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为何不多放2天假?这个问题不简单!
财经

五一为何不多放2天假?这个问题不简单!

2021年05月02日 15:04:4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今年的假期连休5天,是2008年取消五一黄金周后最长的五一假期之一。据4月29日交通运输部消息,假期全国客运量预计达2.65亿人次,首日出现客流高峰约5790万人次,客流同比上升115%,全国即将迎来游客的“报复性”出游。

五天假期得来不易,难得的“报复性”出游背后实则是打工人所付出的调休“代价”。不少网友对此亦颇有微词。

一番调休操作后,机智的网友发现,五一小长假实则只休了一天。原本三天的小长假为何要改为五天,国家层面为何不能多放“两天”而要实行“调休”?看似简单的“放假”问题,并不如网友们想得简单。

一个旅行团进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准备乘机。随着“五一”假期临近,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将再次迎来客流高峰。新华社发

五一“黄金周”腰斩仅放假一天

说起五一黄金周,还是要说回我国的一份行政性法规,那就是《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下称《放假办法》)。正是这一份自1949年12月23日由当时的政务院发布的文件,从法律法规层面,正式明确了中国相关节假日的放假制度。

根据这一份文件规定,五一最初就只放假一天。《放假办法》自制定后,一直延续至20世纪90年代末,直到1999年9月,国务院宣布对《放假办法》作出修订,新修版将“五一”假期从1天增至3天,“十一”国庆节从原本的2天增至3天,从而全国法定节日放假时间由7天增加至10天。

当时国务院表示,这一修订,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人民群众的关心和对公民休息权利的保障。这也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五一黄金周和十一黄金周的起源。

每年的五一和十一的法定假日加上调休,全国能一次放假7天,从此黄金周掀起旅游消费热,成为我国经济生活的新亮点,并一度催生了“假日经济”的新模式。

据公开数据显示,从旅游业来看,1999年至2007年,“五一”黄金周全国游客量从0.28亿人次快速增长到1.79亿人次,旅游收入从141亿元增长到736亿元,年均增长率均超过20%。然而,与黄金周催生假日经济伴随而来的还有交通拥堵,人员流动数量庞大,给旅游业及相关企业经营带来困难,对景观和文化遗迹造成破坏等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因而不少专家学者开始建议,应该取消黄金周,以带薪休假替代集中假期。

自2007年11月9日开始,经过多方研究论证比较的国家法定节假日调整方案在人民网、新华网、国家发改委网站,以及新浪、搜狐等网站上予以公布开展民意调查,调整的内容即包括五一假期由7天调整为3天,一时之间五一黄金周将成为历史成为头版头条。

尽管民意对取消五一黄金周莫衷一是,但再次修订的《放假办法》中取消了五一黄金周,并新增加清明、端午、中秋为法定假日,各放假一天。自此,五一三天假期被拆分变为一天,修订后的《放假办法》还提出,允许周末上移下错,与法定节假日形成连休,这一规定就此沿袭至今,也进而形成了如今规定的五一小长假。

法定节日连着双休日连休,催生“小长假”

新修的《放假办法》自2008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刚出台即引发争议。当年,国家法定节假日调整研究小组对假期的调整,让公众普遍认为长达七天的五一黄金周就此消失,影响了公众的假期获得感。

在取消五一黄金周后,为了尽量满足公众的假日需求,一天法定假日接着周六日连休成为常态,这也导致在公众印象中,“五一”一直是三天小长假,但实际上这只是因为五一当日假期往往和双休日合并休假,给公众造成了五一有三天假的错觉,同时清明、端午、中秋的三天假期也同样按此操作,就此也催生出一个新名词:小长假。

保留并发展出小长假,当然不只是为了满足公众的休假需求,还另有促进经济发展的考量。设想如果只有一天假日,势必会影响人们的出行及消费意愿,影响产业发展。

2008年的五一假期,是取消五一黄金周后的首个假期。据媒体报道,经中国旅游研究院综合测算,2018年“五一”假期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1.47亿人次,同比增长9.3%,实现国内旅游收入871.6亿元,同比增长10.2%。

尽管9.3%的增幅,要远远小于以往年年均增长20%的速率,增速明显放缓,但是也明显并不低。由于节假日的调整,对服务业、旅游业带来了新的挑战,当年多地的地方日报也纷纷刊登文章讨论如何应对取消黄金周后带来的新变化。

如《海南日报》即刊文表示,五一长假取消之后,岛外游客可能会相对减少,但小长假的出现可能导致岛内休闲游客的增加,此消彼长的游客数量增减不见得有明显变化,政府部门需要更加关注随之而来的旅游品种、旅游方式的改变可能带来的影响。《海南日报》的这则刊文,实际也从侧面表明了黄金周调整为小长假,而并非仅放假一天,以尽量减少对经济的影响从而实现“软着陆”的考虑。

调休组成“五天”假期已成趋势

自2008年取消五一黄金周后,不断有声音呼吁希望黄金周能再度回归公众的日常生活。2013年,国务院曾为第三度修改《放假办法》开展民意调查,逾八成参与调查的网友建议取消小长假调休,但最终这一建议并未体现在2013年新修的《放假办法》中。

2019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总工会界曾向大会提交“建议恢复‘五一’长假”的界别提案,提案再次提出修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将“五一”国际劳动节放假时间恢复至3天并拼接双休日,组成5天小长假。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合肥市律师协会会长周世虹也认为,以往制约五一长假实施的因素已经消除,近十年来交通设施特别是高速铁路网的建成极大地改善和增加了交通运力,旅游景点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社会管理、应急事件处置能力显著增强,为假期的管理和服务提供了较为充分的保障。而当下公众加班成常态,休闲时间减少,恢复“五一”长假,也有利于促进消费,拉动内需。

南都记者关注到,这一提案虽未得以在行政法规中体现,但是近年五一长假的放假安排却的确与这一改革思路吻合,五一假期时长逐渐延长像以往“黄金周”靠拢。2019年,五一假期首次因调休达到4天,2020年、2021年近两年的假期则调休为五天。

在近年来世界受到新冠疫情的深刻影响,国内亟需拉动内需的大背景下,国家连续安排五天五一小假期,也就不难理解其背后的用意。然而一方面需要拉动内需增进消费,另一方面又不得违规需全面落实依法休假制度,这也直接导致近年来打工人们需要不断调休以在规定范围内合法“延长”假期。

针对这一问题,学者王继军也曾撰文指出,我国在如何放假的程序上缺乏灵活性。2009年,为应对金融危机刺激消费,广东省政府3月25日曾发布放假方案实现7天假期,然而国务院当年3月27日即发出通知,要求严格执行国家法定节假日有关规定。

王继军表示,当发生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事件时,需要调整公民假期,但当前《放假办法》未能规定节假日的克减取消和恢复的相关程序,存在立法上的不足,亟待进一步完善放假程序。

尽管网友们在网上争议声一片,但吐槽归吐槽,调休获得五天小长假后,其出行的兴趣丝毫不减。据4月29日交通运输部最新消息,假期全国客运量预计达2.65亿人次,首日出现客流高峰约5790万人次,客流同比上升115%,五一假期将迎来罕见的游客“报复性”出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