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公司再爆“出轨门”金融圈已成桃色丑闻高发地?
财经

中金公司再爆“出轨门”金融圈已成桃色丑闻高发地?

2021年04月08日 22:58:29
来源:雷达财经

4月7日,一段时长9分钟的电话录音在网上流传,内容系一位原配丈夫打电话给第三者质问其与自己妻子的出轨事实,据悉,该内容涉及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合规总监陈刚及其女下属马某。

当日深夜,中金公司公告称,公司现任合规总监陈刚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履行合规总监职责。据中金公司一周前发布的2020年年报,现年48岁的陈刚过去一年在公司获得的税前年薪为593.5万元。

针对此事,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闫创对雷达财经表示,关于出轨的证据,仅靠录音并不够,而且男方公布录音,还涉嫌侵犯对方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权。至于孩子的抚养权,则要考虑孩子的年龄、意愿以及夫妻态度等诸多因素,情况尚未明了。

这并非中金公司2021年首次深陷桃色丑闻,1月时,网传一份发送至中金公司CEO及262名员工的举报信,其中显示中金公司下属中金资本的韩涛和杨雅威婚内出轨,还经常用公司经费开房、随意消费。3月25日,中金公司CEO黄朝晖发出内部文件,中金资本执行总经理韩涛被开除,另有六名员工遭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而放眼金融圈,类似的案例在一年内已屡遭曝光,博时基金高管和国内知名投资机构高特佳集团董事长在2020年下半年都曾被自己的妻子实名举报出轨女下属。而进入2021年,类似事件愈演愈烈。

有网友感叹:“桃色与金色,是金融圈洗不脱的基色。”

中金公司陈刚疑似出轨录音遭曝光 律师:偷录不合法

“你很骚气知道么”、“咱俩一个老婆还怎么说话”、“你睡了我老婆,要我担待?”,在这段网络流出长达9分10秒的录音中,马某丈夫“金句”频出,而陈刚则在对方的追问下,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表示自己会和马某结婚。

在录音中,马某丈夫称,自己与妻子是婚姻存续关系,并称“我们如果可能会打离婚的官司,主要是因为孩子,就说如果孩子判给了马某,我希望你能善待。”

值得一提的是,马某丈夫曾询问陈刚:“据我所知,你也结婚了,你也有孩子是吗?”陈刚则回答,“是的。”

3月30日,中金公司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陈刚现年48岁,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达593.5万元,在公布年薪的25名高管中位居第12位。

据年报,陈刚履历堪称辉煌。其是北京大学应用化学专业学士、工商管理硕士、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博士,曾于1996年8月至2001年1月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2004年9月至2006年4月任世泽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2006年4月加入中金集团后,历任美国办事处法务部协调人兼CICC Investment Management(USA), Inc.合规总监、北京及香港办事处合规律师,之后曾短暂加入厚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负责法律合规事务。2016年5月,陈刚回到中金集团,并于当年8月开始担任公司合规总监至今。

除此之外,陈刚还担任中国证券业协会合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以及KCA Capital Partners的董事。

据网传截图,该录音于4月7日晚9时许发至中金公司客户群中。

当日晚间,中金公司火速发布公告称,中金公司于4月7日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首席执行官代为履行中金公司合规总监职责的议案。

“公司现任合规总监陈刚先生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履行合规总监职责。为确保公司合规工作不受影响,董事会同意:陈刚先生不再担任合规总监职务,由公司首席执行官自生效日起代为履行合规总监职责,直至公司聘任新任合规总监为止。”中金公司方面表示。

据此,雷达财经致电中金公司公关部,对方称公告中所述事实就是公司对此事的全部回复。

律师闫创表示,关于出轨的证据,仅靠录音还不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显示:“ 对以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法形成或者获取的证据,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确认出轨,还需要结合别的证据,比如是否有开房记录、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等。录音证据在审判实践中一般不会采纳,因为录音是偷录的,证据来源形式不合法。“闫创称。闫创还指出,根据《民法典》有关规定,男方公布录音涉嫌侵犯对方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权等。

至于孩子的抚养权方面,根据《民法典》及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规定,孩子抚养权的确定很复杂,要考虑孩子的年龄、意愿以及夫妻双方的态度等诸多因素,目前孩子抚养权的归属较难确定。

桃色风波并非孤例,中金资本执行总经理遭开除

陈刚事件并非中金公司2021年首例被曝婚内出轨的事件。

1月,一封由“Women Xiwang”的用户匿名发出的举报信将中金公司旗下中金资本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该邮件不仅直接发送至中金公司CEO黄朝晖,也同时抄送了公司其他262名员工。

信中,举报人称,中金资本韩涛和杨雅威婚内出轨,经常用公司经费开房及随意消费,生活奢靡,损害公司及投资人的利益。

此外,信中还称,“两人利用职务之便,打着中金的旗号,勾结在外私设基金—瀚松明宏(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瀚松明宏”),其中实控人孙宏为韩涛亲属,构成利益输送,倒卖跟投额度索要高额回扣中饱私囊,涉及金额数千万之多,已严重威胁到中金公司和中金资本的利益和形象。”

