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药价虚高“痼疾”:财政部穿透式“查账”,19家药企资金“腾挪”路径曝光

拆解药价虚高“痼疾”:财政部穿透式“查账”,19家药企资金“腾挪”路径曝光

2021年04月16日 12:45:36
来源:华夏时报

拆解药价虚高“痼疾”:财政部穿透式“查账”,19家药企资金“腾挪”路径曝光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娜 北京报道

又一波打击药企带金销售等违规行为的整肃风暴来袭。

据财政部4月12日发布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第四十号)(下称公告)称,财政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对财政部有关监督局检查的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其他医药企业,由负责检查的财政厅(局)就地实施行政处理处罚。

公告指出,经查,部分医药企业存在下列问题:一是使用虚假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二是虚构业务事项或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三是账簿设置不规范等其他会计核算问题。上述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等规定。

据《财政部对19家医药企业行政处罚情况》显示,恒瑞医药、步长制药、华润三九、赛诺菲、礼来等19家药企均在处罚之列,有企业违规行为涉及金额高达上亿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42条,最高处罚金额是5万元,此次19家医药企业分别受到了3到5万元的行政处罚。

在医药企业畸高的销售费用背后,滋生出药品回扣等“潜规则”。Wind数据显示,2019年,353家A股药企销售费用合计达2995亿元,整体呈现走高态势,原因在于医药行业销售费用中带金销售、商业贿赂在不断增加。

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应该将财政部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处罚结果与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联动,对严重失信的企业限制或取消挂网采购,失去集中采购市场的入场券比罚款更能让药企忌惮。

穿透式“查账”

受罚药企中存在的一个普遍违规问题是,虚增员工工资和差旅费、列支虚假会议费等项目。

检查发现,赛诺菲(北京)制药有限公司2018年列支医学领域的学术研讨或经验交流会议费1.49亿元,经对部分会议参会人员进行延伸访谈,相关医生表示会议不真实或未参加会议,涉及金额93.82 万元。 财政部依法对赛诺菲(北京)制药有限公司处以3万元的罚款。

在上海信谊联合医药药材有限公司所属信谊联合事业部2018年的业务推广费后附部分资料中,存在调研报告抄袭、咨询合同签订日期早于咨询公司成立日期、调研内容与合同约定不一致等问题,涉及金额631.62万元。

更有甚者,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2018年列支会议费资料存在不同推广会议照片存在雷同,伪造会议地点、签到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召开的会议的记录人为同一人等问题。

同样,上海信谊天一药业有限公司2018年部分学术会议存在邀请函无具体的参会对象、交通 食宿安排信息和详细议程资料,所列会议地址为无效地址, 会议签到表无实名签字等问题,涉及金额565.72万元。

长白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通化玉圣药业有限公司都存在虚增人员工资、虚增差旅费、虚增劳务派遣费等问题,涉及金额分别为3393.13万元和1553.65万元。另外,通化玉圣药业有限公司2018年列支福建业务推广费用,后附樟树市慧生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为虚假发票,涉及金额170万元。

上述两家药企还都存在列支全国医疗机构临床费用的情况,以业务推广商提供的医疗机构门诊收费票据入账。经核对,这些门诊票据与医疗机构实际使用的门诊收据票据、公章等信息均不一致。

财政部对药企查账结果显示,药企普遍存在使用虚假发票套取资金体外使用等违规行为。

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列支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后附部分发票经查询国家税务总局全国增值税发票查验平台,结果为“查无此票”或“不一致”, 涉及金额1.29亿元。

另外江苏豪森还被查出虚构业务事项套取资金,具体为,2018年虚列27家信息咨询服务部的咨询评审费1600万元;2018年列支会议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涉及金额274.06万元;2018年虚增办公用品费 481.71万元,后附发票显示购买产品为笔、本子等,经查,实际并未购买。

恒瑞医药在这次财政部穿透式“查账”中也被发现2018年存在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等问题。

资金“倒腾”路径

医药企业费尽心思地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咨询公司等第三方套取资金,“倒腾”出高额销售推广费用,流向了医药代理个人腰包。

检查发现,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在2018年支付个人代理商销售推广费用时,凭证后附部分发票由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涉及金额1.40亿元。使用类似手法的,还有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等。

福建古田药业有限公司将套取的资金转入了员工个人账户。2017年至2019年6月30日,该公司以业务推广费名义支付福建医统天下健康创业园有限公司3134.10万元,后者扣除税金后通过莆田市秀屿区笏石东进医药信息咨询部等26家供应商账户,将2957.29万元资金转回到福建古田药业有限公司员工控制的3个个人银行账户。

广东一力医药有限公司和分公司一力制药(罗定)有限公司一同被查出利用第三方公司套取资金问题,前者转回公司职工及职工家属个人账户,后者则转给了公司新药推广客户个人账户。

“黑名单”联动惩戒

上述被处罚的19家药企并不是第一次被罚。

事实上,早在2019年5月,财政部联合国家医保局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进行会计信息质量检查,重点检查医药企业的费用、成本和收入的真实性。在这77户药企中,有17家由财政部有关监管局检查,上述公告中公布的19家受罚企业包括了这些公司的部分子公司。

根据公开可查的法院判决文书统计,2016—2019年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给予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其中频率最高的企业三年涉案20多起,单起案件回扣金额超过2000万元。

公告称,这次检查聚焦医药产业产品成本费用结构,摸清了药价虚高成因,震慑了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违规行为,保障了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等重大改革的顺利推进。

受罚的19家药企中,共有3家违规金额过亿,依次是华润三九子公司深圳华润三九医药贸易有限公司1.64亿元,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超过1.5亿元,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1.4亿元。

对于处罚结果,有医药行业内人士认为,三五万的罚款对于药企而言就是“毛毛雨”,与获利相比,违规成本并不高,药企很可能还会故伎重演。

处罚标准底线较低是财政部执法面临的困境,同样医药企业对于回扣个案的罚款也不敏感。基于这个原因,国家医保局建立了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失信情节严重的企业会丧失进入集中采购市场的机会,这样就会产生强大的震慑效果。

4月12日,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发布《关于我省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价结果的通报(2021年第一期)》,根据当地法院判决所披露的相关事实,某医药类上市公司的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存在给予回扣的商业贿赂行为,数额较大,按照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制度,将该企业在浙江省医药集中采购市场的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并暂停该企业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挂网交易。

不过,目前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失信目录清单中还没有列入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结果,跟财务问题有关的只有取得虚开的增值税发票一项。

对此,周树建议将财政部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处罚企业纳入医保“黑名单”,对严重失信的企业限制或取消挂网采购。

财政部对19家医药企业行政处罚情况

2.png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