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达峰、碳中和“3060目标”开启低碳新时代:能源、环保行业如何迎接历史性机遇?

碳达峰、碳中和“3060目标”开启低碳新时代:能源、环保行业如何迎接历史性机遇?

2021年03月05日 19:30:30
来源:华夏时报

碳达峰、碳中和“3060目标”开启低碳新时代:能源、环保行业如何迎接历史性机遇?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 北京报道

“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0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向国际社会作出碳达峰、碳中和的郑重承诺。随后,这一“3060目标”被纳入“十四五”规划建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首次将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列为年度重点任务之一。

3月5日,相关目标也首次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大力发展新能源,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积极有序发展核电。扩大环境保护、节能节水等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范围,促进新型节能环保技术、装备和产品研发应用,培育壮大节能环保产业。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完善能源消费双控制度。实施金融支持绿色低碳发展专项政策,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

“中国作为地球村的一员,将以实际行动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作出应有贡献。”李克强表示。

不能变成一座孤岛

从国际社会的减碳路径来看,我国“3060目标”的制定具有必要性和现实性。

早在2018年11月,欧盟委员会公布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愿景,希望在减少排放的同时创造经济繁荣,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2019年12月,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公布“欧洲绿色协议”,提出要建成全球首个碳中和的大洲。2020年3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欧洲气候法》草案,决定以立法的形式明确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此后,2020年12月,欧盟27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同意提升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将原来的到2030年温室气体净排放量比1990年的水平减排40%提升到减排至少55%。

“2050”这一时间点来源于《巴黎协定》。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测算,若实现《巴黎协定》2℃控温目标,全球必须在2050年达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除了欧盟整体提出碳中和目标外,一些国家还提出更早实现碳中和的计划。如乌拉圭提出2030年实现碳中和,芬兰2035年,冰岛和奥地利2040年,瑞典2045年,苏里南和不丹已经分别于2014年和2018年实现了碳中和目标,进入负排放时代。

而美国虽然经历了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的波折,但作为签署过《巴黎协定》的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现任总统拜登2019年竞选初期就发布声明要在美国实现“清洁能源革命和环境正义”,到2050年要达到净零排放。胜选后,他第一时间宣布重返《巴黎协定》,并提出2035年美国无碳发电,2050年实现碳中和。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不提出这样的(3060)目标就非常被动。”3月2日,在2021环境企业家媒体见面会上,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表示。中国著名气候专家、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指出,在欧盟宣布碳中和后,中国也宣布了碳中和目标,随后日本、加拿大、英国紧接着都宣布了。“换句话说,全球40%的经济体都碳中和了。我们一定要加入这个大潮流,和大家一块走,整个工业进程、工业路线都会顺畅得多,否则就会很困难,变成一个孤岛。”

更陡峭的路径

如果同欧美国家比较,“3060”的时间表看起来确实有一些紧迫:欧洲国家从1990年达峰到2020年这30年间二氧化碳减排了55%,尚未实现碳中和,美国的时间也类似。而中国作为全球碳排放居首的国家,煤、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在整体能源结构中仍占80%以上,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然后用30年时间实现碳中和。

“我国2060年碳中和目标政策意味着更陡峭的节能减排路径。”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在研报中表示,相较于欧、美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50-70年过渡期,我国碳中和目标隐含的过渡时长仅为30年。

李俊峰则认为,欧美的过渡时间并不一定具有参考意义。“碳中和是跨时代的,就像手机一样,不知不觉进入5G时代了,因为大家都往这个方向走。”他说。

近日,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在访谈中表示,从大的战略上来讲,“3060”目标已经是一个很务实的思路了。如果在2021年或者2022年马上对各个行业开展严厉的控制措施,实体经济肯定受不了。当前阶段可能更多的是做一些准备性措施,碳排放还会继续上升,几年内指标不见得有太明显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从碳达峰到碳中和,每一步都要走得脚踏实地。孙明春指出,当前一些地方试图将碳达峰变为“攀高峰”,认为现在拼命把排放量提上去,将来减起来就容易,实际上是不明智的。真正的减排要求对同一个行业标准是一样的,现在多排,将来就要多减。

安信证券研报指出,为实现碳中和目标,预计在节能、清洁能源替代、电气化进程加速以及碳捕获技术发展四个最主要的碳减排举措方面,后期相关政策的力度相较之前均会有进一步的加强。

能源、环保企业纷纷布局

目前,聚焦碳达峰、碳中和路线,许多能源和环保企业纷纷公布了自己的方针和路线。

能源企业方面,华能、大唐、华电、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力投资等“五电”公布了碳达峰的时间表。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宣布到2023年实现在国内的“碳达峰”;国家能源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都要求提前5年,也就是在2025年实现“碳达峰”;中国华能集团也提出,到2025年进入世界一流能源企业行列,发电装机达到3亿千瓦左右,新增新能源装机8000万千瓦以上,确保清洁能源装机占比50%以上,碳排放强度较“十三五”下降20%。

3月初,“两网”之一的国家电网公司公布了“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是首个就“3060目标”发布行动方案的央企。国家电网承诺,“十四五”期间新增跨区输电通道以输送清洁能源为主,保障清洁能源及时同步并网;“十四五”规划建成7回特高压直流,新增输电能力5600万千瓦;到2025年,其经营区跨省跨区输电能力达到3.0亿千瓦,输送清洁能源占比达到50%。

环保企业方面,骆建华指出,循环经济、环保设施的低碳运行、非化石能源的发展都是环保产业可以为“3060目标”作出贡献的领域。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表示,从指导意见和国家低碳视野下的产业趋势来看,提高城镇污水处理厂的收集率、城镇生活垃圾回收再利用、农村人居环境改善等领域都酝酿着巨大的商业机遇。

以环境监测为主营业务的先河环保集团,从去年已经开始储备二氧化碳监测设备。该公司总裁陈荣强回答《华夏时报》记者提问时介绍,目前,河北省生态环境厅应对气候变化处选定在石家庄市一家热电厂实施安装“大气碳排放监测系统”,公司为其提供了7套监测设备和整体智慧管控平台,对热电厂的碳排放数据进行监测、分析。此外,辛集、唐山,以及河南、广东、四川等地也在与公司接洽,进一步提升碳排放核算数据的准确性和实时性,为碳达峰及碳中和的实施路径提供数据参考。

清新环境总裁李其林表示,该公司也在从原本的氮硫层烟气末端治理走向全面为电力客户、工业客户做资源利用方面、节能方面的过程管控。固废处理企业维尔利日前也宣布与上海宝碳新能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碳中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开展“碳中和”项目方面的探索合作。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