资料显示,中金公司为中国首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2015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并先后于2015年11月、2020年11月在港交所和上交所上市。目前集团在境内拥有多家子公司,包括中金资本、中金财富、中金基金、中金浦成、中金期货等。截至2020年底,集团总资产为5216亿元,中金资本整体资产管理规模逾3000亿元。

另据天眼查,瀚松明宏成立于2020年11月,注册资本1亿元,实控人孙宏占股1%。

该公司其余3名合伙人中,陈华明和滕文宏均为另一家名为“青岛西岸汇融启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公司的合伙人,而该公司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河南中金汇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此外,青岛汇融还曾投资中金启德(厦门)创新生物医药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后者的法定代表人系中金资本。而韩涛2019年创立的基金名称即为中金启德创新生物医药基金。

相较陈刚,这次事件的主角韩涛的履历亦不遑多让。事发时,韩涛时任中金资本执行总经理,曾获南京大学化学学士、卡内基梅隆大学生物化学硕士、博士、长江商学院MBA,并曾参与海南省肿瘤医院、博鳌成美国际医学中心、上海六院海口分院的建设和运营,以及中金公司在大型影像设备、肿瘤放疗服务、肿瘤靶向药物等多个行业头部机构的投资与管理。

杨雅威则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还是清华的MBA,时任中金资本高级投资经理。

事件发酵后,中金公司有关人士回应称,相关部门正在核实此事。两个多月后,据媒体报道,黄朝晖发布内部文件,共计处理七名员工。

其中,韩涛被开除,其余六名同事视情节严重程度分别被给予降级/调岗、严重警告、批评教育处分。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受处罚的七人中,亦有一人名为陈刚。

“中金公司一贯强调合规风控文化,对于违法违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在内部信中,黄朝辉表示。

金融圈桃色丑闻频发

在中金公司之前,已有多家金融机构发生过类似事件。

2020年7月,博时基金董事总经理欧阳凡妻子实名举报欧阳凡与其女下属李博双双婚内出轨,且用公司资源为自身谋取不正当利益。举报信中称,两人各有两个孩子,在婚姻存续期间经常借口加班、出差等原因与对方幽会,并已于7月10日凌晨被现场抓包。

博时基金是我国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截至2020年3月底,公司管理资产总规模达1.16万亿元。彼时欧阳凡除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外,还兼任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权益投资GARP组负责人、年金投资部总经理、绝对收益投资部总经理、社保组合投资经理。

7月29日,据博时基金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已启动调查并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已离职。

2020年9月,知名投资人、投资机构高特佳创始人蔡达建遭妻子金慧丽举报,后者在一封公开信中一口气指出了蔡达建的7项不轨行为,包括出轨秘书张晓楠及多名女下属,以及因此造成重大经营失控等,上市公司博雅生物牵涉其中。

后续还有报道称,蔡达建曾与张晓楠动用5亿元私建老鼠仓,并通过违规交易博雅生物股票牟利,且上述行为从未通过上市公司进行公告。

2021年3月,金慧丽发布《我的声明》及两份高特佳《处分决定》,称对蔡达建与执行合伙人孙佳林给予开除处分。随后,高特佳投资最大股东苏州德莱电器一份《关于“处分决定”无效的通知》,推翻了金慧丽一方的说法。

4月6日,据博雅生物最新公告,金慧丽已将自己实控的股权转让至德莱电器,据天眼查,目前高特佳的董事长为德莱电器的董事长卞庄,而此前因内斗被搁置的华润医药控股收购博雅生物的交易也将如约推进。

进入2021年后,金融圈的“瓜”颇有愈演愈烈之势。1月,几乎就在中金资本韩涛出轨事件被曝出的同时,还有消息称国泰君安执行董事沈斌云和国泰君安投行乔露冰有三年婚外情,原配在朋友圈公开向沈斌云讨要生活费。原配方还表示,沈斌云为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常年对两个孩子不管不问,从前每月支付一万生活费,最近半年分文未给。

2月,原深圳市证券业协会副会长被女下属实名举报,以辞退逼迫女员工发生性关系;3月,华润置地投资经理被女友曝光,其与已婚的营销经理存在长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为何金融圈桃色事件被曝频率如此之高?

有网友认为,因为这是世界上离钱最近的地方之一,极其考验人性。

近日,腾讯发布财报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不是因为网友们关注腾讯的业绩,而是根据财报数据计算,腾讯2020年福利开支696.38亿元,员工人数85858名,人均年薪81.11万元。虽然这并不能代表每一个腾讯员工的薪资水平,但也一定程度上象征着大厂的高收入状况。

作为对比,中金公司2020年支付给员工年度薪酬总额为108.31亿元,母公司及子公司合计在职员工9372人,人均年薪高达115.57万元,高于腾讯。

但金钱,显然不是唯一的原因。

2017年,中金公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黄洁曾被曝出想要潜规则实习生,双方微信聊天记录中的一句话流传甚广,“这是一个名利场,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