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维权车主最新回应:不要再打口水仗,希望谈判重回正轨
财经

特斯拉维权车主最新回应:不要再打口水仗,希望谈判重回正轨

2021年05月02日 16:29:39
来源:出行一客

文|郭霁莹

编辑 | 施智梁

家在安阳,维权在郑州。过去两个多月,特斯拉车主张女士和丈夫李先生为了维权辗转于两地。“挺疲惫的。”

除了漫长的维权过程,外界的诸多质疑也让他们压力倍增。4月19日下午,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接受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专访时,评价“车展闹剧”主人公张女士“很专业”“背后应该有(人)”,张女士夫妇的维权动机受到质疑。

4月28日,特斯拉官方微博发布的《关于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及事件说明》似乎更加坐实了“背后有人”的说法。根据说明,李先生在3月13日明确声称,自己身后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此外,张女士在车展现场谎称自己怀孕三个月的行为,也成为被舆论诟病的焦点。

近日,张女士在多家媒体的采访中回应称,在面对特斯拉众多安保围攻下,谎称怀孕是为了自保。她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直言:“特斯拉一直在避重就轻,转移焦点,把舆论往我先生说过什么话、我究竟有没有怀孕往这个方向引。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到事件本身——特斯拉的车辆究竟存不存在问题?”

从“419上海车展维权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至今,张女士仍在等待一个真相。尽管特斯拉方面表示已在4月22日向张女士提供了事故前半小时完整的行车数据,但张女士认为该数据并不完整,缺少重要项目参数。围绕数据完整性和可靠性的争议,双方观点始终存在明显分歧。张女士希望双方的沟通能重回正轨。

4月30日下午,张女士夫妇终于与特斯拉工作人员在郑州市监局坐下来,进行了车展维权事件后第一次正式的沟通。在三方沟通之前,张女士夫妇接受了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的独家专访,针对近期维权事件中的多个争议点做出回应。

分歧一:数据的完整性和真实性

关于数据缺失的问题是双方从始至终最大的争议。

事故发生后,特斯拉郑州福塔店售后张经理于2月27日来电,向张女士口头播报了事发前5.9秒内的数据。根据数据,发生事故时张女士父亲的驾驶速度为118.5km/h,由于速度过快、制动较晚导致撞车。

张女士将电话进行录音,并在其3月11日发布的置顶微博中对口播数据进行回应,“事发时车速118.5km/h为编造,实际约为60-70km/h”,以此否认特斯拉方面判定的超速一说,提出是由于刹车失灵导致事故发生。

此后,双方就刹车是否失灵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根据特斯拉官博4月28日发表的文章《关于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及事件说明》中显示,自事故发生以来直至车展维权事件期间,张女士曾三次拒绝对车辆进行第三方检测,并两次给车贴封条,防止他人触碰。

张女士则表示,自己的态度一直是接受合理调解、接受专业的、有资质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在她看来,市监局推荐的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能做进口车检测鉴定的“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并不具备相关资质。李先生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这家机构也是“特斯拉指定的唯一鉴定机构”。因此在3月9日的调解中他们提交了鉴定撤诉申请。而据李先生透露,他们后来了解到国内目前具备汽车鉴定资质的机构有上百家。

此外,张女士对特斯拉处理事故的态度表示不满。她称在4月19日上海车展维权事件之前,张女士称其只收到了特斯拉方面提供的口头播报数据。

“因为特斯拉一开始就完全对我们采用一种无视的态度,非常傲慢,然后直到上海车展这个事情发生过后,他们才有了一个愿意去处理事件的态度”,在张女士看来,这并非是一个真正要解决问题的态度,“从它发的官方声明也能看出来”。

4月22日,特斯拉公布了张女士车辆事发前一分钟的行车数据。数据显示,驾驶员最后一次踩刹车时,速度为118.5km/h,ABS作用之后的1.8秒,系统记录了碰撞的发生。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后,车速持续降低,碰撞前车速降低至48.5km/h,事发前半小时,驾驶员有超过40次踩下制动踏板的记录。最终按照数据指向,特斯拉车辆无刹车问题,而是张女士父亲驾驶速度过快、制动较晚导致事故。

