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城市自然人口“负增长” 沈阳成首个人口自然增长率跌破0的新一线城市
财经

8城市自然人口“负增长” 沈阳成首个人口自然增长率跌破0的新一线城市

2021年04月20日 21:35: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目前至少有26个地级市披露了人口自然增长率数据,其中8个城市跌穿0。

继一些中小城市之后,一些大城市也开始步入自然人口“负增长时代”。

沈阳的数据显示,202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3.34‰(户籍人口,以下未作说明的均是户籍人口),较2019年降低3.38个千分点。

作为首个人口自然增长率跌穿0的新一线城市,其实沈阳并不孤单。截止到4月20日,全国主要城市基本都已发布2020年统计公报,目前至少有26个地级市披露了相应的人口数据,其中8个城市人口自然增长率跌穿0这一重要关口。

除沈阳之外,辽宁另一城市抚顺成为目前公布数据的城市中人口自然增长率最低的城市,仅为-13.3‰。此外,江苏的5个城市泰州、扬州、镇江、常州和无锡,全部在2020年迈入自然人口负增长行列。还有一个自然人口负增长的城市是山东威海。

“从中国不同城市来看,情况并不相同。此前中国有很多小城镇的人口已经出现了自然人口负增长的局面,现在是一些大城市也逐步进入人口负增长的区间,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可能很多人还没有感觉。”中国社科院人口和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沈阳、无锡均“负增长”

4月上旬,辽宁省会沈阳发布2020年统计公报,全年地区生产总值(GDP)6571.6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0.8%,成功实现正增长。

然而,另外一个数据却跌成负数,这就是人口自然增长率。2020年,沈阳人口出生率6.68‰,比上年降低1.67个千分点;人口死亡率10.02‰,提高1.71个千分点。人口自然增长率-3.34‰,较2019年的0.04‰,降低3.38个千分点。

这意味着,沈阳成为首个人口自然增长率跌破0的新一线城市。从2020年已经公布的数据来看,同为新一线城市的东莞、杭州和苏州,仍然保持常住人口正增长。其中,东莞人口自然增长率达到9.08‰。

但是,户籍人口同样超过500万的另一个大城市无锡,与沈阳“同病相怜”。2020年,无锡全年出生人口39216人,出生率7.75‰;死亡人口40020人,死亡率7.91‰,当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16‰。

这意味着,大城市也开始进入自然人口“负增长时代”。除沈阳、无锡之外,宁波在2020年年末全市拥有户籍人口613.7万人,其中市区306.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12‰,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75‰,已经逼近了0增长的关口。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学者黄文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有不少大城市逐步进入自然人口负增长的阶段,未来整个国家的自然人口也将会负增长,这个局面应该在几年之后就会出现,而且会有加速的趋势。

目前,公布了202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的26个城市中,有8个城市步入负区间,其中有4个城市是2020年最新的加入的,除沈阳之外,镇江、常州和无锡也进入负区间。

导致这些城市自然人口负增长的,首先是这些城市所在地区较高的老龄化比例。根据中国统计年鉴,辽宁在2019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5.92%,江苏为15.08%,山东为15.84%,均已成为深度老龄化地区。

而根据江苏省老龄办发布《2020年江苏省老龄事业发展报告》,截至2019年末,江苏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834.16万人,占户籍人口的23.32%,人口老龄化程度仅次于北京、上海。从各设区市的老龄化情况来看,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占比最高的五个设区市为南通、镇江、泰州、无锡、扬州。事实上,除了南通尚未发布数据之外,剩下4个城市均在2020年成为自然人口负增长城市。

“从人口结构上来说,城市出现老龄人口占比不断扩大的局面,这个在未来30年都没有办法扭转,人口的寿命在不断提升,如果要改善人口结构,需要提升未来人口的出生率,阻止社会人口规模萎缩。”黄文斌表示。

城市生育意愿偏低

从整体来看,2020年公布了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城市中,几乎所有城市都较2019年出现下跌。

黄文政认为,城市人口出生率下降,一方面是育龄妇女数量的下降,另外还有疫情的影响。

从城市来看,育龄妇女数量的下降趋势明显。以苏州为例,根据当地的统计年鉴,2006年,苏州育龄妇女年末人数为182.86万人,2015年,苏州育龄妇女年末人数为156.06万人,这一数据到2019年继续下降到151.76万人,2019年育龄妇女的数量较2006年降低17%。

而且,城市整体的生育意愿也偏低。

仍以苏州为例,在尚未放开全面二孩的2015年,苏州全市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5,其中最为核心的姑苏区仅为0.7(总和生育率指该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这一数据在放开二孩之后有一定反弹,2016年达到1.48,但是2019年苏州的总和生育率已经跌到1.12,逼近全面放开二孩前的水平。

王广州指出,人口出生率变化特别是出生规模下跌是一个趋势,尽管从不同年份来看会有一定的波动。2016年,放开二孩的政策刺激了生育水平的短暂反弹,但是二孩政策效果已经基本结束,生育水平目前基本恢复到政策调整前的水平。

“从人口出生率来说,我们国家不同地区的人口自然增长是不均衡的,比如说,相对来说农村的人口出生率更高一些,城市更低一些,因为不同人群的生育意愿和生育水平不一样。”王广州说。

他指出,受教育程度更高的人群,生育意愿更低,婚姻时间也在推迟。现在随着人口流动,到城市工作基本上都需要高中以上学历,而高中及以上人口的生育意愿,和初中及以下人口的生育意愿相比,是一个明显的界限。

目前,城市很难扭转人口自然增长率降低这一局面。黄文政认为,从城市来说,改变自然人口负增长局面是很难的。未来少部分能够吸引年轻人的城市,总体人口也将能出现小幅度的正增长。

很多城市在自然人口增长放缓之际,恐怕同时将面对人口流出的局面。2019年,上述公布自然人口增长率的26个城市中,至少有9个城市的户籍人口多于常住人口(部分数据未公布),是明显的人口流出城市。

另外,从2020年城市的数据可以看出,2020年中国整体的人口增量很可能较2019年继续下跌。王广州表示,此前,我们预估2020年人口出生总量会下降到1340万左右,但目前来看,数据可能比这个更低一些。

“人口自然增长进入负增长的局面,大家都有共识,区别只是早一点还是晚一点,但关键问题并不在这里。在人口总量增减之外,还有一个人口结构的问题,人口的结构涉及到家庭结构、社会结构、就业结构等,不仅仅是抚养比的问题,现在需要关注的是,出生人口快速减少对于人口结构的冲击,即不同年龄阶段人口队列的关系快速改变。”他说。(作者:陈洁,实习生 刘蕴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