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获220亿元融资,李彦宏投资的作业帮今年上市无望?
财经

5年获220亿元融资,李彦宏投资的作业帮今年上市无望?

2021年04月30日 22:16:00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姚悦

来源|野马财经

2019年7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作业帮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侯建彬曾表示,一到两年没有资本增资计划,不着急上市。然而,还没到两年,作业帮赴美上市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侯建彬改主意了?

近日,据媒体报道,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正在考虑赴美IPO,可能筹集至少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35亿元)。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作业帮正在与顾问就潜在的上市进行合作,准备最快于今年下半年上市。

但野马财经向一位作业帮人士询问情况,对方表示关于上市一事没有时间表。

在外界看来,作业帮上市已有端倪。今年3月,作业帮从欢聚时代聘请CFO金秉出任公司首席财务官。有业内人士表示,设置 CFO通常被认为是公司筹备上市的信号,而且欢聚时代早于2012年11月就在纳斯达克上市。

据IT桔子数据显示,E+轮融资过后,作业帮的估值已达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13亿元)。

▲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在线教育行业的人士表示,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今年上市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点。作业帮大概率不会选择今年上市,需要留一些时间消化一下在线教育领域的政策影响。从今年3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开始,校外培训监管越来越严。4月,监管部门还点名在线教育企业、顶格罚款相关企业并责令限时整改。据不完全统计,年内教育部已经发布了至少20条相关政策。未来一个月可能有更多详细政策出台。

近期,教育部明确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进行语文、数学、外语等学科培训,该政策对作业帮估值是否有影响也随即被关注。

上述作业帮人士表示,作业帮的学前教育业务尚处于探索阶段,占比极小,基本不受上述政策影响。

在线教育的资本宠儿

脱胎于百度,赶上了在线教育的风口,8轮融资至少3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20亿元),还拿到迄今在线教育最大一笔融资,作业帮算得上是在线教育界的资本宠儿。

2014年,以拍照搜题功能为主的作业帮在百度内部孵化上线,并凭借百度知道导流,很快积累了十几万用户。

截至目前,作业帮的拍照搜题功能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80%,作业帮已经累计激活用户设备突破8亿,月活用户约1.7亿,员工数量近4万人。

不仅是“出身名门”,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作业帮也是生而逢时。作业帮上线当年,资本开始大举进入在线教育领域。作业帮当时的项目负责人侯建彬反应迅速,2015年便把作业帮从百度分拆出去,成立小船出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作业帮运营实体公司,下称:小船出海)。

天眼查显示,李彦宏通过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度)间接持有小船出海45.97%的股份,为最大股东。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投票权的关系,李彦宏并不是作业帮的实际控制人。

分拆当年,作业帮就拿到了红杉资本、君联资本共计2500万美元的融资。此后,作业帮更是金主不断。

据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作业帮至少进行了8轮融资,累计拿到了不少于3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20亿元)的资金,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红杉资本中国、软银集团、记源资本、君联资本、Tiger Global等。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值得一提的是,作业帮最新(2020年12月28日)完成的E+轮融资,是迄今为止在线教育市场数额最大的一笔融资,融资金额超1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04亿元)。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

据新媒体晚点LatePost统计,仅就K12在线教育而言,2020年以来中国该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作业帮2020年披露的累计融资金额为2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52.4亿元,占全行业总融资额约三成。

烧钱营销抗衡猿辅导

但即便是作为资本宠儿,作业帮的发展也是亦步亦趋,其在在线教育领域还存在着一位劲敌——猿辅导。

目前,猿辅导以17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00亿元)的估值,成为全球在线教育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猿辅导在2020拿到的融资也比作业帮高出1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5亿元)。

