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老师疑无证上岗:9年教龄仍无教师资格证,4亿用户仅359名持证教师

猿辅导老师疑无证上岗:9年教龄仍无教师资格证,4亿用户仅359名持证教师

2021年01月26日 21:27:31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文|队长

凤凰网财经1月26日讯 2020年,疫情使许多行业都受到了冲击,但在线教育行业却迎来了大爆发。其中的独角兽企业猿辅导更是在一年内获得4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 35 亿美金。

不过,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栏目发现,估值近200亿美元的猿辅导却存在教师无证上岗,实际用户数量存疑、员工离职率高等问题。

六部门“新规”后,猿辅导仍有教师无证上岗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所有教师需持教师资格证上岗,并且要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示培训人员姓名、照片和教师资格证等信息。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猿辅导的APP中有很多已在授课老师的教师资格证状态显示为:已报名状态。也就是说,这类老师是无证授课。

对此,猿辅导工作人员表示:“教师资格证的话,基本上大部分老师都是已经上传,有小部分老师是已经考试,因为疫情原因教师资格证还没有重新审核下发下来。”

据了解,因为疫情影响,人社部等七部门确实在2020年出台了“先上岗,再考试”的政策,但此政策是针对高校毕业生的,并且有可从事的工作内容的明确规定。

而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调查发现,猿辅导的无证授课老师中,只有极少数人符合“先上岗、再考试”的条件,有些老师已有9年教龄的教学经验并且在猿辅导已任职多年,但一直没有教师资格证。

这类长期“无证授课”的教师涉嫌违反教育部等部门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中的相关规定。

4亿用户仅359名持证教师?网友质疑虚假宣传

2019年11月,猿辅导披露的数据显示,在全国拥有超过2.5亿中小学生及家长用户;时隔2个月猿辅导对外的宣传广告是全国累计用户突破4亿。

对于4亿累计用户数据来源,猿辅导在广告牌下方写着,“企业内部,2013.9-2020.5,旗下产品猿辅导、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及斑马AI课5款APP用户加总去重后统计,一个用户指一个设备唯一id。”

按照猿辅导公开的数据来看,相当于两个月内突增了1.5亿用户,市场上充满了对这个数据的质疑。

某业内人士对于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栏目表示,虽然学生、家长都可能是猿辅导的用户,然而,即便是按照一个家庭最少三人使用,猿辅导两个月突增1.5亿用户也是非常令人惊讶的。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猿辅导拥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共有359名,按照其某些课程宣传的“一对一辅导”,双师“贴身”辅导,4亿用户的工作量显然难以全部由300多名教师完成。

据社交平台上的网友爆料,实际上其绝大多数课程都由带有销售性质的辅导老师指导完成。

据长江商报报道,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家军对此表示,若猿辅导官网宣称师资均来自名校,但实际提供服务的人员并非具备相应的教育背景,其利用虚假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对消费者作出了明示的保证性承诺,其宣传的师资学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消费者对课程的购买行为,则猿辅导的宣传行为构成虚假广告。

另外,为了增加用户数量,猿辅导也增加了营销力度,但在做营销的同时,也发生了许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笑话”。

在猿辅导的视频中,该人士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但在高途课堂的视频中,她又是一名“教了40年英语”的老师,在作业帮和清北网校的视频中依然是这个“老师”。

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文章直指风口浪尖上的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

飞速扩张背后,员工离职率高、加班严重

2020年是在线教育行业飞速发展的一年,在公开的500亿元融资中,有超九成资金流向了从事网课业务的企业。其中,猿辅导更是在去年完成四轮融资,总额达35亿美金。

而猿辅导等在线教育企业高速发展的背后,则是其员工离职高,加班严重等问题频现。

一位疑似猿辅导离职员工在知乎上匿名表示,自己是辅导老师岗位,平时工作就是顶着辅导老师的名义干销售的活,不需要有啥技能,主要就用微信和公司自己的网站,工作内容本质上是销售(70%)+客服(25%)+运营(5%)。

“打电话比较多,然后就是跟家长沟通,掌握信息,续报期很忙,加班时间长,压力也大,组长会催。至于怎么和家长沟通,家长会用哪些原因拒绝报名,怎么和小学生沟通可以显得自己可爱而且专业度高,这都是有话术的,哪怕你对着文档一个一个复制到对话框里,完全可行。”

12月底,一位疑似猿辅导前员工也在微博上爆料称,西安的某个年级,离职率逼近50%,但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看到过一个高层管理人员询问过50%的离职率背后的原因。

而微博上一位疑似猿辅导前员工直接配图表示:猿辅导离职跟海底捞一样,还要排号过号,跟吃海底捞一样火爆!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一些在线教育企业强迫员工“自愿”加班,并且没有加班工资,忽视员工的身心健康。

有行业人士曾指出,企业的这种行为属于压榨员工的“剩余价值”,不仅侵犯了员工的权益,而且对于公司的长期发展也是不利的。

本文是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为方便交流,交流、转载,请加小编微信:qiyanglu4,爆料财经线索,交流行业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