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2025年中国人口总量或达峰值,供需两侧有何影响,如何应对?
财经

蔡昉:2025年中国人口总量或达峰值,供需两侧有何影响,如何应对?

2021年03月22日 09:05:1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蔡昉认为,2025年中国人口总量或将达到峰值,以后就是负增长。总人口的负增长不仅带来的是供给侧的冲击(潜在增长率的下降),同时带来需求侧的冲击,对消费需求产生不利影响。

记 者丨杨志锦 编 辑丨张星

图/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图/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于3月20至22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线上线下同步举行,主题为“迈上现代化新征程的中国”。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蔡昉出席发掘“银发经济”潜力分论坛并发言。

蔡昉认为,2025年中国人口总量或将达到峰值,以后就是负增长。总人口的负增长不仅带来的是供给侧的冲击(潜在增长率的下降),同时带来需求侧的冲击,对消费需求产生不利影响。

为此,蔡昉建议:

第一,供给侧的挑战,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潜在增长率,只有这样才能替代过去已经消失了的人口红利和传统增长动能。

第二,从需求侧来看,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最大的潜力还是居民的消费潜力。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发布的《关于调整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组成人员的通知》称,国务院已同意蔡昉、王一鸣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继续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伟、马骏不再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职务。

蔡昉曾担任社科院副院长。社科院官网显示,蔡昉研究领域为:“三农”问题的理论与政策、劳动经济学、人口经济学、中国经济改革、经济增长、收入分配和贫困等领域。

以下为演讲实录:

既然我第一个发言,我就谈带有一点引导性的,也就是说我给大家交代一些背景。因为我一直关心人口对经济的影响,特别是两个人口转折点,一个是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负增长,对中国经济产生的供给侧影响、如何降低中国的潜在增长率。

第二个,我们预期现在看恐怕2025年就会到来的中国总人口的峰值和随后的负增长,它应该说更多地带来需求侧的冲击,甚至在应对不好的情况下,会阻碍我们潜在增长率的实现,因此它会进一步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

中间还有很多内容,我想讲三个效应,也就是说人口老龄化会产生对消费需求的不利效应。

第一,人口总量效率。人其实就是消费者,人口就是消费者,人口增长慢了消费增长就慢,人口负增长,如果其他条件不变的话,消费也应该是负增长。我们目前看我们在2025年就会出现人口的峰值和负增长,而在这之前我们的人口增长越来越慢,这些显然会产生不利于消费增长的效果。而未来内需本来是我们更加仰仗的部分,如果消费不能相应地扩大,带来了很大的制约。

第二,人口的年龄结构效应。一般大家都知道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像中国这样的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老年人第一消费力会下降,第二消费倾向也会下降。同时老龄化其实还会影响其他部分的人口,第一个表现为新生孩子越来越少、青少年越来越少,因此这部分人的“三育”成本更加金贵了,比如说生育、养育、教育成本极大地提高,这也是消费,看上去不错,但是必须要有人替他买单,替他储蓄,就会导致更高的预防性的储蓄。对于中间这段人口(劳动年龄人口,工作的这些人)也是由于老龄化的加深,现收现付的支出下,还得为自己未雨绸缪,他们都倾向于减少消费、增加一个是交社保,一个是增加自己的储蓄,因此总体来看,这些都不利于消费的扩大。

第三,收入分配效应。也就是说我们知道富人的消费倾向低,穷人的消费倾向高,如果你的收入分配的朝着改善的方向去发展,你会得到一个更高的消费倾向,也就是说那些增加了收入的低收入群体或者中等收入群体,他会把他几乎更多的钱,增加的收入用在消费上面。

但是如果你持续保持过去的不好的收入分配状况,那么富人他们就没有那么高的消费倾向,他们无论怎么花钱,也花不完,因此他们就产生巨大的储蓄的动机,产生了所谓的过度储蓄,同样也是不利于消费增长的。

因此,我们都说人口这个变化趋势,它会对中国经济带来不利影响,因此我们要出一些政策建议。随后,我想也会有的同事会提到人口方面的政策建议,我想说的是我们还是要应对中国经济的挑战。

第一,在供给侧的挑战,我们就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潜在增长率,只有这样才能替代过去的已经消失了的人口红利和传统增长动能。

第二,从需求侧来看,我们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当然最大的潜力还是居民的消费潜力,这部分虽然我们现在占比很低,这就是潜力。同时我们的增长在全世界几乎是最快的,同时它的增长速度也快于我们自己的GDP增长速度,因此这部分有巨大的潜力可挖,相应的就是后边其他的嘉宾要讲的如何开发“银发经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