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货拉拉用户死亡事件:性骚扰、临时加价成货运平台乱象
财经

透视货拉拉用户死亡事件:性骚扰、临时加价成货运平台乱象

2021年02月23日 13:56:57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郭梦仪 北京报道

“现在还在和家属沟通,不方便接电话。”货拉拉相关负责人在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完后便挂掉了电话。

2月21日,微博用户“今夜的风格外喧嚣”爆料,2月6日,自己的姐姐、23岁的长沙女孩车莎莎通过货拉拉平台下单搬家服务,却永远地失去了生命。她的叔叔称:“说在曲苑路跳窗了,110赶到现场,地面有一滩血,我侄女也昏迷不醒,110把孩子送到了航天医院。”晚上9点30分,司机报警称小莎(车莎莎)跳窗。送医诊断后得知,重度脑外伤,创伤性颅内血肿,颅骨骨折,及大量并发症。经过了四天四夜的抢救,车莎莎依然没能挺过腊月二十九,不治身亡。不过2月22日,车莎莎的叔叔车细强告诉媒体记者,2月11日从警方处获悉,涉事司机已被释放,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

前有网约车空姐遇害案,之后货拉拉又出现了跳车身亡的案件,惨案一次次重复的背后,都是发生在平台崛起之时。在资本的加持下,平台对安全考量的疏忽,成为互联网出行行业的顽疾。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司机与货拉拉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货拉拉作为平台为消费者及司机提供信息中介服务。但是,因货运服务涉及财产及人身安全,货拉拉作为平台应该采取更严格的安全管理措施,比如对于司机应该进行背景调查,对于车辆应该设置准入门槛,确保车辆处于正常状态,在行程中进行录音或录像,对于车辆多次偏离导航路线时应该及时介入等等。如果在此事件中货拉拉没有尽到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则应该对于女孩的死亡承担一定的民事赔偿责任。

性骚扰、加价成货运平台乱象

多位用户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在使用包括货拉拉、蓝犀牛等平台时问题多多,加价、司机身份与线上不符合、性骚扰等问题均有发生。

“晚上一身酒气的司机漫天要价,我说我不搬了,还找我要了100块钱的路费。”王女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虽然自己找了客服举报,但是用处不大。“客服说他会警告司机,但是万一司机打击报复的话,出事只能及时报警。”

去年12月1日,青岛的金女士(化名)在使用另一家货运公司的搬家服务时,遭遇了性骚扰和加价事件。“搬行李的时候还挺正常,上车了以后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的”,问了比较私人的问题后,司机就去摸金女士的手,看金女士没有激烈的反抗,就开始摘金女士的口罩。“这时候我已经感到不对劲了开始反抗,但最后还是被他摘下来了,之后他用右胳膊搂我肩膀,亲我脖子,我就踢他了。”到地点后,司机还要求上楼“抱抱”,被拒绝后要求金女士当着他的面打五星好评,还以行李太少装不满为理由加了150块钱。

临时加价在此类公司中也时有发生,王女士表示,其晚上搬家到苏州的时候在货拉拉上下了一个单子,跨城走夜间高速的时候,司机多次提出要加钱,卸货的时候摔了好多东西。“搬东西途中一直在打电话,他不仅仅接了我的单子,还同时接了另一个单子叫他兄弟做,结果他兄弟把人家仓库货的数目对不上,他就一直在处理,搞得我买了搬运服务自己还搬了好多。”

货运司机要入驻货拉拉也相对简单。《中国经营报》记者随后以入驻司机的理由在货拉拉司机端平台上注册入驻,一位货拉拉员工致电表示,如果无车注册,只需要身份证和驾驶证去货拉拉门店办理入驻,1~3个工作日就可以开始工作。其还表示,除了运输服务以外,还可以有搬运的收入,“一般50元起,具体数额可以跟客户商量”,没有相应的定价。

对此,记者了解到,货拉拉对于搬运费、等候费等没有相应的定价,在点击用车时,只会有橙色字体提示表示:“搬运时间过长、货物过多,或有难以装卸货的物品,司机可能会收取搬运费,如产生搬运费,请额外支付。”在订单途中,除了没有相应的录音录像监控,也没有相应的安全监控。

赵占领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交通部在网约车管理办法中规定网约车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但是目前国内没有法律规定货运平台承担类似的承运人责任,这也是货运平台未能像网约车平台那样采取非常严格的安全管理措施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事件至少说明对货运平台的监管也应该加强。

货运资本狂欢

货拉拉、蓝犀牛、快狗……同城货运由来已有数年,但在2020年滴滴入局后出现了一波小高潮。一位接近货拉拉的知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滴滴入局之后,货拉拉在市场上开始疯狂补贴守住份额,为了低成本占领市场,其资质审核、安全方面的投入并不到位。

2020年之前,这个赛道经过多年的竞争已经决出了两强——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前身58速运)。2019年的数据显示,在整个行业交易额中,货拉拉和快狗合计占比近80%,其中,货拉拉占比超过50%。

2020年6月,滴滴正式入局。第一批上线的成都和杭州两座城市,仅用两个月,市场份额就超过50%。在货拉拉宣布F轮融资后的第六天,2021年1月26日滴滴货运也完成金额一样的15亿美元首轮融资。如滴滴货运在成都和杭州上线之后又于2020年8月再开6城,目前已覆盖江浙沪主要城市和以成都、重庆为代表的西南重镇。其中,开城仅一个月,上海单城日单量已突破2.5万单。

从滴滴入局同城货运以来,各大平台“暗战”不止,竞争也逐渐白热化。滴滴采取一惯的高补贴打法,吸引大量货车司机流入平台。平台烧钱留住司机,保持运力的同时,也吸引了相当一部分用户。货拉拉也开始疯狂补贴守住自己的市场份额。为了抢占市场,去年9~10月,货拉拉拿出1亿元补贴司机和用户,不久后,滴滴货运也紧跟其后准备拿出亿元补贴。2021年1月20日,货拉拉完成15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将达到100亿美元。而一个月前的2020年12月22日,货拉拉还完成了一轮5.15亿美元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