性,提高竞争力。

市场影响可控

“CR929是中俄双方联合研制,从型号里面就有体现,C代表中国,R代表俄罗斯,这两个国家,都是国土广袤、航空需求较大的市场。”一位接近中国商飞的人士告诉记者。而CR929的研发,也恰逢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航空业打击巨大的微妙时刻。

日本媒体的报道显示,日本自己研发的民用客机MRJ,由于疫情对全球航空业打击巨大,很多预期当中的订单取消,由此,研发机构方面对于MRJ的前景较为悲观,在经过审慎测算之后,MRJ目前已经下马,这是世界航空业的一个缩影。

不过,CR929的市场影响却基本处在可控的范围内。CR929总设计师陈迎春表示,虽然全球航空业在今年疫情期间损失惨重,但这种局面只是暂时的,不会产生长远影响。根据最初的交付规划,CR929的规划交付规模为500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有望翻一番,达到1000架交付规模的量级。

根据第三方机构的研究测算,根据2023到2045年的航空市场预测,全球对宽体客机的需求超万架,其中中俄市场需求为1840架,而CR929交付后预计分享量约1000架,占全球宽体客机交付比例的14.7%。

“现在中国的航空业是全球状况最好的,因为中国最先稳定住了疫情,并且最早实现了复工,经济活动目前已经基本实现了重启,国内商务客流等也基本恢复到了疫情发生前的基本水平,因此,有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市场作为依托,CR929的市场前景,是可控的。”一位航空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国际“香饽饽”

对于CR929,除了在监管当局提前介入审定,以提高工作效率之外,中俄双方的适航监管机构,更是本着“未雨绸缪”的原则,提前对适航审定工作进行准备。杨桢梅表示,民航局已经和俄罗斯联邦航空运输署(FATA)就CR929飞机未来适航审定合作开展研究,并做好审定的前期准备工作。

前述航空制造业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是中俄双方联合研制,因此,CR929的适航审定工作,就需要由中俄双方的适航监管当局合作完成。提前就这方面的工作如何开展、如何工作进行研究,一旦CR929进入到局方审定程序,那么,其工作效率将大为提升。

CR929远程宽体客机是中俄联合研制的双通道民用飞机,以中国和俄罗斯及独联体市场为切入点,同时广泛满足全球国际间、区域间航空客运市场需求。CR929远程宽体客机采用双通道客舱布局,基本型命名为CR929-600,航程为12000公里,座级280座。此外还有缩短型和加长型,分别命名为CR929-500和CR929-700。

在C919的研发制造过程中,中国采用了国际主流的“主制造商+供应商”的模式,C919的技术供应商至少包括GE、美国柯林斯公司、德国利勃海尔公司、美国霍尼韦尔公司、法国赛峰公司等国外供应商,航空工业集团、中电科航空电子有限公司等国内供应商,昂际航电公司、霍尼韦尔博云航空系统公司等合资公司。

“对很多国际供应商而言,C919是一个’香饽饽’,CR929也是一样的,国际供应商也想从CR929项目分得相应的商业利益。”前述航空制造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而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霍尼韦尔中国总裁张宇峰表示,霍尼韦尔正在积极准备,希望能够在CR929项目中获得更多的工作包。在C919中,霍尼韦尔是飞行控制系统和机轮刹车等系统的供应商。

(编辑:孟庆伟 校对:彭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