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市值40亿美元的代孕公司,最大客户是谷歌、亚马逊和微软
财经

美国市值40亿美元的代孕公司,最大客户是谷歌、亚马逊和微软

2021年01月20日 07:20:16
来源:吴晓波频道

写给那些“烦”是没有敬畏心的人。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这两天的热搜大瓜,想必大家都吃到了吧。

毕竟,知名女星、隐婚、代孕、弃婴……这几个惊掉眼球的关键词,从娱乐头条、社会新闻一步步上升到法治话题,连小巴这样的财经小编,也忍不住开始搜索一些相关的资料。

小巴专门查了一下,甚至还发现有一家公司Progyny(股票代码:PGNY),专门做冻卵、试管婴儿、代孕、领养等一条龙服务,它已于2019年底在纳斯达克上市,如今市值已达到40亿美元。

这家公司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我们翻开它的财报来看一看。

生育服务

从财报看,它的生意做得不错:

2018—2019年间,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118%:

Pr opyny 财报

2020年第三季度,即使在疫情的影响下,公司仍然实现了同比增长49%,甚至实现了盈利和正向的经营性现金流。

Propyny财报

那么,是什么让Progyny的生意这么火爆呢?

在Progyny的官网上,对于自己主要服务的用户群体,做了三个划分:

Propyny官网介绍

简单翻译下,就是不孕不育的夫妻(在美国,每8对伴侣中就有1对不孕不育),LGBTQ+群体(占千禧一代人口数的8.1%)以及自主选择做单亲父母的人(重点提升30岁以上女性的怀孕概率)。

也就是说,正是由于美国存在的生育困难群体的日益壮大,给了Progyny发展壮大的机会。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付钱给Progyny的,其实并非是一个个需要治疗的个体,它的大主顾,主要是那些想要为员工提供生育服务的大企业。

员工福利

在美国,凡是超过50人的雇主都需要向雇员提供健康保险。

但是普通意义上的健康保险并不覆盖(或很少覆盖)治疗不孕不育的相关服务或费用。

现实中,许多大公司都将代孕纳入了为员工提供的福利之一(不是公司帮你怀孕,是补贴你代孕的相关费用),比如在Facebook、Adobe、PayPal、哥伦比亚大学等公司和机构的官网上都明文显示自己提供这项福利。

Facebook上关于生育福利的内容

像高通(Qualcomm),百思买(BestBuy)等企业,则将这项福利写进了公司的财务报表。

最猛的当数星巴克,它甚至为小时工、一线员工提供生育福利,并于2019年10月将福利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代孕”。

*从本月开始,这家咖啡巨头将加强其福利,以补偿健康保险未涵盖的代孕和宫内授精......所有每周工作至少20个小时的全职和兼职福利雇员都有资格领取这些福利。

于是乎,在为员工提供生育服务的呼声越来越高的背景下,类似于健康保险一样的员工不孕不育解决方案应运而生,而Progyny其实就是这个解决方案的提供者之一。

那么,具体有多少企业和员工采取并使用了Progyny的服务呢?

根据Progyny2019年的财报,截至2019年底,Progyny拥有80多个企业用户,覆盖了150多万员工。其中最大的前三位客户是谷歌、亚马逊和微软,分别占了2019年营业收入的16%、15%和10%(总共占41%)。

财报透露,2019年的使用率是1.3%,乘以基数150万,也就是大约有2万人使用了他们的服务。

生育困难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大企业提供包括代孕在内的生育福利给员工呢?

比较直接的原因自然是在人才市场上保持公司的竞争力。

科技媒体Techcrunch2019年对美国几家企业的生育力指数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

对于提供了类似IVF(体外受精)生育福利的公司,员工们普遍感到更自豪、更忠诚,也愿意在公司待得更久。

体外受精福利对员工态度的影响

但另一方面,报告也指出,生育福利之所以如此火热,也与美国当下不育症比例提高、而非传统生育方式的费用较高有莫大的关系。

2008—2016年美国进行体外受精人数的比例

换言之,还是社会问题,借助企业之手,来重点解决。

负责的态度

Progyny和Techcrunch数据,给了我们一种感觉,即美国对于代孕的态度显得十分多元且包容。

实际上并非如此。

在美国,截至目前,代孕完全合法的州数量仅为11个(下图深绿色),占比仅为20%。

代孕完全非法的州数量是3个(下图红色)。

可以代孕,但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细致规定的州数量,是30个(下图浅绿色)。

代孕要格外小心,存在法律障碍的州数量有4个(下图黄色)。

代孕合同无效的州,有2个(下图橘黄色)。

美国代孕政策地图

从以上的划分可以看出,美国对于代孕的政策并非持一种没心没肺的包容开放态度。更多的州选择根据不同的现实情况加以细分保障,法律预留的空间越大,越容易更细分地保障代孕供需两方的权利。

这份谨慎背后,恰好说明了对于“代孕”本身的态度:任何孕育生命的行为都不是儿戏。

在美国生殖医学会(American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的官网上,搜索“代孕”一词,就会出现很多为妊娠载体(代孕者)提供建议的手册和刊物。

美国生殖医学会官网

其中有几条内容,小巴重点摘录出来大家感受下:

1.当有意向的父母想要生孩子并且没有子宫或者存在阻止安全怀孕的医疗状况时,可以采取代孕。另外,对于那些曾经有过子宫问题(如反复流产或者体外受精衰竭)或没有女性伴侣(单身或同性伴侣)的人,可以考虑代孕。

2.虽然预定父母的利益是巨大的,但他们寻求行使自己的生殖目标时,代孕母亲对其自身的护理保留最终的决策权。

3.建议为预定的父母提供心理健康专家的咨询。辅导员应评估这对夫妇是否有未解决或未治疗的成瘾、虐待或精神疾病。评估还应包括探究夫妇的期望以及与代孕者及其家人的关系,计划分娩后与代孕者的任何关系,并计划向出生的孩子是否披露代孕这件事的情况。

是的,再次强调,无论代孕合法化的争议到了哪一步,任何孕育生命的行为,都不是儿戏。

了解是基于敬畏,而这才是负责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