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同城为何要撕贝壳?

58同城为何要撕贝壳?

2021年04月12日 19:48:39
来源:市界

作者丨陶婷

2013年10月31日,当敲响58同城纽交所上市的铜锣时,公司创始人姚劲波一脸真诚地说:“我最崇拜的企业家就是马云。”

彼时,在姚劲波看来,他们做的事情很像。“马云是把中小制造业者带入互联网,自己则是把规模更小,但总量巨大的本地生活服务业者带入互联网。”他与马云相似的还有,花名都叫“风清扬”。

8年后,当偶像卷入反垄断风波时,姚劲波突然以反垄断为名,发难贝壳找房。4月10日,他在朋友圈、微博中,批评贝壳找房“二选一”,呼吁国家对其处以40亿元的反垄断罚款。

一时之间,舆论哗然。

事实上,“锤”劲敌贝壳找房,58同城并非首次。刀光剑影的背后,是58同城越来越沉重的增长焦虑。

坚定的反贝壳者

姚劲波俨然已成为坚定的反贝壳者。但这回突然向贝壳找房发难,似乎“别有目的”。

就在4月8日,58同城旗下房产互联网平台安居客,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号称“全房源发布网”的安居客,与贝壳找房的模式十分类似。

安居客登陆资本市场,被姚劲波寄予了厚望。

姚劲波

4月10日,借阿里被处罚的契机,姚劲波反贝壳的言论,被不少人认为,是在为安居客的上市造势。

在朋友圈中,姚劲波还贴出两张图片,显示贝壳找房对部分房源实施强制性独家代理,“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他还称,贝壳找房在部分地区差异化对待同等房源,其中被贝壳找房独家控制的房源排在其首页位置,而非独家房源却排在后面。

但让姚劲波没想到的是,他给自己挖了个坑。在他的那则发难微博下,有不少网友留言:“好好查查(58同城)上面的虚假发布信息吧。”

如今的58同城,已经“从一个神奇的网站,变成了一个掉队的网站”。于是,房产互联网平台安居客,被58同城视为新的突破口。

而安居客最大的敌人,一直就是贝壳找房。

“国家已经宣布反垄断了,选择这个时机发难贝壳找房,是一个利益上的考量。对58同城而言,是百利而无一害。”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创始人相国良告诉市界。

对于姚劲波的发难,贝壳找房方面倒是迅速回应,立刻反驳了姚劲波的指责,称自创立后,就依法经营。

链家董事、前链家高级副总裁陶红兵,则在朋友圈评论道:“感觉他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有点饥不择食、口不择言。”

其实,反贝壳找房的动作,58同城并非首次

2018年,贝壳找房脱胎于链家,既做线上平台,又做线下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被外界称之为“行业垄断者”。从商业伦理和操作逻辑上,这并不被业内所接受。

同年6月13日,58集团在北京发起“双核保真·以誓筑势”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我爱我家集团、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中国等公司的老大纷纷站台表态。

因此事而引发的明争暗斗,在随后的几年里,从来没有停止过。

2019年,安居客把贝壳找房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安居客认为,贝壳找房涉嫌盗用房源信息进行不正当竞争,向贝壳找房索赔9000万元。

随后,贝壳找房来了一记反杀,以同样的理由把安居客告了,索赔金额高达1亿元。

58同城作为一家生活服务类的企业,为何一直与房产较着劲?这源于姚劲波多年前的一次租房体验。

彼时,毕业没多久的姚劲波,交了1200元中介费,但房产经纪人只带他看了一次房子。这次过后,不理他、撕收据、不退押金,为了摆脱姚劲波,那名经纪人无所不用其极。

“互联网应该有办法,让找房的人能够找到房子。”乘借当时互联网的创业大潮,姚劲波在2005年创立了58同城,房产租赁信息成为网站上重要的一个分类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投资市场惨淡。彼时的58同城,只是一个小公司,不被看好也不受关注。见了一拨又一拨投资人,姚劲波被拒绝了一次又一次。账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只好卖了个域名,换了几十万元出来,给员工发工资。

最终,“霸蛮”的姚劲波找到了软银赛富。软银赛富连续两次给58同城“输血”,A轮追加到了450万美元。就这样,58同城起死回生。

2013年,拥有“类阿里”模式的58同城,在美国成功上市。彼时,姚劲波向纽交所提了一个请求,“如果市值突破百亿美元,能否再去敲一次钟?”据说,纽交所代表口头答应了。

