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女孩遇“夺命男上司”,揭开地产圈隐秘一角

23岁女孩遇“夺命男上司”,揭开地产圈隐秘一角

2021年02月23日 22:26:35
来源:雷达财经

“2021年1月23日凌晨,我妹妹在敏捷公司工作聚餐后,被她公司已婚男领导又带去喝酒唱歌,后来喝醉了带到他已经开好的酒店开了房间,两三点才去的酒店,到了凌晨五点,男领导却说要出去买早餐,回来后还叫服务员过来帮忙开门,服务员开门后离去,过了十分钟,男领导又叫服务员来,说房间里的人不行了。就在这段时间内,我妹妹被她的领导害死了。”2月9日下午15点,自称去世女孩的哥哥以“为妹妹讨回公道”为昵称,在今日头条发布文章。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万民 编|深海

1月23日,23岁的陈某梅刚刚入职房地产公司——敏捷公司27天。她家是村里的低保户,父亲是残疾人,母亲是聋哑人,自己跟哥哥二人一直在外面打散工,逢年过节才会回家。此时年关将近,算算时间,回家团圆的日子也快到了。

这天晚上10点,陈某梅在公司聚餐结束后,她的已婚男上司彭某,又带着她去喝酒唱歌。据她舅舅说,她从来没有喝过酒。于是,她喝醉了。

凌晨2点,喝醉了的陈某梅被已婚男上司彭某带到酒店开房,并发生了性关系。到5点时,彭某出门说是要买早餐,等到回来时,又叫来酒店服务员帮其开门。10分钟后,彭某再次将服务员叫来,“房间里的人不行了”。

2月10日下午,高明区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彭某以涉嫌强奸(致人死亡)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有律师表示,根据刑法规定,强奸致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陈某梅的案例,再次将外界的关注目光集中到地产圈“潜规则”之上。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地产公司男领导“潜规则”女下属,其实也早已经屡见不鲜。

23岁女孩被上司带去开房后身亡,尸检检出“迷奸药”

“2021年1月23日凌晨,我妹妹在敏捷公司工作聚餐后,被她公司已婚男领导又带去喝酒唱歌,后来喝醉了带到他已经开好的酒店开了房间,两三点才去的酒店,到了凌晨五点,男领导却说要出去买早餐,回来后还叫服务员过来帮忙开门,服务员开门后离去,过了十分钟,男领导又叫服务员来,说房间里的人不行了。就在这段时间内,我妹妹被她的领导害死了。”2月9日下午15点,自称去世女孩的哥哥以“为妹妹讨回公道”为昵称,在今日头条发布文章。

根据2月9日警方通报,1月24日上午6点,110报警称:高明区某公寓房间内,一名女子酒后昏迷不醒,需要救护车救助。辖区派出所民警和医护人员迅速到场处置。经医生确认,该女子已死亡,警方随即介入调查。

经查,该女子陈某梅(23岁)与报警男子彭某(39岁),同为某建筑工程公司资料室员工,陈某梅于2020年底入职。1月23日22时许,彭某与陈某梅一起宵夜,随后两人前往卡拉OK唱歌喝酒;次日凌晨2时许,两人入住某公寓同一房间;6时许,彭某电话报警。

警方通过现场勘察,走访调查,结合第三方机构法医鉴定意见,发现彭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将其刑事拘留。

陈某梅今年23岁,去年刚刚拿到毕业证书,2020年12月27日到一家房地产公司——敏捷公司工作,从入职到出事,也不过27天。陈某梅的哥哥称,自己妹妹“和她的领导只是上下级的关系,而且那个男的已经有家庭了。警方说,男子和我妹妹在酒店发生了关系。”

“妹妹离世之后,我见了她最后一面,除了手指处有一些发黑,身体其他部位没有看到伤痕。”陈某梅哥哥称,警方请了最权威的中山大学法医给她做了尸检,鉴定结果显示,妹妹是被下了一种七氟烷药物后死亡的,这种药物就是通常说的“迷奸药”。

据陈某梅哥哥介绍,自己家本身就是村里的低保户,父亲是残疾人,母亲是聋哑人,自己兄妹二人也一直在外面打散工,逢年过节才会回家。聋哑母亲知道了妹妹的事情后,哭都哭不出来,“几天的时间就感觉老了十岁。”

