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股民踩雷!“家纺出口第一股”突发ST警报,近11亿元被新东家占用
财经

6万股民踩雷!“家纺出口第一股”突发ST警报,近11亿元被新东家占用

2021年01月20日 08:10:02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上周刚收了监管函的孚日股份又双叒摊上事了!

孚日股份1月19日晚间公告,公司自查发现存在控股股东华荣实业及其控制的公司被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及其控制的公司被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0.998亿元。而华荣实业入主公司仅四个月,公司表示,若控股股东不能按期偿还,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根据交易所规则,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意味着“戴帽”(ST)。

针对这些消息,股民们纷纷留言称“简直拍案惊奇”、“开始准备数板”……

新控股股东自曝占用超10亿元

公告显示,经公司自查,公司购买的部分定向融资工具、信托计划、委托贷款及应收账款收益权等理财产品的最终资金使用方为实际控制人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公司,且该等理财产品在2020年9月15日华荣实业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及高密市国有资产运营中心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后,仍在存续期且尚未偿还,事实上构成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被动占用公司的资金。

自查爆出惊雷后,公司控股股东华荣实业出具了《高密华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占用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金的还款计划及相关承诺》,华荣实业承诺预计在2021年3月31日前,分批将上述资金全部归还,具体还款计划如下:2021年1月31日前,归还资金不低于3.8亿元;2021年2月28日前,归还资金不低于1.9亿元;2021年3月31日前,归还全部剩余欠款。华荣实业承诺预计在3月31日前,分批将上述资金全部归还。如果上述占用资金不能按期偿还,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地方国资华荣实业在四个月前刚刚取得公司控股权。

2020年5月11日,孚日股份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孚日控股与华荣实业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6月22日,双方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转让协议》,转让股份数量有所变化,孚日控股作价12.75亿,将公司18.72%的股票转让给华荣实业。股份转让事项于9月17日完成,孚日控股直接持有公司股份为4.96%,原实控人孙日贵合计控制上市公司股份减少为10%,华荣实业持股达到18.72%,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华荣实业,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高密市国有资产运营中心。

某上市公司董秘告诉中证君,关联方的认定时点有前后12个月的规定,在12个月前后发生交易均可视为关联交易,需要及时披露。

频繁被监管关注和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上周(1月14日),孚日股份刚刚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涉及会计差错更正和信息披露不及时两项违规行为。

来源:深交所

监管函显示,2020年6月30日,孚日股份披露《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调减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945.45万元,调减金额占更正后净利润比例的绝对值为7.25%;调增2018年资产总额3.9亿元,调增金额占更正后资产总额比例的绝对值为4.62%。

另外,孚日股份与高密市凤城管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23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1.05亿元出售其所持有高密孚日热力有限公司100%股权,孚日股份对相关交易确认处置收益6371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4.65%。但是,孚日股份直至2020年6月30日才于2019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相关资产出售事项。

深交所称,孚日股份上述行为违反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中的相关规定。深交所要求孚日股份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同时,深交所提醒公司,上市公司应当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规定,诚实守信,规范运作,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事实上,2020年下半年以来,孚日股份频频收到关注函和警示函。

来源:深交所

2020年10月22日,孚日股份就曾因原控股股东孚日控股及其关联方非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和违规担保的问题被深交所处以纪律处分。

相关公告显示,2018年1月至2020年6月期间孚日股份原控股股东孚日控股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达31.9亿元;在2018年2月至2019年11月期间,孚日股份在未履行审议程序和披露义务的情况下,为控股股东孚日控股、孚日控股的子公司山东孚日电机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金额合计4.46亿元。目前,相关占用资金已归还,相关保证责任已解除。

因上述事项,以及孚日股份还存在未及时披露有关收到政府补助资金和发生投资亏损事项的问题,山东证监局曾对孚日股份、公司原董事长孙日贵等相关责任人、原控股股东孚日控股集团出具警示函。

毛巾大王跨界均失败 股价创6年新低

1987年,孙日贵创立高密毛巾厂,30年间从一个乡镇小厂,发展成全球最大的毛巾生产企业。2006年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家纺出口第一股”。在上市两年后,公司意识到在主营业务上的提升空间比较有限,在2008年公司决定开启多元化发展,投资从事CIGSSe薄膜太阳电池组件生产及研发等光伏电项目。

好景不长,2011年,光伏行业发展巨变加之“双反”调查,孚日股份光伏之路发展受阻,2014年公司退出光伏行业。2018年,公司再次宣布进军早教行业,但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一边是跨界失败、频频被监管处罚、另一边,孚日股份的股价也一路下行。公司股价已较2020年4月的高点腰斩,更是在1月14日创下6年来新低(4.17元/股)。截至1月19日收盘,股价报4.39元/股。截至2020年9月30日,孚日股份尚有股东6.28万户。

来源:同花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