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入局在线教育,为何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财经

互联网大厂入局在线教育,为何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2021年02月22日 18:34:19
来源:青财经

得流量者得天下。有了“流量”,就想着变现。这几乎是互联网世界所向披靡的不二逻辑。

教育行业,可以说是永恒的市场。面对教育这块大蛋糕,互联网各大厂都不忍错过,争相入局,加大对在线教育的投入,抢占市场制高点。渐渐地,教育行业也成为互联网大厂的新战场。

互联网巨头BAT左手资金池、右手流量池,心怀“用互联网改变教育”的梦想,声势浩大地进军教育行业,用实力,实实在在地用钱砸出在线教育赛道的未来。

不过,烟花虽美,往往稍纵即逝。教育行业是出了名的“慢行业”——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追求高效与速度的互联网大厂,与教育行业这一内在属性,有着天然的不可兼容性。因此,互联网大厂投资的在线教育行业,大多热闹喧嚣一阵,而后偃旗息鼓,或者不温不火,流于平淡。

心有不甘,互联网世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浪潮,在线教育的浪花何时才能成为改变潮水方向的大浪?

互联网大厂“All in”教育

互联网大厂对教育蛋糕的觊觎,最早要追溯到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这个曾用互联网改变了世界的人,也曾想要用互联网去改变教育。很遗憾,这位互联网巨擘也未能实现“互联网+教育”的雄心壮志。

尽管有些“壮志未酬”,但却种下了互联网大厂对教育行业的“情有独钟”。从阿里巴巴马云到百度李彦宏,再到腾讯马化腾以及互联网新巨头字节跳动张一鸣,都对“互联网改变教育”充满想象。

作为出海较成功的互联网大厂,字节跳动2020年一边忙着应付特朗普的“硬怼”,一边狂砸40亿元,跨界“All in”教育行业。在去年公司成立8周年之际张一鸣写给全员一封信后,字节跳动宣称布局在线教育战略新方向,万人投入教育事业。

至此,教育业务成为字节跳动重点关注的新业务方向之一。

从字节跳动的教育布局来看,通过收购和自我孵化方式,涵盖学前、K12、成人等全阶段教育,涉及英语学习、数理思维、重模式网课、轻模式音视频AI课程,还有硬件产品。其中,英语和 K12 作为其重点布局领域。比如收购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上线“学浪”、“清北小班”两款教育App,可见,字节跳动的教育版图已初步显现。

由于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用力投放,其在教育圈的一举一动,都成为行业的关注点。

只是,忙碌了大半年,等到10月29日召开的教育品牌发布会上,字节跳动启用的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只发布了一个智能作业灯。这是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主打的硬件产品。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旗下的知识付费App“好好学习”下线停运;今日头条上的悟空问答App也随即停止运营。除此之外,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实验室并入由Musical.y原创始人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

虽然字节跳动是新晋的互联网新贵,但“All in”教育行业后的表现,确实给人“不解渴”的感觉。触达教育赛道的字节跳动,未来在教育行业是否还能掀起新的浮花浪蕊,值得期待。

BAT的“互联网改变教育”梦

互联网大厂凭借自身的流量优势与资金优势,也不想错过千亿级的教育市场蛋糕。不只是字节跳动,想要用互联网推送算法改变教育行业,互联网巨头BAT纷纷布局教育领域,加大对在线教育的投入,围绕主业构建护城河,打造互联网生态系统。

BAT中的鹅厂腾讯,较早联手教育巨头新东方,战略投资了新东方在线,在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调侃声中,2019年3月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成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

新东方在线成功IPO事情中,主角是新东方,腾讯只是边缘赋能。在腾讯的投资教育版图中,“多点布局+成人市场”是其投资重点。2014年正式开始布局在线教育的腾讯,截至目前已覆盖了从学前教育、K12阶段、高等教育阶段及成人应试辅导培训、到知识付费等多个细分市场。

《中国企业报·青财经》了解到,2021年1月教育行业融资最大的火花思维,就是由腾讯领投,获得超1.5亿美元E+轮融资。而腾讯投资的少儿英语独角兽VIPKID前不久传出要被猿辅导收购的消息。