哥哥称,妹妹去世,敏捷公司却不管不问,家属想要去拿妹妹的遗物,平时用的本子和杯子之类的,公司的人却说没有,对待此事的态度非常冷漠,连最基本的慰问都没有,没有一点责任感。

“到有媒体朋友关注之后,敏捷公司派人前往我乡下家里,到了化州江湖镇上,却打电话给死者亲属,让聋哑母亲到化州江湖镇上领取慰问品,家属对此表示责问时,敏捷公司的人头也不回地掉头开车回佛山了。”陈某梅哥哥表示,妹妹作为敏捷公司员工,因公死亡后到现在十多天了,敏捷公司的人对死难员工家属未有任何一句温暖的慰问,反而处处提防,完全想置身事外,完全没有社会责任,完全不顾及死者家属感受。“现在我们连丧葬费都要向亲戚朋友凑借,希望得到敏捷公司在内的社会各界帮助。”

2月10日下午,高明区检察院对外通报,2月8日,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以犯罪嫌疑人彭某涉嫌强奸罪提请检察机关审查逮捕。高明区检察院经审查,于2月10日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彭某以涉嫌强奸(致人死亡)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2月11日,陈某梅所在的公司梅州敏捷建筑公司通过官方微博首次公开回应此事,称已第一时间与陈某梅家属保持沟通,尽全力提供相应的帮助,同时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考虑到逝者家庭困难,公司已第一时间给予家属援助金,日后还会将逝者家属作为帮扶对象。

同日,自称陈某梅哥哥所开设头条号“为妹妹讨回公道”发布声明:感谢大家对妹妹阿梅事件的关心。感谢妹妹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一直陪伴着我们,积极帮助我们处理善后工作,接下来我们一家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凶手绳之於法,让我妹妹早日安息!

男领导或被严惩,有律师认为:最高可判死刑

“死者与彭某是否是男女朋友关系的问题,应该很容易调查清楚,一是死者大学毕业才入职房地产公司27天,如此火速地与彭某谈恋爱,不符合常理,并且根据家属的说法,死者从来没有说过在入职的公司谈了男朋友,另外相信警方会调查公司的其他员工,是否存在死者与彭某谈恋爱的事实。”事件公开后,广西金和泰律师事务所海子律师在今日头条上撰文分析,彭某已经是一个有妻室的人,年龄已经39岁,一个23岁刚大学毕业的花季少女,才入职27天,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死者与彭某属于已经男女朋友关系,彭某不可能通过放‘迷奸药’的方式,让死者生前失去意识后趁机扶上自己在酒店开的房间,然后再发生关系,从这点上完全可以推理出不存在死者生前是自愿同意与彭某发生性关系,彭某已经涉嫌强奸犯罪。”海子律师认为,虽然死者身上没有伤痕,手指有一些发黑,恰恰证明了,死者生前服了他人偷放的“迷奸药”,已经失去了意识,彭某趁机与之发生了性关系。

海子律师表示,彭某因为死者生前服了过量的“迷奸药”,出现死亡症状,以买早餐为名,回来的时候以忘记带钥匙叫服务员开门,然后过了十分钟叫服务员过来,说房间的人不行了。从这里可以看出,彭某通过买早餐方式,企图掩盖自己知情陈某梅死亡的事实。从这里可以看出,彭某对于陈某梅的死亡采取的是一种漠视的方式,就假设不存在迷奸(强奸)的说法,这本身就是间接故意杀人,即彭某在心态上,在发现陈某梅呼吸困难,存在生命危险的时候,没有采取诸如送医院等措施,属于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还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导致了陈某梅的死亡。

海子律师认为,通过偷偷放迷奸药给女子吃,让女子失去意识后发生的性行为,属于违背妇女意志,使用非法手段强迫妇女与其发生性行为,构成强奸犯罪。根据刑法规定,强奸致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本案中彭某偷偷放迷奸药给陈某梅吃下,其目的是为了强奸得逞,因为放了过量的迷奸药,导致陈某梅被强奸,且死亡,并且彭某对于陈某梅的死亡并没有采取任何抢救的方式,完全属于一种漠视的心态,还企图掩盖。其手段隐秘,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恶劣,被严惩的可能性很大。”海子律师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陈某梅生前所在的梅州敏捷建筑公司,是地产企业敏捷集团的子公司。2013年,敏捷集团年销售额超过合生创展、龙光地产、奥园地产等在内的诸多上市房企达到210元,以“黑马”之姿位列中国房地产销售额百亿企业榜的第38位。业绩大好之下,在2014年初曾传出拟赴港上市的消息,但随即而来的关于“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老板出逃”等诸多负面报道频现,敏捷集团赴港上市未能成行。

