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突发!首位银行理财子公司董事长被带走,发生了什么?
财经

重磅突发!首位银行理财子公司董事长被带走,发生了什么?

2021年01月14日 17:31:31
来源:券商中国

陆续迎来开业一周年的银行理财子群体并不“安稳”。

券商中国记者独家获悉,徽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已于1月14日上午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被带走的具体原因不详。但其在总行、理财子的办公室均已被搜查。

公开信息显示,徽银理财于2020年4月底正式开业,也是中部地区首家城商行理财子公司。出生于1971年的夏敏,本应于今年四月迎来公司周年庆典,以及自己的50岁生日。

据了解,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首位被带走调查的银行理财子公司董事长。

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被带走调查

1月14日,券商中国记者多方核实获悉,现任徽银理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已于当日上午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但被带走的具体原因不详,与理财子是否相关也不清楚。

即将年满50岁的夏敏,在银行业拥有近24年的工作经验。早在1997年2月,他就加入合肥城市合作银行,陆续担任信贷处信贷员、支行行长助理等职务,该行改制更名为合肥市商业银行后,夏敏又陆续担任支行行长、资金财务部总经理、总行行长助理、副行长等职。

到2005年底,安徽省内6家城商行和7家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徽商银行,作为安徽唯一一家本地法人城商行。夏敏则在创立初期的徽商银行担任计财部总经理,并于2011年12月升任总行行长助理。

此后,夏敏还以行长助理身份先后兼任该行资产负债部总经理、合肥分行行长等职务。2018年6月,安徽省委组织部还发布干部考察公示,夏敏拟提拔为徽商银行副行长人选,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他此后并未获得升职任命。

而在由徽商银行全资发起设立的理财子公司——徽银理财于2020年4月底正式开业后,夏敏又以总行行长助理身份兼任了理财子公司的首任董事长。

根据公告,徽银理财注册资本20亿元,是国内第12家开业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也是中部地区首家、城商行第三家开业的理财子公司。

知情人士透露,被带走当天,夏敏在总行、理财子公司的两间办公室也被搜查,“现在理财子这边也是人心惶惶的”。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存量理财产品余额约1900亿元,其中净值型产品余额占比接近75%;客户结构方面,该行个人理财产品余额占比约92%。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被带走的前两天,夏敏还在媒体公开发表《加快银行理财子公司转型升级》一文,探讨银行理财子如何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助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金融反腐持续深化

尽管是首位被带走调查的银行理财子董事长,但夏敏并非银行理财子开业以来的唯一被查对象。

此前消息称, 2020年12月初,最大规模理财子公司——工银理财的固收处处长李超(原资本处处长)、交易室处长易重彬(原资本处副处长,后负责资管部委外准入)也被北京门头沟检察院带走,具体原因不详。

“资管业务部门和钱、和产品的距离太近了,本身就是容易出问题的部门,专业性也很强。”有业内人士表示。

而早在2019年2月,南京银行也在官网公告称,该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该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副总经理李雁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该行已指定专人负责三人的工作。

据记者了解,前述三人主要是由于个人原因,配合南京市纪委协助调查,而非公安部门办案。“涉及的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与南京银行本行业务并无瓜葛,对银行业务、事务、人也不会造成影响。”该行内部人士对记者称。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金融监管力度不断加大,金融反腐已经进入深水区。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2020年就有至少90位金融高管(包含金融机构高管以及监管系统官员)接受相关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其中,银行系统被查处干部覆盖了从大到小众多金融机构,甚至不乏“窝案”:始于4月初安徽省联社原理事长陈鹏接受审查调查,在此后的8个月时间里,整个安徽农信系统就至少有11名高管被查。

包括地方农信系统在内,整个中小银行群体也成为腐败高发地。总的来看,2020年已有四省的原省联社“一把手”被查,多家城商行董事长、行长宣布“落马”。

值得一提的是,反腐高压之下,十余位被认为已经“安全着陆”的退休高管也难逃惩处,所谓人走“查”不凉。例如,2020年9月被查的农行陕西分行原副行长韩桢早在2014年就已经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