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奔的货拉拉,致命的漏洞

飞奔的货拉拉,致命的漏洞

2021年02月23日 19:19:28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本文字数:2511|预计4分钟读完

致命事故爆出,独角兽如何善后?

记者丨曹彦君

一趟不到10公里的路程,终结了长沙女孩车莎莎的性命,也牵出了货拉拉的一系列漏洞。

2月初的一个晚上,23岁的莎莎搬家,她通过货拉拉叫了一辆面包车。半小时后,货拉拉司机拨打120和110,表示车莎莎在岳麓区曲苑路从车窗跳车。次日,车莎莎因抢救无效离世。

这场事故目前疑云重重。据报道,当晚21点24分,车莎莎还在工作群中发送消息,六分钟后,司机报警称其跳车。

家属透露,事后发现,货车司机三次偏离导航航线。但货拉拉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在最后的6分钟里,车上发生了什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月21日,货拉拉在微博发表声明,表示目前长沙警方对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货拉拉正在全力配合警方工作,专项小组在长沙对接家属处理善后。《21CBR》记者就平台的安全保障问题询问货拉拉,对方未作进一步回复。

致命事故爆出的同时,货拉拉正加速在资本市场的脚步。今年1月,货拉拉获得15亿美元的F轮融资,投后估值高达100亿美元。前,货拉拉已获得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顺为资本、清流资本等机构的多轮融资。

独角兽在飞奔,留下了致命伤口。

1

跃升行业龙头

货拉拉在2013年成立于中国香港,2014年进入中国内地,主打同城物流服务,以平台模式连接同城货运服务的需求方和提供方。

短短七年时间,货拉拉迅速扩张,以同城货运为基础,发展成提供企业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物流行业巨头。

据统计,2019年,在同城货运行业交易额中,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合计占比近80%,其中货拉拉占比超过50%。

货拉拉方面透露,截至2020年9月,平台业务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拥有月活司机48万,号称同城货运行业第一。

货拉拉的计费模式根据车型大小而变化,针对小面包车、中面包车、小货车、中货车,平台收费分别是每五公里20元、40元、45元、80元,五公里之外的收费则在每公里3至5元不等。

据了解,货拉拉在每单抽成15%的基础上,针对平台司机推出了会员制,会员分为初、中、高级别,费用在每月199到699元不等,根据会员等级,低等级会员可每天免抽成接一至三单,订单收入较少;高级会员则能实现全天免抽成接单,并优先获派当天最高价值订单。

不过,2019年,货拉拉和另一家同城货运平台快狗打车短兵相接,货拉拉陆续调低在全国多地的运费。司机们纷纷表示,在平台上赚钱越来越难。

此前,货拉拉的抽样调查显示,76%的新司机在加入货拉拉前,平均月收入在3000元-10000元,而大部分司机加入平台后,收入水平与之前持平。

2

管不住的司机

司机群体日益扩大的同时,货拉拉在交易过程中却始终保持较低的介入程度,这导致平台对司机、车辆缺乏实质管控能力,事故发生时难以有效解决问题。

物流行业专家赵小敏向记者表示,此次事件暴露出同城货运企业有明显的管理漏洞,对用户利益的维护及安全防护,没有尽到责任

此次跳车事件,暴露了货拉拉在安全保障方面的缺失。一位自称是车莎莎弟弟的网友在微博发文称,家属们想要调出监控录音以进一步取证,但货拉拉工作人员表示,无论是货拉拉APP还是车内,都没有安装相关的录音、录像设备。

因为从2019年1月1日起,4.5吨及以下普通货运车辆无需从业资格证,这意味着不属于营运性质的车辆,平台不强制在车内装载监控设备。

不但用户安全没有保障,用户和司机发生纠纷时往往各执一词。一位张姓货拉拉司机坦言,乘客“稍一投诉”,司机就可能几天接不了单、被扣钱,甚至是解除合约。

事实上,货拉拉此前也多次爆出问题。

2017年,上海市公安交警部门发布公告称,货拉拉平台车辆存在“客车载货”违法行为,被查处的37起货拉拉平台车辆违法案件中,36辆属于客运车,不少车辆还存在拆除后排座椅、擅自改变机动车结构的行为。

2018年,一位杭州女子在网络论坛发帖称,曾遭受货拉拉司机性骚扰及言语威胁,多次向货拉拉投诉未果,只能暂住宾馆躲避。

对于司机资质,货拉拉APP中规定,成为司机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年龄20-60周岁、持有C1及以上驾驶执照、无不良行为记录。另一位朱姓货拉拉司机表示,平台在司机的入驻审核要求十分简单,有车、有身份证、驾驶证,注册一下即可,不需要营运证。

值得注意的是,司机注册货拉拉时,平台方在与其签署的服务协议中提到:货拉拉仅为运输服务的提供方与需求方提供第三方信息中介服务,货拉拉不是运输服务中的需求方或提供方,不是任何一方的代理,亦不是雇用司机之合约或租用参与车辆之合约的任何一方,与司机不存在任何挂靠、雇佣、合伙、合资或其他关系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向《21CBR》记者表示,货拉拉对司机采取了较为宽松的管理方式,减少了平台用人成本并提高了工作效率,但因为不存在雇佣关系,在运送货物过程中因司机个人原因致害他人的,平台也仅在过错范围内承担侵权责任。

不过,韩骁认为,由于宽松的管理模式容易产生货物丢失、人身安全伤害等安全漏洞,货拉拉应加强管理及监督措施。

首先,应提高司机及货车的准入条件,严格予以限制,并进行定期审核;其次,对于货运过程应做好全程监控,要求司机在车内配备并开启录影录像设备,在APP中设置安全提醒、一键报警、紧急联系人等安全设置;最后,货拉拉应加强对平台司机的管理工作,设置司机处罚及退出机制,降低劣迹司机侵害客户财产及人身安全的风险。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2018年中国同城货运TOP10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仅为3.5%,这意味着整个市场还有96.5%的份额处于未开发状态。从整体来看,同城货运因为存在较强的地区隔离属性,市场较为分散。

物流行业专家赵小敏表示,目前国内同城货运的竞争方式仍以局部的、垂直行业内的竞争为主。无论从商业模式、市场规模还是服务来讲,还没有某一家企业能够完全脱颖而出,需要等待市场的检验。

除了加强监管之外,在同城货运行业还需要更激烈的市场竞争,如此一来,门槛也会适当提升,对各方都更加有利。随着货运产业的发展,物流成本是否会下降、路径是不是畅通等,将成为未来几年行业关注的焦点。”赵小敏说。

2020年,随着滴滴进入货运市场,竞争正在加剧。滴滴货运、快狗打车等竞品平台蓄势待发,带资进场。

有消息称,货拉拉有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进行IPO,目标估值300亿美元。显然,在竞争蓝海、驰骋资本市场之前,有更迫切的问题,需要货拉拉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