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公司一员工父亲内幕交易,仅赚4000多元,却被罚5万,女儿也丢了工作

中金公司一员工父亲内幕交易,仅赚4000多元,却被罚5万,女儿也丢了工作

2021年03月18日 16:47:5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3月17日,陕西证监局披露了一则内幕交易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为陈桂明,其女儿陈某霖是中金公司员工,知悉内幕信息。在内幕信息敏感期,陈桂明与陈某霖发生联络后,使用“刘某花”证券账户买入“延长化建”,并在股票复牌后将涉案股份陆续全部卖出。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刘某花为陈桂明岳母。另外,在这场内幕交易中,陈桂明动用资金逾43万元,但仅赚了4000多块。最后不仅被没收相关收益,还被处以5万元罚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中金公司曾核查后表示,陈桂明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疑点。倘若后续监管机构调查认定陈某霖存在违纪行为,中金公司将予以严肃惩戒,包括追究其法律责任。不过,从中证协查询显示,陈某霖已于去年12月离开中金公司。

中金公司员工为内幕知情人

2019年6月21日,陕西延长石油化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长化建或上市公司,证券代码:600248)收到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延长集团)通知,可能存在延长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划转事项。

2019年9月24日,延长集团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9%股权无偿划转给陕西建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建控股)。2019年11月26日股权过户登记手续完成,延长化建控股股东变更为陕建控股,实际控制人仍为陕西省国资委。

其实,陕建控股最初计划通过IPO方式实现旗下相关资产业务上市;但在上述股权划转事项实施期间,相关方改变原计划,开始筹划陕建控股旗下相关资产业务通过与上市公司重组的方式实现整体上市。中金公司作为财务顾问就重组事项提供建议,项目组成员通过内部微信群就项目日常过程性事项进行讨论沟通。2020年1月3日,延长化建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公告》。

陈某霖时为中金公司员工,上述项目推进期间通过项目组微信群与其他成员保持沟通,能够且实际接触项目推进过程中的相关情况资料,陈某霖因此系本案内幕信息知情人,而且根据认定,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9年11月。

内幕交易仅赚4000多元

陈桂明与本案内幕信息知情人陈某霖系父女关系。2019年12月18日,陈某霖发微信要求陈桂明提供身份证号,称“有个项目要填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表”。于是,陈桂明便以其岳母刘某花名义开设证券账户。

调查显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陈桂明与陈某霖所在的家庭微信群存在多次长时间通讯记录。“刘某花”证券账户于2019年12月24日全仓买入“延长化建”,净买入10万股,净买入金额43.33万元;2020年3月2日,该账户采用手机委托方式卖出“延长化建”5万股,净卖出金额21.65万元;2020年3月4日该账户采用相同手机卖出“延长化建”5万股,净卖出金额22.15万元,扣除相关费用后实际盈利4163.88元。

陕西证监局表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陈桂明与本案内幕信息知情人陈某霖发生联络后,使用“刘某花”证券账户买入“延长化建”,并在股票复牌后将涉案股份陆续全部卖出。陈桂明控制使用的“刘某花”证券账户开立、三方存管银行账户激活、资金划转及交易“延长化建”时间,与本案内幕信息形成、发展、公开过程基本吻合,与陈桂明和内幕信息知情人陈某霖联络的时间高度吻合。

陕西证监局最终没收陈桂明违法所得4163.88元,并处以5万元罚款。

女儿已经离开中金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20年7月30日,延长化建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中金公司作为该项目的独立财务顾问需对相关问题进行尽职调查和核查,其中问题之一便是要求核查本次重组相关方在自查期间存在买卖上市公司股票的情况。

根据2020年11月中金公司回复核查意见(修订稿)显示,针对陈桂明股票买卖情形,陈某霖已出具《关于二级市场股票交易情况的说明》,内容包括从未向其父亲陈桂明违规透露有关本次重组的任何内幕信息,其父亲的相关操作系基于其对二级市场交易情况的自行判断而进行的独立操作。

另一边,针对陈桂明买卖上市公司股票的情况,中金公司也通过了多达11种方式进行核查。中金公司表示,经核查,从交易时间和交易账户来看,陈桂明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疑点。然而,由于本次核查手段仍然存在一定客观限制,中介机构暂未发现陈某霖在陈桂明本次股票交易过程中向其泄露内幕信息行为的直接证据,亦未发现陈桂明在本次股票交易中存在利用内幕信息的直接证据。倘若后续监管机构调查认定陈某霖存在违纪行为,中金公司将予以严肃惩戒,包括追究其法律责任。

不过,记者从中证协查询显示,陈某霖已于去年12月离开中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