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专家谈共享经济: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对监管带来新的挑战
财经

北大专家谈共享经济: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对监管带来新的挑战

2021年03月11日 09:11:21
来源:凤凰网财经

近日,国家信息中心正式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这是自2016年首次发布以来的第六份年度报告。报告系统分析了2020年疫情冲击下中国共享经济发展的最新态势、面临的问题以及未来发展趋势。

报告认为,2020年,突发疫情冲击下,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新模式表现出巨大的韧性和发展潜力。全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约为33773亿元,同比增长约2.9%。但同时,共享经济发展中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大型平台对市场支配地位不当利用、数据独占、如何对共享平台上集聚的海量个人信息进行有效保护等,成为各界高度关注的问题。

值此两会召开之际,凤凰网财经连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雷莹,全方位解读共享经济中的热点问题。

共享经济能够有效节约资源

雷莹表示,共享经济的重点是分享,核心是物品或服务的拥有者向其他人分享该物品或服务的使用权。

作为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共享经济更为灵活,且节约资源。雷莹向凤凰网财经介绍道,传统经济前期就要投入,在投入后的几年里虽然会有一个稳定的业务,但如果有市场需求下降或自身转行的时候,便无法对先期投入的成本作出弥补。而在共享经济领域,不论是办公区域还是生产机器,甚至是劳动力,都可以按需购买使用权,根据市场需求灵活组合生产要素,没有需求的时候便也不用去承担相应的成本。例如传统行业雇佣员工,不论什么时候都得付工资和社保,没有办法根据需求波动而进行调整。

对共享经济的监管存在权衡

虽然这种新的经济模式可以有效节约资源,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即共享经济基于互联网平台,如何对其进行有效监管?雷莹认为,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存在权衡。

对于共享经济等交易平台来说,有两点很重要,一是降低用户的搜索成本,使其更快速的找到自己想要的资源;二是接入更广范围的资源,使其能供需匹配。而要实现这两点,平台需要吸引用户入驻,并且获取大量信息。因此就引起了一个问题,平台是不是收集了过多的信息。

对此,雷莹认为这就体现了一种权衡。如果平台对一些信息不进行收集,可能会使匹配的效率不够高,但收集多了,也会使人怀疑是不是侵犯了个人隐私。在这种背景下,监管的边界在哪里?雷莹认为,首先需要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由法律来界定企业使用用户信息的边界,比如禁止企业未经许可兜售用户个人数据、进行损害用户财产及人身安全等违法行为。除了在法律层面对其进行监管,在道德层面也需要进行一定的监督。

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带来新的挑战

除了用户数据的问题,还有一个是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后导致的问题。

2020年12月21日,43的饿了么骑手韩某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经警方调查,韩某系猝死。起初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饿了么告知韩某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只能给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以保险公司的理赔为主。

此事引起热烈讨论,在舆论压力下,后续饿了么发布《向意外身故的蓝骑士致哀》的回应,表示将为韩某家属提供60万元抚恤金,并将平台骑手的猝死保额全部提升至60万元。

雷莹表示,该起饿了么骑手猝死事件便是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后的一个案例。在传统经济里,默认使用权和所有权归同一个主体,而在共享经济里,类似于饿了么骑手的零工经济,是与第三方平台形成了雇佣关系,这个员工可能同时由几个平台共享劳动力,那么当该员工受伤时,便需要对平台责任进行界定,因此法律法规需要相应的调整。

因为当所有权和使用权分开,并且使用权被打碎分散在各个短的时间段内,甚至在同一个时间段里可能还有交叉,又是以项目为定义,监管就需要考虑这两个权力分开时会出现什么样的新问题。

以上述饿了么骑手为例,他的雇佣关系属于劳动公司,但是他的服务租用给了饿了么,所以在他猝死时,社保赔偿责任到底是按照使用去定义,还是按照所有去定义?随着共享经济里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剥离,传统经济里相关的法律法规比如福利保障等界定都将迎来新的挑战。

共享经济产生的数据属于谁?

此外,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讨论归属问题,即共享经济产生的数据作为一种生产要素,所有权应该属于谁?雷莹表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欧洲的GDPR规定用户在网上产生的数据所有权是归用户所有。但是数据存在于企业的服务器上,当企业使用这些数据时,使用到什么程度是可以被用户所接受的,背后的种种问题都很复杂。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涉及到对数据的定价,一条数据值多少钱?企业从用户手中买数据,如果一条数据本身没有价值,但它和千千万万的数据放在一起才有价值的话,那么如何对这条数据进行定价?

另外一个问题则涉及到所有权本身,用户通过平台产生了数据,但是平台将数据记录下来,没有平台的架构用户也无法产生数据,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双方在共同创造数据?因此数据确权也是一个很大的辩题。雷莹表示,即便确定了数据的所有权归谁,只不过解决了一个初始问题,接下来是一堆更麻烦的问题,如何定价、后续如何规范使用,这些问题又会产生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