在线教育自耕地上,腾讯现已搭建出腾讯教育、腾讯教育云、智慧校园、智慧幼儿园、腾讯微校、腾讯新工科、腾讯课堂、企鹅辅导、腾讯英语君9条业务线;智慧校园数据中心、智慧课堂、智聆口语评测、优图速算题目批改、微信校园卡、微信校园码、腾讯新工科实验室、新工科认证、教研云9条产品技术线。

手握9条业务线和9条产品技术线的腾讯,希望扮演好“教育产业智慧化升级的数字助手”这一角色,发挥在线教育“降龙十八掌”的威力。

“跟着走”中疑似掉队的百度,押注AI,投资教育也是一路挑战。

2012年就将百度文库部分内容整合成百度教育,在投资方面也是围绕AI方向,偏重K12题库和少儿教育细分赛道,投了“海豚思维”和“百思编程”。一个是数学思维,一个是少儿编程,都属数理逻辑范畴。

百度还投资了沪江、万学教育、智课网等教育项目。对内增设度学堂、收购传课网,推出“百度传课”。大多了了,最拿得出手的要算作业帮,2015年分拆出来的搜题产品,现已成为在线教育K12头部企业,力争早日IPO。

再说阿里,或许是因为马云教师出身的原因,对教育事业也一直具有情怀。

2013年上线的淘宝同学,两年后更名为淘宝教育,围绕“交易”做教育。2018年,阿里巴巴发布“互联网+校园”战略,协助政府教育系统接入支付宝教育缴费平台。紧接着,淘宝教育发起“引光行动”,提供成人学历报考课程和职业技能提升课程。随后,阿里又推出“青橙计划”,基于电商岗位产教融合方案,为高职类院校提供服务。

阿里作为主体在教育领域进行投资相对来说比较少,但马云作为创始人的云锋基金,则是教育投资的主体。近年来,阿里及其旗下的云锋基金,投资了作业盒子、VIPKID、宝宝树、兰迪少儿英语、CC英语、tutorabc等在线教育项目。尽管这些教育项目并不是“投一个死一个”,但总体的情况是“不温不火”,甚至稍嫌“边缘化”。

大厂的在线教育路

在线教育这块蛋糕,除了互联网巨头BAT和新贵字节跳动外,涉足的还有网易和京东,甚至连卖菜的,确切地说,是做外卖的美团,都想切一块蛋糕。

互联网大厂做教育,最成功的要数网易。或许,“慢性子”的丁磊,与教育行业的“慢”,有着天然的契合。2007年,网易就推出有道词典切入在线教育领域,并开始亲自孵化。2010年推出网易公开课,2012年上线网易云课堂,2014年,与高教社合作推出“中国大学MOOC”。

一步一个脚印,网易在教育领域的布局,逐渐覆盖了通识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和K12教育等赛道,以及网易有道旗下的网易有道词典、有道精品课、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等工具类和在线智能学习类产品。

2019年10月25日,网易有道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自2000年网易上市以来,时隔19年丁磊再次迎来上市敲钟的机会。

即便如此,网易有道看似做得风生水起,据财报显示,网易有道2020年第三季度净收入8.96亿元人民币,但相比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别净亏损1.64亿元、2.09亿元、6.01亿元,依旧无法实现盈亏平衡。

在教育领域布局稍晚的京东,2017年才正式组建京东教育,向一站式教育服务平台进发。与阿里巴巴的教育投资逻辑相类似,京东教育主要通过“安全、健康、快乐、学习”4大板块,将厂商、名师、教服和行业形成合力,从而获取更多的电商用户。

作为互联网新巨头的美团,也开始进军在线教育领域。2018年,美团点评发布留学申请规划平台,正式上线“留学频道”。事实上,早在2006年,美团就组建教育培训部门,主要服务包括英语、音乐、美术、职业教育等领域,后来美团忙着“前团大战”和“外卖大战”,一直悄无声息。但2020年因疫情爆发,留学频道一时半会儿也难以起色。

互联网大厂进入教育行业,往往无法取得快消品行业的显著成绩,多数沦为“不温不火”的状态,甚至“一时闪耀很快便陨落”的境地。教育行业以教书育人为本,对师资要求高,避免过度商业化。而互联网企业,追求商业的高效与速度,两者有着内在的不可协调性。这也就导致在教育领域,即便是在线教育,首先必须得懂教育,技术只是手段,互联网大厂以技术、平台和资本切入,也只能边缘赋能。

注重教育本质,回归教育本源,才是在线教育发展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