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风波刚过,又领监管罚单!中金公司开年大事不断

桃色风波刚过,又领监管罚单!中金公司开年大事不断

2021年01月26日 20:03:46
来源:深蓝财经

过去一年,中金公司颇具争议:除了发表研究报告《瑞幸咖啡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证据》力挺瑞幸,结果被后者自爆造假外,回A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员工平均年薪82万,成功让同行化身“柠檬精”。

2021年开年,一封辞职信、一封举报信外加一封警示函,又让中金公司秀了一把存在感。

1月12日晚间,中金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助理杨新平已辞任其总裁助理职务。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杨新平在任期间的最高薪酬为300.21万元。

高管的离开,并没有掀起舆论大波。几天后,一封举报信点燃了网友的情绪。从网传的邮件截图看,中金全资子公司中金资本的韩涛杨雅威在婚内出轨,并私设基金利益输送索要高额回扣。此邮件还发送到了中金掌门人黄朝晖的邮箱里。目前,中金还未发布对该事件的调查结果。

黄朝晖可能很头疼,因为在桃色事件流传的第二天,中金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警示函。

中金公司及两保代收到警示函

近一个月已有4家券商被罚

证监会发行部公布的警示函显示,中金公司及赵言、黄钦在保荐极米科技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未勤勉尽责督促极米科技按照监管要求清理相关对赌协议并履行披露义务,未主动就对赌协议是否符合相关监管要求发表专项核查意见,证监会决定对中金公司及上述二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同日,被保荐公司成都极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收到了证监会的警示函。

据了解,对赌协议是私募股权投资领域重要估值调整机制,对保护投资人有重要意义。其中,业绩补偿承诺和上市时间约定是协议中的重要条款,而对赌协议被看作是PE、VC投资的潜规则。

儒均资本合伙人薛又轩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保荐机构和保贷作为上市公司发行步骤中的关键把关人,如果没有勤勉尽责,并且披露对应的风险,就等于是欺骗投资人。

此外,一位证监会内部人士透露称:“证监会出具警示函,就是要压实中介机构的责任,什么事都让证监会来查是查不完的。”

事实上,在最近的一个月里,包括中金在内已经有4家券商因相同缘由收到了证监会的警示函。其余3家券商是五矿证券、中信证券和海通证券,以上3家券商的被保荐公司四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信测标准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亚辉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6名相关责任人王文磊、施伟、孙炎林、王栋、曾军、周威也同样被警示。

高管婚内出轨,经常公款开房

全资子公司APP侵害用户权益

1月19日下午,网络上流传了一张邮件截图,截图中的举报人称,中金资本的韩涛和杨雅威婚内出轨,乱搞男女关系。

更为恶劣的是,他们经常用公司经费开房及随意消费,生活奢靡,损害公司及投资人的利益。两人利用职务之便,在外私设基金,并通过亲属进行利益输送、倒卖跟投、索要高额回扣,涉及金额数千万元。

由于此前发过相关报道,深蓝财经在这里不再赘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跳转阅读>>>中金公司高管婚内出轨,利益输送几千万,经常公款开房随意消费

桃色事件还没有完全平息,中金全资子公司APP又因侵害用户权益遭工信部通报!

1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发布消息《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1年第1批总第10批)》。

应用开发者为中国中金财富证券有限公司(简称“中金财富”)的应用“掌中投”(版本号:7.8.4)涉及以下问题:违规收集个人信息;App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应用来源为360手机助手。

深蓝财经了解到,中金财富为中金公司全资子公司。中金财富官网显示,“中金财富”是中金公司旗下财富管理业务品牌,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先行者,由最早创建于2007年的“中金公司财富管理”和2005年启用的“中投证券”及其旗下财富管理与经纪业务“金中投”、“掌中投”等子品牌整合而成。

力挺瑞幸咖啡被打脸

平均年薪超同行引关注

去年,素有“投行贵族”之称的中金公司火速回A。

但跟上市相比,大家最关心的,却是这两点:踩雷瑞幸的风险,以及远超同行的薪酬。

2020年2月1日,著名做空机构浑水研究针对瑞幸咖啡股票发布了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

报告作者派了92个全职和1400个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小票 ,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认为瑞幸的平均每店货物数据在2019年第三季度虚增69%,在2019年第四季度虚增88%。同时还指出,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

让人没想到的是,中金公司在几天后公然发表研究报告《瑞幸咖啡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证据》,称别人是“草根调研”。

要知道,瑞幸咖啡当初IPO的联席主承销商中就有中金公司。

针对瑞幸咖啡事件的影响,中金在招股书中仅仅作了249个字的简单回应。

然而,此前监管问询函中要求解释清楚的,除了其在瑞幸咖啡境外上市、历次融资过程中的作用;相关权利和义务;还有是否面临因瑞幸咖啡事项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或索赔的风险等,中金并未对此作出详细说明。

再细看中金的招股书,这份招股书还有另一个吸睛点——其平均薪酬远高于北京市金融业的平均工资,2019年公司平均薪酬达82.32万元,是北京市金融业平均薪酬36.28万元的2.26倍。

不过,如果你仔细往下看,就会发现:从2017年至2019年,公司管理人员及中层员工的平均薪酬,整体呈现上升趋势。而普通职员的平均薪酬从2017年的33.32万元下滑到了2019年的24.4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