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工作论文引发二胎概念股掀涨停潮,任泽平:未来四胎五胎或给奖励
财经

央行工作论文引发二胎概念股掀涨停潮,任泽平:未来四胎五胎或给奖励

2021年04月15日 18:23:36
来源:21新健康

导读:应该如何应对人口下滑?

4月14日,央行官方微信发表《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工作论文,表示应当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

此话题也迅速登上了热搜。

论文直指我国面临的人口严峻形势,认为应该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我国要认清人口形势已经改变,要认识到人口红利当时用得舒服,事后是需要偿还的负债;要认识到教育和科技进步难以弥补人口的下降。

根据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上一年同期为1179万。

论文认为,大城市房价太高,把年轻人都逼走了,何谈创新。这是深圳过去超越香港的主要经验,未来也有可能成为限制其长远发展的障碍。要清楚发达国家消费率高有历史原因,其力图改变、但回天无术,因此不要以此为学习的榜样。

论文还指出,要重视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论文主要观点:

应全面放开和大力鼓励生育。

房价太高把年轻人都逼走了,何谈创新?

东南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部分原因是文科生太多。

发达国家消费率高有历史原因,不要以此为榜样。

养老改革要么降低养老金标准,要么多付出劳动。

受此消息影响,A股市场二胎概念股今日全线大涨,贝因美、安妮股份、新华锦等8股先后涨停,海伦钢琴大涨14%,百亚股份、富安娜、爱婴室等均大幅跟涨。

港股方面,锦欣生殖一度涨超6%,宝宝树集团涨逾11%。

为什么要放开生育?

对于放开生育、鼓励生育的理由,央行工作论文作了深入分析。

论文称,据联合国测算,我国人口将在2030年达到14.6亿的峰值后趋于下降,2050年降为14.0亿。同时老年人占比继续增加,少儿和劳动人口占比继续减少,长方形的顶端进一步变宽,底部进一步变窄,人口结构将变为倒金字塔形。预计到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占26.1%,劳动人口占59.8%,少儿人口占14.1%。

论文称,一方面要全面放开生育(三胎及以上),不要再犹豫观望已有政策效果,要趁着现在部分居民想生又不让生时放开,等到大家都不想了再放开,已没了用处;另一方面大力鼓励生育,创造良好的生育环境,切实解决妇女在怀孕、生产、入托、入学中遇到的困难,让妇女敢生、能生、想生。

任泽平:未来不仅放开三胎,四胎五胎可能给奖励

4月15日,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微博表示,中国老龄化正在加速到来,大约到2030年左右,中国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如果政策不作调整,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将会下降,储蓄率下降,社保负担上升,政府负债上升,社会创新创业活力下降,国家竞争力下降。

任泽平认为,生育政策在“十四五”时期可能会做调整,最好全面放开生育,实在不行先放开三胎,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比如女性就业的保障,加大托育服务,加大教育、医疗、社保的公共支出,建立老年友好城市社会。所以大家保重好身体,估计十四五会放开生育,按照老龄化的速度,到十五五可能会鼓励生育了,到时候不仅三胎放开了,四胎五胎可能会给奖励,像俄罗斯一样,授予英雄母亲的称号。

此前3月20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上,任泽平也指出,随着1962—1976年的婴儿潮人口退出劳动市场,老龄化问题将在“十四五”、“十五五”期间加速扑面而来,预计2033年,中国将会有30%以上的人口超过65岁以上,2060年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延迟退休势在必行。

他建议,在个税抵扣和经济补贴、托幼服务等方面采取措施,加快构建生育支撑体系。

人口为何下滑?网友:房价、教育成本

对于央行的工作论文,不少网友表示房价、教育压力大,也存在小孩的托管教育等问题。

从实际情况来看,是否要全面放开生育,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事实上“二孩政策”放开以后,确实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我国二孩数量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且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但2016年以后,中国的新生人口实际上是持续下滑的。也就是说,放开二孩政策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今年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在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时指出,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对建议中提到的“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进行探索,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对此,@新华视点 2月19日发表微评指出,不止在东北,全国都有些家庭有生娃意愿却不敢生,“生得起、养不起”是顾虑之一。要在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上下功夫,医疗、教育、托幼等方面成本降下来,想生娃才能变成敢生娃。

如何应对当前人口问题?

面对严峻的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本次央行工作论文也提出了四大应对之策。

一是全面放开和大力鼓励生育。不要再犹豫观望已有政策效果,要趁着现在部分居民想生又不让生时放开,等到大家都不想了再放,则没了用处。不但要放开生育,还要鼓励生育,要创造良好的生育环境,切实解决妇女在怀孕、生产、入托、入学中遇到的困难,让妇女敢生、能生、想生。

二是重视储蓄和投资。首先要高度警惕和防止储蓄率过快下降的趋势。其次要认清消费永远不是增长的源泉,发达国家消费率高有历史原因,其力图改变、但回天无术,不要以此为学习的榜样。第三要重视投资,扩大国内中西部的投资,扩大对亚非拉的投资,因为这些地区提供了大量的、仅存的人口红利。

三是推进养老改革。首先,养老制度要由即时支付型转为储蓄型。其次,区分基本保障和个人账户,在此基础上,适度扩大个人账户。此外,发行特别国债补充转制成本,保持个人养老金缴费、支付连续,实现平稳转制。

四是促进教育和科技进步。我国由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不是一句空话,而需要实实在在的支持。首先环境宽松,把握好创新与监管的平衡。其次建立基本的社保体系,如果人们知道即便失败,也有饭吃、有房住、有病看,就会敢冒险、敢创新。第三控制房价,创新创业靠的是年轻人,但其多半没钱,一个城市房价太高,把他们都逼走了,何谈创新。这是深圳过去超越香港的主要经验,未来也有可能成为限制其长远发展的障碍。第四重视教育,特别是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值得一提的是,4月15日,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撰文指出,其相关研究发现,与上述观点恰恰相反,是文科背景的领导人更加注重民生方面的支出。

统计显示,地方官员的大学专业为社会科学和文史哲等学科背景者,其地方科教文卫的支出在GDP占比中约上升1.3%。考虑到地方财政支出在地方GDP中仅占20%左右,1.3%的差距已经算比较高了。

另一项针对两个地方政府官员换人前后、科教文卫支出比重对比的研究显示,换人前,两组地方的科教文卫支出比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但换人以后,文科领导所在地方的科教文卫支出明显逐年上升,而理工科背景领导所带领的地方,科教文卫支出比重则有所下降。从中也可看出,地方领导的学科背景差异导致了科教文卫支出比重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