张女士对特斯拉的这一判定结果并不认同。她展示了事发当天安阳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的事故认定书,提出车距过近为事故原因,“警方从未判定我方超速”,以此回应特斯拉方面判定的驾驶速度过快一说。

此外,张女士对数据可靠性表示严重怀疑。她认为特斯拉4月22日公开的数据有严重缺失。

对此,她提出两点质疑。首先,按照《电动汽车远程服务与管理系统技术规范》(GB/T 32960)国家标准,监测平台对每辆车有61项指标统计,以及在特斯拉EDR数据记录样本中,涉及的参数项目,明显远远多于她所收到的数据。“比如像刹车踏板位移、油门踏板位移、电机扭距、车身激励、能量回收、助力系统工作状态、ESP工作状态等一系列的具体项目参数,都未能在数据里得到体现。”

其次,根据她3月15日微博中公开的特斯拉方面提供的口播数据显示,事发时27秒59分秒车辆稳定系统被激活。然而特斯拉在4月22日于官方微博公开的数据中,却没有包含这一项。

在特斯拉的官方声明中公开表示,“将数据直接提供给客户,真心实意赢得消费者的理解和支持,毫无保留地配合监管部门”。但张女士认为特斯拉并未完全履行自己的承诺,拿出解决问题的态度。

“你要履行你的承诺,提供完整原始数据,你为什么不提供?为什么在市监局责令提供完整数据的情况下,你提供了一个并不完整的数据,这是你尊重消费者吗?这是你解决问题的态度吗?”“你是发布官方声明道歉,你的道歉究竟是给我本人道歉,还是你道给所有人看?你是道歉给别人看的,你并没有给我本人道歉。”

张女士认为,特斯拉所提供的数据最大的问题是不完整,缺少重要项目参数,同时也存在一些出入。

根据特斯拉4月22日公开的行车数据显示,事发时车速为118.5km/h。张女士则在其置顶微博中提出质疑,坚称特斯拉数据造假,她表示,事发时车辆的实际驾驶速度只有约60-70km/h。

当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在4月30日的采访中问及张女士是否仍坚持这一判断时,即118.5km/h的数据为特斯拉编造,实际速度约为60-70km/h,张女士回应称:“本着严谨的态度来说,因为人的判断可能会那个,所以我还是想让他们提供完整的数据,然后再做一个正确的判断。

分歧二:背后是否有团队支持?

除了不满特斯拉未拿出真正解决问题的态度,提供完整行驶数据之外,张女士认为特斯拉还在避重就轻、转移矛盾,将舆论引向车辆质量以外的无关问题上。

比如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在4月19日车展上,接受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专访时表示(详见:独家 | 陶琳回应车展维权事件:特斯拉不可能妥协),张女士“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由此引发了舆论的广泛热议。

张女士不止一次表示,“背后有人”的这一说法并不属实,她认为这是特斯拉转移公众注意力的手段。事实上,在她行政拘留期间,上海警方已对其社会关系、资金和通信往来进行了相关调查。“我相信警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张女士表示希望陶琳能就自己的这种说法拿出证据。“因为她的这种言论会误导公众,使网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所以我要求她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就要给我公开赔礼道歉。”

值得关注的是,特斯拉在4月28日发布的说明中称,张女士的丈夫李先生曾在3月13日,与特斯拉郑州福塔门店工作人员的沟通中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

当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问及其丈夫是否说过这句话,有无录音作证时,张女士回应称,“我先生说没说过这句话,即便说过这句话,真的代表他背后有人吗?退一步来讲,中国哪一条法律不允许维权者通过团队或是任何机构去维权。退一万步来讲,我真的说了这句话,跟刹车失灵有什么关系,跟特斯拉不提供完整数据又有什么关系?”说到后面,她的情绪明显激动起来,“我们根本就没有可以被警方调查的,这是一种诽谤,我们还要报警呢!”

