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阿里大文娱的时间不多了

留给阿里大文娱的时间不多了

2021年03月23日 18:23:10
来源:深蓝财经

作者:吴瑞馨

无论是不是在互联网时代,文娱都是门赚钱的生意。而如今插上互联网翅膀的文娱,更成为互联网大厂的必争之地。

做社交起家的腾讯,还是做电商起家的阿里,亦或者是做搜索引擎的百度,都参与了文娱内容的争夺。尤其是在视频领域,这个竞争格局更为明显。优爱腾的背后,分别是互联网第一梯队的三巨头,阿里、百度、腾讯。

有社交基因的腾讯更方便也快速布局文娱,从最初的QQ音乐,到如今形成了集音乐、视频、动漫、漫画、网络文学于一体的文娱事业部。尤其是在音乐领域,由腾讯控股,包含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四大产品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也已经拆分,在美国上市。

而另一边,阿里大文娱却屡屡传出坏消息。音乐版块的虾米音乐关停、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董事,视频版块的优酷近几年在“优爱腾”的“大战”中,也相继被腾讯、爱奇艺甩到身后。阿里大文娱的颓势逐渐开始掩盖不住了。

马云曾表示,阿里给阿里大文娱的时间是11年,期间不会考虑赚钱如果从13年算起,如今已经8年了,阿里大文娱只有三年时间了。

留给阿里大文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颓势难掩的阿里大文娱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虾米音乐

从第一梯队到关停

阿里大文娱正式成立于2016年,但阿里在文娱版块布局却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2013年,阿里相继收购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进入音乐版块,在随后的一年里,与腾讯在音乐版权领域开始了交锋。

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各大音乐平台纷纷自查,下架了大量没有版权的歌曲。国内音乐平台迎来了一次洗牌。

没有热门歌曲版权的音乐平台的用户大量流失,纷纷流向有版权的平台。其中,以腾讯、阿里和网易三方阵营为音乐版权的主要竞争者。

2015年,阿里请来了在音乐领域声名赫赫的高晓松担任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的音乐团队也因此被阿里收入麾下。

另一边,腾讯在2016年放下大招,将QQ音乐与持有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两大产品的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成立了腾讯音乐集团(TME),由腾讯控股。

但是音乐人能做好商人吗?

据《互联网周刊》2019年的一篇文章报道,高晓松和其团队来到阿里音乐后,整个部门都沉浸在一种文艺的气息中,他们把商业看得太过简单,而且团队中的大部分人被随意安插在阿里音乐的各个岗位上,很多歌手经纪人直接被放在了产品总监的位置。

商业艺术两难全,让音乐人做商业,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主意。

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虾米音乐由于定位模糊,以及音乐版区内容少,导致大量用户流失。另一边,TME的上市以及网易云音乐完成多轮融资,虾米却与核心版权争夺、年轻用户失之交臂。

到了2018年,虾米音乐的的月活下降至2277万,而同期的酷狗音乐、QQ音乐和酷我音乐的月活分别为3.5亿、2.9亿、1.3亿,位居第四的网易云音乐的月活也达到1.2亿。

并且虾米的用户还在持续流失。

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2020年12月,虾米的月活跃用户数仅1004万,与去年同期相比还在下降。而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同期的MAU分别为2.46亿、1.94亿、1.70亿和1.51亿。

虾米音乐的关停,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不温不火

持续掉队的优酷

据阿里巴巴最新发布的2021财年第三季度(即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该季度阿里实现营收2210.8亿元,同比增长37%。其中核心商业、云计算和创新业务都取得了较好业绩,尤其是云计算,实现了从2009年成立以来的首次盈亏平衡,净利润转正。另外,物流方面的菜鸟,也实现了正经营现金流。

但是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也就是阿里的大文娱版块,依旧不温不火。

据财报显示,阿里文娱版块在2020年Q4实现营收80.79亿元,同比增长0.64%。而优酷的营收、付费会员等具体数据并没有披露,仅仅只披露了优酷平均每日用户群同比增长30%这一数据。

