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兑付高峰将至,哪些企业违约概率大?

债券兑付高峰将至,哪些企业违约概率大?

2021年01月20日 19:38:09
来源:澎湃新闻

在中国债券发展史上,2020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2020年11月,AAA级的国企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集团)债券违约,震惊市场,冲击了业界对高信用等级国企债券的“刚兑”信仰。弱资质地方国企债遭抛售、二级市场债券大跌、债券型基金被赎回净值大跌、投资机构全面风险排查。

进入到2021年,信用风险事件是否会加剧信用收缩,进而导致违约加速暴露?

2021年是债券兑付的高峰期

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统计,2021年信用债到期偿还量为6.4万亿元,而在剔除当年发行、当年到期的金额后,2020年和2019年信用债到期偿还量分别为5.2万亿元和4.7万亿元。

标普信评指出,2021年是债券兑付的一个高峰期,近期信用事件有可能加大了尾部企业的再融资和流动性压力,增加违约风险。

信用事件余波犹在,永煤控股等相关信用违约事件仍对企业债券融资造成一定压力。从近期信用债发行失败的统计看,去年11月后信用债发行失败案例数以及相关债券总额明显上升;同时年末时点的信用债到期量有所增加,并且连续下行的债券市场收益率也将部分企业发债融资需求延后。

标普信评预计,2021年国内经济将延续复苏势头,全年GDP增长将回升至7.0%。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部分行业将迎来收入和盈利的改善,从而带动企业整体信用状况在2021年得到修复。 但考虑到2020年发生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关注尾部企业的信用状况显得更有必要;预计2021年大部分行业尾部企业的信用质量都将在2020年基础上进一步弱化,有可能增加这类企业的违约风险。

净融资额或较2020年有所下降

2020年信用债发行整体放量。全年发行量511.8万亿,同比增长28.8%,净融资额3.1万亿元,比上年高出1.1万亿元。

标普信评指出,企业将面临如下几个不利因素,尤其是对尾部企业而言:信用环境有可能适度收紧。2020年在抗击疫情的超常规宽松环境下,全年的社融增速和M2增速都高于10%。若2021年两者回归正常化,社融增速将会温和回落,而M2增速实际上在4月即已达到峰值,后期开始保持或回落。这种收紧反映决策层吸收了过去几轮逆周期中过度扩张的经验,采取更为审慎的策略。宽松货币政策的调整意味着信用环境有可能适度收紧,进而凸显企业的债务压力,尤其是高杠杆企业。

展望2021年,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认为,永煤违约事件后信用债净融资连续为负的情况大概率不会持续,随着事件对市场的冲击进一步缓和,信用债净融资将逐步回正。但从全年来看,主要受利率中枢抬升,以及城投、地产等发债大户融资边际收紧影响,2021年企业债券净融资需求与2020年相比会有所降温。

首先,在资金利率将围绕政策利率波动、无风险利率以震荡为主、信用利差面临较大走阔压力的预期下,2021年信用债发行利率中枢将较2020年明显提升。

其次,2021年稳增长需求下降,稳定宏观杠杆率将成为重要的政策目标,这意味着基建进一步发力的空间有限,房企债务扩张将持续受到约束。作为发债大户,城投平台和房企债券净融资需求或将有所回落。

最后,2021年制造业将接棒基建和房地产,成为拉动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制造业投资的大幅反弹将带动企业融资需求回暖,但考虑到当前政策层面上鼓励银行加大对制造业企业的中长期贷款支持力度,制造业投资回升或难以大幅激发企业债券融资需求。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判断,2021年企业债券净融资需求将不及2020年,尤其是融资渠道切换能力强的高等级主体债券净融资需求或将明显下降。预计2021年信用债净融资额将从2020年的3.1万亿降至2万亿左右。

出现大规模国企“违约潮”的概率很小

2021年信用债市场面临着违约风险上升的压力。

天风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孙彬彬近日亦表示,距永煤事件已经过去近3个月,二级市场上低等级信用利差仍没有收窄的迹象;去年12月一级市场上推迟和发行失败的信用债规模虽然较11月有显著下降,但仍较去年同期有明显提升,特定地区信用债发行仍面临困难。这说明信用事件冲击虽然在消退,但市场影响依旧存在。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分析称,2020年四季度地方国企违约事件能够对市场产生如此剧烈的影响,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市场对相关主体具有较强的“国企信仰”,预期在偿债方面应当能够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这一预期落空表明,即便对于区域内的大型、重要国企,地方政府救助意愿也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这使得“国企信仰”的根基受到动摇。同时,在当前宏观政策逐步回归常态、信用扩张速度放缓,以及国企改革持续推进、“僵尸国企”不断出清的预期下,市场对于债市中长期违约风险,尤其是弱资质国企和尾部城投信用风险加速暴露的担忧,导致悲观情绪蔓延。但在“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下,加之监管加大对“逃废债”等债市违法违规行为的执法力度,2021年出现大规模国企“违约潮”的概率很小,国企违约仍将呈现点状分布特征。需重点关注所属行业景气低迷、所属地区财力较弱、自身债务负担沉重、资产规模虽大但流动性紧张的尾部国企违约风险。

另一方面,大型地方国企违约事件将令地方国企信用债估值定价面临重构,区域、行业、等级间的信用利差出现更大分化,敏感地区或行业内的弱资质国企融资难度提升,导致违约风险增大。因此,2021年信用风险向地方国企迁移的趋势或将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