此外,张女士表示,维权过程中主要只有她和丈夫两个人。至于网上流传的封某某与韩某是这起维权事件主要策划者的说法,是恶意造谣和诽谤。实际上,他们是在维权群里认识的。“大家都是经历过事故的特斯拉维权车主,作为车友平时会在特斯拉事故维权群里分享一些维权经验,并无其他往来。”

分歧三:巨额理赔从何而来?

据张女士回忆,2月21日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特斯拉400客服就联系到她询问情况,并派郑州福塔店工作人员与之联系,然后提醒张女士报警、报保险,沟通商业险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等相关事宜。

当晚九点左右,张女士一行人与被追尾的两辆车车主一同前往交警大队处理此事。之后,她安排受伤的父母住院。当晚十点左右,张女士的车被拖到特斯拉郑州福塔店。

但据特斯拉4月28号的声明显示,事故当天他们提出协助张女士完成车辆维修和保险理赔事宜,遭到拒绝。次日凌晨,张女士将车辆拖至河南圣易睿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停车位,并在2月25日将车辆首次贴上封条,禁止任何人接触。

张女士表示“事故当晚拒绝保险理赔”的说法并不属实:“我怎么可能第一时间拒绝理赔,这不符合常理。保险公司的人可以作证,而且特斯拉手里也有我当时跟400的通话记录。”

此外,就事故发生后的车辆处理情况,双方也各执一词。张女士称2月21日晚上十点,自己的车就被特斯拉派人拖至郑州福塔店。随后,夫妻二人在2月25日第一次到福塔店三楼维修车间给车贴上封条,并强调任何人都不能碰该车,“直到3月5号,我才把车拿到自己手里。”

按照张女士的说法,2月21日事故发生后到3月5日这段时间内,车辆一直存放在特斯拉郑州福塔店,这与特斯拉在4月28日的声明中提到的“2月22日凌晨,张女士将车辆拖至河南圣易睿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停车位”的内容相悖。

而在3月5日当天,双方也就赔偿问题进行了沟通。当时,特斯拉工作人员让对方把赔偿诉求落实在书面上。在采访中,李先生提供了3月6日递交给特斯拉的口述诉求照片,上面记录了其希望争取退车,并获得精神损失、医疗费、误工费等赔偿的诉求。“这也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诉求。”

然而,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4月19日回应车展维权事件时公开表示,张女士不接受车辆检测,并索要了高额赔偿。对此,李先生难以理解口述诉求为何到了陶琳口中变成了巨额赔偿,“我们从来都没谈过金额,何来巨额赔偿一说?”

维权车主:希望特斯拉拿出诚意

截至目前,双方的沟通仍处于僵滞。张女士表示特斯拉提供的数据缺失重要的项目参数是不完整数据。此外,国内对于新能源汽车,尤其是自动辅助驾驶车辆的检测技术尚未成熟,所以关于第三方检测他们仍在进一步沟通和落实。“当然走司法途径,也都在沟通当中。”

此外,针对特斯拉4月28日发表的《关于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及事件说明》一文,张女士在专访时多次强调,很多情况不属实,这是特斯拉转移矛盾的手段。“就它(特斯拉官方微博)4月28号的声明,我会逐一梳理清楚,并根据手里的一些录音,包括特斯拉之前的表态,提出来一个时间线,接下来都会在我的官方声明中一条条回应。”

4月30日下午,特斯拉派出三名工作人员与张女士夫妇在市监局进行了“419车展事件”后的第一次正式沟通。当晚,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向李先生询问沟通情况时,他直言,昨日下午的沟通仍无实质进展,特斯拉方面以“没仔细看过数据,也看不太懂”为由,没有正面回应二人对于数据的质疑。李先生表示,对此结果并不满意。

同时他透露道,在昨天的三方沟通中,夫妻二人未再提及3月6日口述诉求中的赔偿要求。他们只希望特斯拉在接下来拿出诚意,提供车辆原始的完整数据,之后再考虑进一步的赔偿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