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率走低怎么办?单身成年人口已超2.4亿,政府明确表示:不包分配
财经

结婚率走低怎么办?单身成年人口已超2.4亿,政府明确表示:不包分配

2021年02月25日 12:22:53
来源:时代财经

图虫创意-941185887629082760.jpg

“求国家分配对象”,这句“单身狗”原本用来调侃的话还真的有人信了。

近日,武汉一名27岁的男子通过武汉城市留言报求助称,自己想回到武汉老家工作,想结婚,求政府分配“一个善良的女孩”做对象。

但该男子很快得到回应。武汉市新洲区在2月23日回应该市民,“我国《婚姻法》相关规定婚姻自由,禁止包办婚姻,建议您平时多与异性接触,大胆追求,或者通过亲戚朋友介绍,或者通过正规的婚姻中介、婚恋网站相亲。”

这位男子求分配对象的行为以失败告终,而这背后也折射了“单身时代”下的社会现实一角。

年轻人“婚”不起

27岁,身高174cm,本科毕业,存款25万,还有一套新装修的婚房。从以上的透露来看,单身的女生小朱觉得该男子的条件“还行”,但对于这样的征婚方式觉得有些反感。

对此同样持有负面观感的还有佳鑫,在她看来,这位“求国家分配对象”的男子放弃了思考,想选择一条“结婚的捷径”。

其实不仅是上述的武汉男子,结婚难、不想结婚的问题也都反映在了大多数的年轻人身上。据《结婚产业观察》整理,2020年全国结婚登记813.1万对,同比下降12.2%。而全国的结婚率更是自2013年开始便已经下滑,2013-2020年,中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

102.jpg

图片来源:《结婚产业观察》

恒大经济研究院在《中国婚姻报告2021》中测算,2013-2019年,粗结婚率(一年中每1000人的婚姻申报数量)从9.9‰降至6.6‰。其中,初结婚人数从2386万降至1398.7万人,再婚人数从307.9万升至455.9万人。

不单是结婚少,结婚晚同样也是近年来的趋势。该报告还显示,25-29岁接替20-24岁人群成为新的结婚“主力军”,高年龄层段(40岁以上)结婚登记占比大幅上升。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2005-2019年间,20-24岁结婚登记人数(含再婚)占比从47.0%降至19.7%,25-29岁从34.3%升至34.6%,30-34岁、35-39岁和40岁以上结婚登记的人数占比分别从9.9%、4.9%、3.9%增至17.7%、8.1%和19.9%。

分区域来看,广东省、河南省、四川省、江苏省以及山东省是去年结婚人数最多的省份。与往年不同,2020年结婚登记人数最多的省份为广东省,但河南省结婚人数却较上一年同比下降了18.1%,是这5个省内同比下降地最多的。

105.jpg

图片来源:《结婚产业观察》

但与此同时,河南省也是离婚人数最多的省份。2020年,河南省共有27.2万对夫妇离婚,其次是四川省(26.2万对)、江苏省(23.4万对)、广东省(22.2万对)以及山东省(21.4万对)。

日渐高企的房价和教育成本,以及繁忙的工作让年轻人直呼“婚”不起。1998-2018年全国新建商品住宅均价从1854元/平上涨至8544元。与此同时,2004-2018年中国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从1.6万亿元增至25.8万亿元,增长16.1倍,房贷收入比(个人购房贷款余额/可支配收入)从16.2%增至47.6%,带动住户部门债务收入比(居民债务余额/可支配收入)从28.6%增至88.4%。

与此同时,教育成本也在攀升。根据新浪教育《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抽样统计,学前教育阶段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收入的26%,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占21%,大学阶段占29%。

但相比于物质方面的压力,对于是否步入婚姻殿堂这个问题,有不少年轻人认为更看重感情。佳鑫向时代财经表示,“有房有存款对我而言不是必要条件,感情才是。”

而当代人快餐式的恋爱也令部分年轻人对婚姻感到有些失望。“结婚也并不是奔着爱情,纯粹就是到年纪了或者觉得对方还行,最终靠着亲情、靠着儿子女儿维系着。”小朱告诉时代财经说。

结婚主力军将持续减少

无论是被动单身还是主动不结婚,结婚率下降都与出生人口的减少息息相关。

恒大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指出,出生率下滑长期影响适婚年龄人数。根据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资料,80后、90后、00后人口数量分别为2.19亿、1.88亿、1.47亿,90后比80后少约3100万人,00后比90后少4100万人。

而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的出生率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最低(2020年数据未公布)。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465万人,比上年减少58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

可以预见,在低生育的背景下,未来结婚的“主力军”将会持续减少。

与此同时,任泽平也指出,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现状,也导致婚姻市场匹配困难,进而影响结婚对数。数据显示,1982年出生人口性别比(男性:女性,女性=100)为107.6,1990年超过110,2000年接近118,此后长期超过120。而人口性别比正常的范围在103至107之间。

而另一方面,研究中国人口问题的学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易富贤向时代财经表示,结婚率低自然导致出生人口不足,这也将造成劳动力的压力,导致国内市场消费不足。“消费不足,将导致经济高度依赖于出口,依赖于贸易顺差。”从更长远来看,这也将加速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导致未来供给侧方面的问题。

要解决这个人口、结婚的“死循环”,易富贤认为要先保障好年轻人的就业,其次房价压力过大的问题,需要改变年轻人的住房观念,此外还可以发展普惠性的幼儿园。“人口问题就像一个有很多短板、窟窿的水桶一样,教育、住房其实只是其中的一块,要把所有的短板都补齐,才能够提高生育率。如果只补某一块短板的话,即使花了很高的成本也难以提升生育率。”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结婚率低也催生了庞大的“单身经济”。根据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其中有7700万人独居,估计到2021年独居人数将上升到9200万。

根据全球化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的《中国单身经济报告》显示,97%的单身消费者会选择网购,62%的单身人士更倾向于点外卖。研究发现,最受单身用户喜爱的产品类型有本地生活服务类、生鲜零售配送类、婚恋类、社交类、在线旅游服务类。

以最具代表性的“宠物经济”为例,开源证券研报指出,2019年宠物食品市场规模已高达116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