2017年,敏捷集团再度出击,通过债权收购方式拿下港股上市公司嘉域集团的壳资源,更名敏捷控股。虽然圆了上市梦,但昔年的“楼市冠军”已经不再“敏捷”,销售业绩排名不断下滑,所上榜单也变成“稳健经营10强”之类。另据凤凰网报道,2015年之后,敏捷集团旗下住宅频频出现业主维权事件,事涉住宅质量问题,诸如以纸板充当木地板、车库墙面地面渗水、阳台护栏底座生锈、楼体外墙凹凸不平、配电室墙面渗水等,但始终未能得到官方回应。

地产公司男领导“潜规则”女下属屡见不鲜

陈某梅的案例,再次将外界的关注目光集中到地产圈“潜规则”之上。而据雷达财经了解,地产公司男领导“潜规则”女下属,其实也早已经屡见不鲜。

就在上个月,碧桂园湖南区域高管朱文博被妻子郭建向集团实名举报,与长沙分公司多名女员工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嫖娼、以及以权谋私等违纪行为。

“在生活作风上,朱文博私生活极其混乱,出轨碧桂园多名女同事以及嫖娼并录制性爱视频,从根本上损害了夫妻感情,违背了夫妻间的忠实义务。”郭建在举报信中表示,2014年、2018年初、2020年8月,她曾多次发现丈夫朱文博出轨、嫖娼的证据,刚开始为了孩子选择隐忍,几次三番之后终于“彻底崩溃”,恳请碧桂园各位领导严查朱文博工作作风及以权谋私的不良行为。

这份举报信掀起轩然大波。2月1日,雷达财经从碧桂园获悉,经公司监察部调查,发现当事人违纪行为属实,已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朱文博之前,去年5月17日,史睿生(微博“VS生生不息”)在微博上发布一封“致绿地集团张玉良董事及各位执行总裁”的实名举报信。史睿生称,绿地集团高管陈军与其妻子张雨婷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以及严重经济违纪。

“陈军在张雨婷未取得毕业证和学历认证的条件下破格录取为自己秘书,性玩弄下属,谎称自己无生育能力,不采取任何保护措施长期与张雨婷非法同居导致张雨婷怀上陈军的孩子。”史睿生在举报信中称,张雨婷婚内出轨怀孕,承认被多人包养,贪恋金钱,配合陈军挪用绿地集团国有公款,并通过洗钱收取巨额非法所得。

2020年5月20日,绿地集团宣布最终处理意见:撤销陈军职务、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同时,核查爆料所涉及的经济问题,一经查实,将立即移交相关部门。

有行业人士表示,地产行业属于“离钱比较近”的行业,每年都会有大量年轻女性进入。而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地产公司高管,部分男领导在获得职位带来的权力的同时,如果无法有效约束自己的私欲,很容易利用手中的权力滋生出一些“潜规则”女下属之类的“腐败”问题。家丑不可外扬,相比起公之于众的案例,地产公司“潜规则”浮在水面之下的部分还有更多。

“潜规则”的桃色新闻往往背后隐藏着贪腐,如上述提到的两个案例中,朱文博、陈军二人除了“潜规则”女下属之外,亦被指涉及到贪腐问题。而对于贪腐,一向是地产公司打击的重点,从中也可以管窥地产圈“潜规则”之规模。

2019年,中粮、雅居乐、朗诗、保利、融创、万达、复星、美的置业、金科、新华联等至少十家房企齐齐开启反腐动作,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年内超30人涉案,涉案金额最高达2亿元。在这背后,房企规模快速扩张,区域公司高管成为“封疆大吏”,即便有监督制度的存在,还是未能对权力形成有效的管控,以至于区域“群体性腐败”窝案频发。许多“腐败”案中,也牵扯出桃色事件。

对于敏捷公司陈某梅案件的后续进展,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