出乎意料的是,姚劲波2015年就将58同城做到了百亿美元的市值,并且吞并掉了最大的竞争对手赶集网。一时间,风光无两。

姚劲波“迷路了”

或许所有人都没想到,曾经没对手的58同城,竟然多年后成为了掉队者。

上市后的58同城,并没有迎来自己的春天,反而在增速上开始了下坡路。

58同城的真正转折点,始于其大肆并购。2015年起,58同城一手进行战略重组,一手相继并购了赶集网、安居客、中华英才网等企业。

尽管在并购后的头两年,58同城营业收入保持了增长的势头,但从2016年第三季度开始,58同城的营业收入呈现下行放缓的趋势。

2017年,由于流量增长缓慢等原因,58同城的营业收入虽然达到100.688亿人民币,但其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却只有并购完成时六分之一的水平。

58同城并没有消化好并购的资源。”任职于某房产互联网平台的林友告诉市界。

58同城的蛋糕,也被异军突起的互联网企业快速分割,比如招聘行业的智联招聘、前程无忧,比如在2015年估值追平58同城的美团。

姚劲波曾表示“不担心”的房产领域,也迎来了最大劲敌——贝壳找房的前身链家。

曾与58同城有深度合作的链家,不仅脱离58同城,升级成贝壳找房,还在2020年8月登陆纽交所,市值一度突破600亿美元,是58同城体量的8倍。

反观58同城,股价在2018年达到历史高点89.9美元后,便一直处于下跌状态

声称“绝对不做自营,永远做开放平台”的58同城,像个漏水的池子,要源源不断注入新的水流。否则,其营销成本很难降下来。

因而,58同城在并购安居客之初,就对房产业务进行了整合,成立了58安居客房产集团,并由58同城的创业元老庄建东,出任并购后安居客方面的总负责人。

安居客定位为开放性平台,并布局了房屋交易、房屋租赁、商业地产等业务领域。然而,姚劲波借鉴的仍是58同城的商业模式:过于依赖流量,盈利来源仍以营销服务收入为主。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安居客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总额为7.6亿元,其中有34.5%用来获取流量。

在58同城营收的占比中,在线营销服务居高不下。2020年,安居客的总营收为80.52亿,来自于在线营销服务的收入达到77.9亿元,营销服务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高达96.9%

除了房源问题,安居客过度依靠流量的商业模式,是与贝壳找房较量败下阵来的主要原因。2020年,安居客的营收增速为5.2%,远低于2019年20.9%的营收增速。

反观贝壳找房,其2020年营业收入为705亿元,同比增长53.2%。

体验感差,也是安居客被诟病的问题之一。使用过安居客APP的王甜告诉市界:“安居客根本没啥人维护,提问题也没人回,房源信息也不是很清楚。”

58同城基本面持续走差下,股价处在长期低迷状态,2020年,姚劲波迎来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抉择:退市与否。

当年9月7日上午,北京朝阳区酒仙桥北路甲10号院的105号楼上,58同城的特别股东大会以超75%的投票率,审议通过了私有化方案。

这是自奇虎360私有化以来,美股科技中概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

尽管安居客有它的弊病,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在2020年中国线上房产营销市场中,仍是第一名。安居客仍是58同城退市后,最有希望讲好故事的容器。

2021年年初,安居客完成重组,并从58同城中拆分出来。随后,它宣布全面进军新房市场经纪业务。

不过,林友告诉市界,尽管安居客有了新房总代概念,但其实新房总代业务毛利并不高,它给平台带来的仅仅是资金流,最后归属平台的利润少得可怜,“但忽悠资本市场还是可以的”

当年,面对链家推出贝壳找房平台的消息,姚劲波曾如此回应外界:“任何一个公司讲一个故事走不通,转到另外一个故事,这都会对内部产生巨大的投资成本浪费。”

回过头来看,58同城今天的抉择,与当年的贝壳找房简直异曲同工。

讲得好新故事吗?