作为2020年共计拿走全行业总融资近七成的两大独角兽企业,作业帮和猿辅导的较量早已开始。

有分析认为,在线教育企业本身没有技术护城河。无论是搜题、在线大班还是一对一,各家都没有独创性的优势。因此,短期流量收割成为两大独角兽的首场大战。

猿辅导率先打响第一枪,2019年突然在市场上大规模投放廉价体验课,作业帮立马“应战”。

“作业帮直播课,名师有大招,解题更高效”,“帮帮帮,网课上作业帮;帮帮帮帮,好成绩有人帮”等宣传语开始铺天盖地。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据艺恩《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综艺赞助报告》统计,作业帮在2020年合作综艺视频节目位列第一,达到13个,包括《向往的生活第四季》、《奋斗吧主播》、《快乐大本营》、《奔跑吧》第四季、《奇葩说》第七季、《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等。

2020年4月17日,作业帮还与中国女排达成战略合作,成为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官方教育品牌。

直至在最近的热播剧《小舍得》中,作业帮的表现也依旧卖力。

▲图片来源:网络

2020年7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猿辅导、作业帮的暑期营销推广预算分别为15亿元、10亿元。

据统计,2020年暑期整个在线教育头部公司在广告营销上的投放总额为60亿元。也就是说,作业帮和猿辅导在2020年暑期全行业广告投放占比超过四成。

作业帮发布的2020年暑期业绩显示,付费课学员总人次780万,同比增长超过390%;暑期正价班学员就读人次超过171万,同比增长超过350%。并且,公司综合获客成本不到行业平均值一半。作业帮人士透露,去年作业帮的营销投入转换率大约在30%。

尽管烧钱也见到了成效,但对于这场营销大战,作业帮却颇显无奈。

侯建彬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一些公司突然大举进行市场投放,就像ofo决定投新车摩拜必须跟进到达恐怖平衡一样,在线教育的其他玩家也必须跟进。尽管他们都觉得不划算,单个用户获客成本无法回收,但你不做你的规模就会被落下,会被落的很远,你无法得到更多的炮弹来做你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监管趋紧, 上市救急?

今年年初,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4家机构曾因虚假广告上热搜。一人同时出现在四家公司的广告中,而且一会儿是数学老师,一会儿是英语老师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作业帮人士对野马财经表示,上述情况是广告投放的素材选用问题,不过,作业帮并没有称视频中出现的人是老师。

《人民日报》等央媒也发声指出,“在线教育机构无论融资规模有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的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学研发上,守住服务的质量底线。

在线教育在资本裹挟下乱象丛生,监管部门开始行动。

今年3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回应“双减”传闻时表示,“今年教育部把这项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治理、标本兼治的工作思路,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

资本市场闻讯大跌。3月26日,截至当日美股收盘,跟谁学股价暴跌41.56%,新东方跌11.12%,好未来跌7.44%,一起教育科技跌12.36%。

4月,监管进一步升级,点名在线教育企业、顶格罚款相关企业并责令限时整改等。据不完全统计,1月到4月初,教育部发布了至少20条相关政策。

其中,据教育部官网显示,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语文、数学、外语等学科培训。

受此影响,包括猿辅导、学而思等多家在线教育机构下架了学前教育课程,野马财经通过作业帮客服了解到,作业帮也已经下架了学前教育全部课程。

不过,据作业帮内部人士透露,作业帮的学前教育业务尚处于探索阶段,占比极小。

对于监管趋严,作业帮人士表示,监管政策有利于整顿行业非理性竞争,让行业趋向健康发展,也是作业帮愿意看到的。

但目前更多的监管政策的细则尚未出台,不得不说,监管就是悬在在线教育头上的那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对于未来政策的走向,多家在线教育企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政策不明朗之前要保持低调。”

有业内人士对野马财经表示,政策出台后,对依靠投放来拉新的头部企业影响更加明显。

尽管有分析认为近期上市不是好的选择,但也有分析认为,监管趋严,在线教育越来越难以拓展融资,但像作业帮这样盈利模式尚未形成良性循环,还需及时补血,上市不失为一个救急的方法。

并且在并不宽敞的在线教育资本之路上,上市的次序也至关重要。

一位教育行业人士分析,如果作业帮抢先上市,不仅会有利于品牌宣传,吸引更多人才,也能够在二级市场获得更加直接的资金支持,“在现在的竞争态势下,自己多拿一些钱,对方可能就会少拿一些。”

你是否购买过作业帮的课程?你信赖在线教育吗?欢迎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