莒县农商银行去年盈利下滑  股东逾2亿股权质押给本行部门经理

莒县农商银行去年盈利下滑 股东逾2亿股权质押给本行部门经理

2021年04月18日 14:45:38
来源:华夏时报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近日,山东莒县农村商业银行发布2020年四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截至2020年末,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

财报显示,该行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4.67亿元,较2019年下降11.85%;全年净利润1700.97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该行去年第四季度净利润环比下降248.54%,亏损1.31亿元,拖累净利润同比减少33.90%,并创该行2014年改制以来新低。

事实上,莒县农商行银行盈利水平较弱除了受疫情和市场利率波动加剧影响外,该行信贷资产质量较差是重要原因。近年,莒县农商银行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2017年到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为4.4%、5.85%和4.36%,同期拨备覆盖率均低于监管要求。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在莒县农商银行主体及“17莒县农商二级”2020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下称“评级报告”)中指出,跟踪期内,受担保链风险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叠加影响,该行不良贷款率和关注类贷款占比均较高,资产质量存在一定下行压力,在此背景下,该行盈利指标将承压。

值得注意的是,莒县农商银行共18位股东出质该行股份,出质数额总计23150.2308万股。其中,有14位股东将20991.4287万股股权质押给同一位质权人--辛崇文。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辛崇文曾以莒县农商银行中小企业服务中心部门经理身份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莒县农商银行盈利下滑、不良承压和超2亿股权质押于部门经理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该行并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为止,该行并未予以回复。

去年四季度亏损1.31亿元

山东莒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系莒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于2014年3月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该行改制后资产规模一路增加,截至2020年末,总资产315.16亿元,同比上升13.49%。

不过,莒县农商银行的盈利水平并没有随着资产扩表而增加。年报显示,在改制的2014年,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98亿元和1.36亿元,2015年取得营利的最好水平,营收和净利达到6.96亿元和1.94亿元。此后便开始逐年下滑,2017年,该行净利润仅为2211万元,同比骤降85%。2018年到2020年,该行盈利水平依然没有起色,分别为1953.5万元、2573.28万元和1700.97万元。

数据显示,2020年是莒县农商银行改制后盈利最差的一年。该行2020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当季的净利润分别为4614.25万、1367.03万元、8818.72万元、-13099.03万元。其中,第四季度净利润环比下降248.54%,亏损1.31亿。

记者注意到,伴随盈利的大幅下滑,该行从2017年开始信贷资产质量呈现恶化迹象。2017年到2019年,莒县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4.4%、5.85%和4.36%,其中2018年的不良率已经超过监管要求的5%红线;同期拨备覆盖率为101.77%、108.53%和115.18%,全部低于120%的监管要求。

据上述评级报告披露,担保链问题系莒县农商银行贷款信用风险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该行保证贷款担保人主要为企业或自然人,担保链因素导致信用风险相互传导,部分担保企业被迫承担了平移贷款或代偿责任,资金链紧张而出现不良。

近年来,该行主动压缩保证贷款比例,同时积极营销小额信用贷款和抵押贷款。截至 2019年末,该行零售贷款占比达到44.12%,较年初上升7.48个百分点,贷款结构调整成效显著。同期末,该行保证贷款和抵押贷款占比分别为51.63%和38.90%,较上年末分别下降3.81和上升2.08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2019年莒县农商银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全年核销不良贷款2.87亿元,较上年增长2.17亿元。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2018年末下降6.59%至5.85亿元,不良率较2018年末下降1.48个百分点至4.36%。同期末,该行逾期贷款规模和占比亦呈现下降趋势。在先行指标方面,该行关注类贷款规模同比增长16.54%至22.57亿元,但由于贷款规模整体增长较快,关注类贷款占比同比下降1.25个百分点至16.84%。

总的来看,莒县农商银行不良处置并不轻松,对盈利侵蚀作用较明显。

东方金诚在评级报告中认为,2020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推测当地相关行业贷款风险将有所上升,资产质量仍然存在一定下行压力。资产质量下滑背景下,该行盈利指标将承压。

超2亿股权质押给部门经理

7年前,莒县农商银行完成改制。2014年3月25日,原山东银监局批复同意该行及39家分支机构开始营业,莒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自行终止,其债权债务由莒县农商银行承担。同时,核准牛学强董事长、商庆收行长的任职资格。

2018年4月,莒县农商银行董事长发生变更,日照银监分局核准陈修善为莒县农商银行董事长。此后,该行开始一系列人事变动。2018年9月30日,日照监管分局核准闵娜莒县农商银行财务会计部总经理任职资格;一个月后,经监管部门核准,郭建伟成为该行审计部总经理,王立冰为该行合规部总经理。

2020年2月,莒县农商银行的行长也发生变更,日照银保监分局核准了鲁中莒县农商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至此,该行在改制后董事长和行长全部换人。

这还没有完。去年6月16日,监管部门核准马强为莒县农商银行合规风险部总经理;9月14日一天,该行有多名副行长的任职资格被监管部门核准。核准崔晓明和焦若飞莒县农商银行副行长任职资格,核准张锡岗莒县农商银行副行长、财务部总经理任职资格,核准李叶磊莒县农商银行董事会秘书任职资格。

不过,从近年的经营状况看,经过一番人事调整后,莒县农商银行盈利水平依然呈现下滑趋势,资产质量仍有不小的下行压力,目前的高管团队任重道远。

此外,莒县农商银行与该行并列第一大股东日照领先经贸有限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闹上法庭。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法院判决日照领先经贸有限公司应支付给莒县农商银行1800万元及利息,承担案件受理费129800元,保全费5000元。但日照领先经贸有限公司全部未履行,并因其他规避执行行为,成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就是俗称的“老赖”。莒县人民法院向其发出限制消费令,限制日照领先经贸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等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国家企业信用信心显示,莒县农商银行共有18位股东出质该行股份,出质标的数额总计23150.2308万股,占该行全部股权的27.86%。值得一提的是,其中14位股东将20991.4287万股权质押给同一位质权人辛崇文。众做周知,股东质押该行的股权是为了获得资金,而20991.4287万股权价值或将超过2亿元。

辛崇文何许人也?能够如此大手笔成为逾2亿股权的质权人,其资金来源并未公开披露。公开信息显示,辛崇文持有莒县农商银行0.61%的股份;2017年4月,在一篇媒体的报道中,辛崇文以莒县农商银行中小企业服务中心部门经理身份接受了采访。

对于相关股东为何将股权质押给莒县农商银行一位部门经理、其资金来源等问题,该行没有进行回复。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