据中金公司研究部数据,截至2020年11月,爱奇艺的月活跃用户数为5.2亿,腾讯视频为4.6亿,优酷仅2.1亿。

优酷被腾讯、爱奇艺赶超已经很久了。

目前,不仅是会员数量、DAU还是MAU,都与爱奇艺和腾讯拉开很大距离。

在QuestMobile在2021年1月发布《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中,把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两者单独放在一起比较,归类为“头部平台”,而优酷视频则被放到第二梯队,与芒果TV、哔哩哔哩一起比较。

从图表数据中也可以明显看到,优酷的DAU、MAU数据和腾讯、爱奇艺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据此前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按用户APP日均使用时长排名,爱奇艺第一,腾讯视频第二,优酷第三;从用户数量看,目前爱奇艺的订阅会员数达到1.19亿,腾讯视频的订阅用户数达到1.12亿,而优酷,虽然始终没有公布过其用户数,但业内普遍认为不会超过1亿。

而且,后面的芒果TV也在不断的追赶优酷。由于芒果TV2020年推出爆款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和独播网剧《以家人之名》,优酷的日活还多次被芒果TV超过。

虽然,阿里目前也是芒果TV的第二大股东。

高开低走

阿里大文娱的低走是谁的锅

阿里大文娱事业部从正式成立起,就承载了阿里的期待与不少业内人士的看好。

但是现实却往相反的方向发展。阿里大文娱版块囊括了优酷、虾米、千千静听等曾经视频和音乐领域的第一梯队应用,阵营强大,但在之后与市场的竞争中,逐渐掉队。

花大价钱请来当阿里音乐董事长的高晓松,开发出的阿里星球,不到一年时间就关停。

优酷方面,除了曾经的《白夜追凶》、《这!就是街舞》等少数爆款剧集和综艺外,爆款产出率相比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来说差很大一段距离。而此前,蓝媒汇也曾引用传闻称,有优酷前员工回忆,优酷曾因为预算迟迟未通过,错过了已经谈好的《最好的我们》和《鬼吹灯》系列,最终这两部剧分别落到了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手上。

这究竟是谁的锅?

据了解,自阿里布局文娱以来,7年中换了3任总裁。从2017年俞永福卸任阿里大文娱总裁;2018年12月,接任俞永福的杨伟东也离任,由樊路远接任大文娱总裁、优酷总裁;2019年10月,高晓松不再担任阿里音乐法人代表及执行董事,同时,张勇、武卫、张宇、杨伟东等不再担任董事长,和富强不再担任监事;2020年阿里公告将阿里文娱CTO兼优酷COO庄卓然调任飞猪总裁,辅助本地生活服务版块;2021年3月16日,阿里音乐发生工商变更,高晓松不再担任阿里音乐董事。

2020年5月,美团CEO王兴曾在“饭否”上发表言论,认为阿里放弃大文娱进入倒计时了

事实上,从2019年6月,阿里调整组织架构开始,阿里似乎就有了“放弃大文娱”的意思了

2019年6月阿里调整组织架构后,UC、虾米音乐、阿里文学等并入创新业务事业群,大文娱事业群保留的业务就只剩下优酷、阿里影业、大麦、游戏;2020年9月,阿里游戏业务所属的互动娱乐事业部——灵犀互娱,也升级为独立事业群。

业务被“拆分”,“大文娱”早已名不副实,多名核心人员因组织架构升级、调整,人员频繁变动,或是卸任、或是调职。

如此不安稳的工作环境,阿里大文娱还能有多少时间发展业务?

马云曾说过,“大文娱是给大家带来快乐的”。马云还曾表示,阿里大文娱就算亏损十年也无所谓。而如今接任马云的“逍遥子”张勇则认为,大文娱是阿里消费大生态必须的组成部分。

据阿里2019年财报显示,2020财年(2019年)阿里大文娱版块总营收为2695亿元,同比增长12%。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1112亿元,这一利润率为-41%。

距离阿里给出的期限,还有三年时间,阿里大文娱要如何翻身?持续亏损且在行业竞争中不断掉队的大文娱,会如王兴所预言的那样,被阿里放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