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建议全面放开生育,建议通过“生育退税”鼓励生育
财经

李迅雷:建议全面放开生育,建议通过“生育退税”鼓励生育

2021年03月03日 16:05:50
来源:凤凰网财经

编者:凤凰网财经刘玉芳

连线嘉宾: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李迅雷

“人口众多”是我们多数人心目中的中国,但近些年却有学者频频呼吁全面放开生育,或者首先解除三胎生育限制,老龄化、延迟退休、养老金、新生人口等话题被热议。中国的人口规模及趋势究竟发生了哪些改变?是否真如某些学者所言,已到必须采取措施的阶段?在放开二胎之后继续全面放开生育有必要么?除了从新生人口及延迟退休角度,还有什么思路可以解决劳动年龄人口下滑趋势呢?带着这些问题,凤凰网财经连线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李迅雷,他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李迅雷:建议全面放开生育,建议通过“生育退税”鼓励生育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李迅雷

人口趋势之困:中国面临老龄化问题

李迅雷是较早关注到中国老龄化问题的专家之一,他较早地提出了“中国人口红利存在消减趋势”的判断。在与凤凰网财经的连线中,李迅雷首先表示自己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而1963年中国新出生人口为3千万,是中国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当时中国人口总规模是6.9亿。现阶段中国人口达14亿,总数是当时的两倍多,而2019年新出生的人口为1500万,在人口基数增加一倍的背景下,新生婴儿数量却减少一半,2020年的新出生人口数还未公布,估计还是继续下行,从这个角度看,人口问题较为严峻。

李迅雷进一步介绍,从劳动年龄人口数据来看,中国从2012年开始,劳动年龄人口持续下降,到2019年年末总量已减少2000多万,这也表明人口老龄化程度在不断提升。同时,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持续了大致10年的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口,现在正陆续步入退休年龄,这也加重了中国劳动力的短缺趋势,并且这个趋势会越来越严峻。

解决之策:全面放开生育及延迟退休

李迅雷表示,即便现在全面放开生育,为时已晚,因为一个人从出生到成为一个劳动力大概需要20年左右时间,而从中国的劳动力缺口来看,再过两年就可能步入到深度老龄化阶段(老人比例占14%以上),也就是说,希望依靠现阶段出生的人来补缺口已经来不及,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不补救,缺口就会越来越大,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问题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但是即便现在进行补救作用甚微,也不能不补救。否则后果会愈加严重,所以我建议全面放开生育。”李迅雷这样向凤凰网财经表示。

除了全面放开生育,李迅雷认为,还有一个应对老龄化的办法是延迟退休。李迅雷表示,人口老龄化最基本的表象是吃饭的人越来越多,而处于工作年龄的人越来越少,这也意味着在养老的一代负担加重,所以应对老龄化,除了全面放开生育,还可以延迟退休。而据公开报道,近期有关政府部门表示正在研究关于延迟退休的问题。

具体来看,伴随着医疗条件的不断完善,国人寿命越来越长,精力越来越充沛,目前中国女性基本退休年龄是50岁(管理和技术岗位55岁),男性是60岁,李迅雷建议中国男性基本退休年龄可以延后3年至63岁,建议女性退休年龄延至55岁(技术和管理岗位延迟至60岁)。如果延迟退休政策出台,上世纪60年代初期出生也就是现在马上面临退休的这批劳动者的工作期限就可以拉长,这样一方面可以弥补劳动力相对紧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使国家社保负担相对减轻。

李迅雷向凤凰网财经介绍到,延迟退休也有国际惯例可循,现在西方国家普遍延迟退休年龄,目前,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退休年龄都在65岁以上,有的国家虽然不规定具体退休年龄,但会通过设置一些奖励鼓励人们延迟退休。

李迅雷同时建议:“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具体实施时应遵循自愿原则,政策应设置过渡期,愿意按时退休的可以退,愿意继续工作的可以延长,给大家更多选择,这对于缓解人口老龄化压力是非常重要的方法。”

全面放开生育:先达成理念共识,再辅以鼓励措施

自2016年全面放开二胎生育以来,新生人口有了一定的增量,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一些原本生育大市出生人口低于预期,那么新生人口没有持续激增的原因是什么呢?

李迅雷认为,从深层次来看,低生育率和东亚人本身生活环境有关,东亚的地域特征是人均耕地面积比较少,如中国不足全球人均一半,韩国和日本只有全球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导致房价偏贵,引发各种成本走高,而东亚的传统文化中又非常注重教育,教育成本也相应提高。可以看到,日本、韩国包括中国台湾地区生育率都非常低,即便他们也采取了不少鼓励生育的政策。

“现在全面放开生育效果即使不佳,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李迅雷向凤凰网财经表示。

李迅雷具体阐述认为,首先我们应有基本共识理念就是现阶段需要全面放开生育,其次再讨论怎么去促进生育、鼓励生育。

对于一些网上热议的鼓励生育措施,比如延长产假或男方陪护假、解决0——3岁入托等,李迅雷认为具有一定可行性。他认为,目前中国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是45%左右,并不算高,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府存在通过发债来进行生育补贴的可能性。李迅雷还提出可以采取“生育退税制”来鼓励生育,退税对于希望生育但又有经济压力的人群,是可以实实在在地降低养育成本。

借助存量人口解决老龄化困境的思考

老龄化和少子化是不少国家都在面临的问题,中国拥有14亿的人口基数,而且正在经历城镇化大趋势,这些背景能为我们提供应对老龄化的一些新思路吗?一些学者认为,与其促进新生人口不如通过提高人口质量和改善人口结构来应对中国人口的问题。

对此,李迅雷认为,在考虑全面放开生育时,一定要有户籍、社保等制度改革相配套,鼓励人口自由流动,这样能够使城市的劳动力数量增加。

“除了放开生育之外,和流动人口的一些相关政策配套改革,或会使我们应对老龄化的手段和工具会越来越多。”李迅雷向凤凰网财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