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锦添:打破艺术“边界” 创造不被定义的“新东方美学”

叶锦添:打破艺术“边界” 创造不被定义的“新东方美学”

2021年02月07日 13:34:01
来源:《封面》

2019年底至今,受制于新冠疫情,每一个经济体与企业或个人都受到了波及,在危机的背后,对一些企业而言也是新的机遇。通过对于16位不同行业精英人生故事的复盘,激励同仁在危机中迤逦而行。

凤凰网财经《封面》推出《破局与新生》系列解读,复盘和采访16位行业精英的人生履历和故事,从他们的经历中,鉴往知来,共励同仁。“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新开局。”

对于多数观众而言,之所以对叶锦添这个名字印象颇深,是因为被他在电影作品中打造的视觉盛宴所撼动。这位艺术家赋予了每一部作品独特的艺术价值与审美触觉,可以说,他参与过的电影,随便哪一帧被定格,画面都是情随画而动,流淌着满满诗情画意与东方意蕴。

电影之外,他探索艺术世界的脚步也未停歇。在艺术的“黄金时代”,叶锦添正在不断打破时代规则,游走于多个领域,创造着“叶锦添式”的艺术世界。

艺术“无边界” 从电影人到独立艺术家

眼前稳健温柔、戴着圆框眼镜、面露微笑的叶锦添,似乎很难将他与天马行空相联系,但是当与他聊起艺术时,他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飞扬的想象力和对艺术的挚爱。

其实,叶锦添的艺术天赋,从中学便开始崭露。年少时,他就在绘画与摄影展示出了与众不同之处,通过不断创作与训练,自那时起想要追求艺术事业的心清晰且坚定。

而后,从《胭脂扣》开始,叶锦添辗转电影,开始对电影产生浓厚兴趣。从《胭脂扣》到《阿婴》,再到《诱僧》,在这些电影中,叶锦添将超现实主义、舞台艺术等一一融入,让观众在每部作品中都能拥有新的感受。

在一次次的大胆尝试后,叶锦添在电影上迎来了“高光时期”。从《卧虎藏龙》、《夜宴》、《大明宫词》,叶锦添将自己的艺术天赋在电影上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这个名字以及他的“新东方主义”,出现在国内外诸多行业大奖的舞台上,迅速被更多观众所熟识。

《卧虎藏龙》剧照

舞台艺术让叶锦添一炮而红,影视艺术助他摘得国际殊荣,然而,叶锦添给我们带来的惊喜远不止于此,当代艺术在后来又激发了他多维创作的才思。

《赤壁》之后到二零零八年,叶锦添开始自己的另一个阶段——当代艺术,将自己深入到当代艺术区创作,建立了自己的时空观与世界观,《寂静•幻象》、《全观》等当代艺术展览,再次体现了他在艺术上的深刻和通透。

《全观》展览-叶锦添&精神DNA

如今,叶锦添再次回归电影,携手更多人一起在《Love Infinity》上为创作融入更多的可能性。

“把整个世界变成自己的创作舞台,然后将我的兴趣点投射其中,我有感觉的我就去联络他们,变成我的一部分,我也变成他们的一部分。”

从摄影到电影,再到展览,叶锦添游走于多个舞台之上,在无边界的艺术国度中发挥着对艺术的无尽想象,也为观赏者打开了深邃的想象空间。

重新诠释 探寻无所不在的可能性

拥有高艺术天赋的艺术家,是被赋予特殊意义的天选之子。正因于此,叶锦添从不随意挥霍自己的艺术天赋。

即便对于电影有浓厚的兴趣,叶锦添在自己的每部电影作品的挑选上,仍是异常严苛。对他而言,保持神性且具有冲击力的电影才是他所偏爱的。相较于一成不变,叶锦添更喜欢突破自己的既有风格,不断尝试新的风格。

“我希望我看完一部电影,会有被震撼到。被震撼的原因可能是它提供了我还没有的经验、还没想到的想法,或者是让我认识到了一些还未认识的人,包括我要投入的这个角色,它都是我没经历过的,它里面有非常多的真实性。”

在每部作品的创作中,叶锦添都将既定的框架打破,通过重新诠释,让更多人可以从中拥有不同的感受,为此,每部作品他都会倾注了无尽的心血和精力,最长要准备一年多的时间。

“我差不多每一部戏都会给自己一个难题,然后每次都要为了克服它来做创作。在重新诠释的过程,它会增大了好多可能性。每增加一个可能性都会让它制造出非常多的创造力。”

同时,在电影美术的指导者而言,在电影中保持自己的风格,为整部电影作品添彩,但又不会过于喧宾夺主,否则就会影响整体的故事内容,因此其中的“度”也至关重要。

《Love Inifinity》电影(幕后)

叶锦添有一个自己的心中的尺度,他坚持做到百分之六十,不多不少,既能为其他可能性提供更多的包容,也可以留出一些空间让他人有发挥的余地。

一切从作品出发,对于电影每处细节都极为考究的叶锦添,循环往复地尝试着各种电影的可能性。如今,他所打造的艺术盛宴,在观赏者脑海中留下了无数经典而生动的场景。

打破规则 不被定义的“新东方主义”

如同外界所看到的,叶锦添光环熠熠,斩获国内外诸多殊荣,譬如最耀眼的那一枚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但其实,叶锦添的“新东方主义”已经走过了几十年。

随着时代与社会的更迭,在他一部部的作品中,“新东方主义”不断展现出新的变化,孕育出新的内涵。在无声的润物之下,叶锦添将更多东方元素为世界所看见。

“你看到的世界会很广,很大,而且经常会碰到某些维度是你很难想象的。我觉得新东方主义它一定是生生不息的,而且是无法定义的,它会一直找到自己可发展的方向。”

虽然难以给“新东方主义”一个清晰的界定,但是可以集合诸多原创并存的“新东方主义”,将吸古纳今,向更新的维度探索。

叶锦添始终认为,电影可以记录时间,也可以再生时间。接下来,叶锦添仍有想尝试的电影,在尝试了《Love Infinity》之后,他希望想找回电影原始的东西,甚至是超越它,从思维海洋与艺术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作风格,探索“新东方主义”从单维到多维,从实到虚,从阳到阴的各种表达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