在外界看来,姚劲波带着书生气,性格温和,跟如今剑走偏锋的表现截然相反。但追寻来时路,姚劲波变了,却又没有变。

1999年,大学毕业的姚劲波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互联网创业。他是个真正的理工男,拥有化学和计算机双学位。后来他说,“这是很对的一步,也是在潜意识里认为互联网很重要,会改变很多东西。”

2016年,姚劲波去湖畔大学面试。面试官让学生画一个图,想象自己十年以后在做什么。彼时,坚持自己路线对的姚劲波说,十年后,自己肯定还在做58同城,所以画了理想中的58同城:信息的服务者。

他在纸中间画的圈中,两边连接的是用户和商户,他站在中间。

那些年,姚劲波还说,“我们和垂直网站最大的不一样,是我们天然关注用户流量、关注效果,而不是资本和短期收益。”

其实,无论是房产,还是招聘、家政、货运,58同城问题的根源在于:只涉足了信息展示环节,没有进一步进入交易环节,这使得其上面的虚假信息层出不穷。

5年后的今天,被残酷现实狠虐了一番的姚劲波,走出了他理想中的圆圈。

不管姚劲波承不承认,从目前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来看,安居客与贝壳找房越长越像。流量、效果、资本、收益、房产交易,姚劲波统统想要。

那么,变了的姚劲波,又如何讲述他的新故事?

早前,安居客就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入了交易服务环节,载体为“爱房”。同时,其收购了房产经纪SaaS解决方案供应商“巧房”,还为品牌提供经纪人招聘以及培训服务。

58同城私有化退市之后,姚劲波将旗下房产业务,都装入安居客这一上市主体,这其中包括房产信息营销平台安居客+58房产、新房分销平台58爱房,以及全资收购的房产SaaS系统巧房科技。

安居客希望的正是,从在线营销服务供应商,升级为开放型房地产信息交易服务平台,直接对标的也正是左晖实控的贝壳找房。

然而,在以新房渠道代理和分销整合业务为主的一二线城市,新房代理和二手房业务大部分市占已被贝壳找房垄断。此时的安居客进入新房市场,“属于正确选择,但未必会有好结果。”林友告诉市界。

姚劲波新房市场的开拓并不顺风顺水。在各城市主要中介公司已经被贝壳系垄断的前提下,仅有一些中小型公司和分销公司,比如美园地产等愿意与58同城合作。

以杭州为例,为了拓展杭州新房市场,58同城请来了莫晓云担任杭州分公司58爱房负责人。莫晓云有着丰富的新房市场经验,此前曾任职于杭州易居、杭州销冠科技。

今年3月份,杭州58爱房与10余家中介签署了战略协议,携手拓展新房领域业务。然而,这场大会看似声势浩大,但市界了解到的却是:参与的都是管理规模在5-15家门店的中型中介经纪公司,并没有任何一家大型公司。

其实,从理论上来看,开发商的项目,58同城只需以独家总代的身份拿下,市场上所有的中介公司,都可以成为58同城的分销伙伴。

但让姚劲波头疼的是:贝壳系规定,这些门店不能跟其他渠道公司合作卖新房。

“贝壳系在各个城市的新房项目众多。光在杭州,贝壳系就有一百多个新房项目,而其他公司的新房项目,基本上也就二三十个。”林友告诉市界。

房市场相继被其他企业蚕食后,留给58同城的市场份额,也仅仅是一个大蛋糕的边角料而已。

从前浪们的经验来看,拥有新房总代业务的电商平台,日子其实也并不好过。且不说杭州销冠科技、新浪乐居,这些昔日辉煌的搅局者,已泯然众人矣。就连被誉为“中国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的房多多,也掉进入不敷出的泥坑中。2020年,房多多实现营收为24.51亿元,同比减少31.90%;净亏损为2.21亿元。

对58同城来说,新房市场固然是创新模式,但对行业来讲,这仍是老业务旧模式。从这个角度来看,姚劲波的故事,终究是换汤不换药。”林友对市界如此总结道。

其实,美股退市不到一年,58同城就将安居客推向港股市场。安居客能否重新作为对手,站在贝壳找房面前?恐怕连姚劲波自己,都很难给出回答。

说到底,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讲动人的故事,更是难上加难。

(文中林友为化名)

参考文献:

《姚劲波“转”动新引擎》,2016年6月

《神奇网站“58同城”退市了》,202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