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药企大规模裁员,多年劳资宿怨一夜爆发,哈药还有多少时间?

知名药企大规模裁员,多年劳资宿怨一夜爆发,哈药还有多少时间?

2021年05月04日 19:50:46
来源:健识局

四百万年薪的总经理和8元/顿的员工餐

“现管理团队进驻以来,广大职工对他们满怀期待,甚至把他们当成了救世主。一年多过去了,集团出现了有史以来的最大亏损。”在仲裁法庭上,周远向他工作了34年的哈药集团发出控诉。

周远是哈药老员工,1986年7月,24岁的周远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毕业就进了哈药。然而,过去一年来,他的身份变了。

2020年8月,距离退休不到两年时,周远受哈药“三项制度改革”的影响,开始进入待岗状态。除了五险一金,他连续数月的实发工资为“0元”

周远不想“待岗”,他先是和老东家劳动仲裁,赢了;又被哈药上诉到法院,这次周远输了;为了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32万余元,今年4月,周远又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这家放之全国都响当当的老牌药企里,走出了远不止一个“周远”。健识局独家获悉:去年以来,哈药解除劳动关系两千多人,内退四五百人,另有百余人“待岗”

外界关心的是:哈药还有多少时间?

01 解除劳动关系

周远的情况比较特别:在哈药工作超过30年,已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距离退休时间不到五年。2020年下半年以来,和周远类似的四名“待岗”老员工先后申请了劳动仲裁。

2019年3月,以总经理徐海瑛为代表的管理层进入哈药,没多久就启动了这次大裁员。对此,徐海瑛回应健识局:哈药所有劳动调整的政策、规则、程序全部是依法合规的。我们也尊重员工自己做出的判断,他们也有权采取他们想采取的措施。

“至于说某个人因为涉及到他个人的一些变化,他的理解会不一样,劳动者他有时候就是会情绪化”。

周远说的“有史以来的最大亏损”已在年报中凸显。4月2日晚间,哈药公布2020年财报,全年实现营收107.9亿元,同比下降8.76%,净利润亏损10.78亿元,同比暴跌2030.94%,亏损值超过过去三年净利润总和

年报中,哈药认为,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为推进组织变革、优化人员配置、激活人员活力提供了保障,并指出这是哈药的“人才优势”。

在对三项制度改革的描述中,哈药称,向未竞聘成功且不再参与企业未来经营的人员提供内部退养、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等多种方式调整劳动关系。

官方说辞背后,是上千名老员工的下岗,很多人难以接受:“靠裁员和卖地维持,这是杀鸡取卵!我们在哈药干了一辈子,非常有感情,很多夫妻都在这。”

另一位被裁员工则坚决指控,去年以来所有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人都没有拿到年终奖,他表示很多人的赔偿金要到三十多万,但哈药坚持压到30万这个数。过去年终奖有三四万,今年变成了两三万,“哈药各方面都在‘抵赖’。”他总结。

02 理想和现实的矛盾

老国企不改革,没有出路;改革,就必须有人付出“代价”。这其实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

哈药的劳资双方显然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周远就对新管理团队很是不满,“他们来了两年,在产品、生产方面,没有任何能拿得出手的计划。”周远的一个证据是,去年年底,管理层开了一个年终会,会上对任何经济数据只字不提

周远还透露,去年以来,哈药大量业务骨干、关键岗位人员、技术精英被迫离职,“大批终生与哈药荣辱与共的员工无奈离开”。

一位在去年离开哈药的研发人员告诉健识局,“一直以来,哈药的研发都比较弱,不太稳定,这个是有目共睹的。”

她同时也承认,虽然目前哈药在研发方面还未见起色,但有看到管理层在努力:“前几届领导对研发这块可能没有太动,这届领导至少还有一点点动作,在布局上做了一些努力。”但是目前为止,成果仍未外显。

她所指的“研发上的努力”,当指哈药在研发领域的多个战略合作。年报显示,过去一年,哈药先后与北大、哈工大、北京质肽生物、黑龙江省食品药品检测所在不同的研发领域展开合作。

对此,健识局也从徐海瑛处得到了确认。徐海瑛表示,哈尔滨是人口净流出地区,对高端人才缺乏吸引力。去年以来,哈药将一些技术门槛较高的研发项目搬到了北京,未来,哈尔滨仅作为仿制药的研发中心。

对于技术精英的流失,徐海瑛有自己的解释:“我们在留住高端人才上是有压力的,这个行业科技人才的选择太多了。”

“管理不太妥当也好, 薪资跟不上也好,一定程度上我也理解领导们的困境。”前述研发人员表示,亏损的年份很难留住人 ,她也同样困惑:“我是哈尔滨人,一些朋友也还留在哈药,从心底来讲,我是希望哈药好的。但人才的困境怎么解决?我一直在想,没有想通。”

03 哈药还有多少时间?

和很多国内医药企业一样,哈药面临着研发换档、急需新生力量的阶段。不同的是,哈药历史负担重,每走一步都可能影响很多人。

但是,当“负重前行”的哈药碰上外企作风的总经理团队,矛盾就不可避免。最直接的是互相看不惯:

徐海瑛是明星经理人,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在外企工作,从惠普政府及公共事务高级副总裁位置上跳槽到惠氏,又在合并后的辉瑞任高管。到哈药任总经理之前,徐海瑛是招商局集团健康产业投资公司总经理。

2019年,在与哈药中层以上领导召开的一场闭门头脑风暴上,徐海瑛说:“我们这一波人是抱着创业精神来的,因为要重建,各种重建。”

来哈药,徐海瑛是带着变革任务的。她告诉健识局,2019年3月入职哈药后,她制定了三年转型期,很多变革将在三年内发生,“到今年上半年,我们把市场化的人力资源改革做完,应该是就完成了60%。

“好多人会着急,怎么来了两年变化这么少呢?”徐海瑛表示,谁都希望变化快速发生,“但是任何事都有过程,我也着急。”

新管理层觉得变化太慢,老哈药人却只感觉天翻地覆了。周远提到,徐海瑛进哈药后,职工的食堂餐标大幅下调,从15元直降到8元,“他们(领导)一日三餐在集团享用高标准伙食,我们职工自助餐取消了,要加菜还只能加素菜。”

与此同时,哈药股份公告显示,2020年公司总经理徐海瑛税前报酬为401.6万元。2018-2020 年期间,哈药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合计分别为 897 万元、1922 万元和 2211万元,呈现大幅增长趋势

同期,哈药净利润持续下滑,且主业连续两年亏损。

“现在的哈药,企业管理一塌糊涂,今天分拆一个部门,明天就合并这个部门,刚成立一个部门,很快又砍掉,太随意了。”一位哈药老员工告诉健识局,目前,哈药以混改后不需要向国家统计局上报统计报表为由,砍掉了统计岗

管理层和员工所站的角度不同,自然得出不一样的结论。如今,周远和老东家的这场官司仍未落定,老牌哈药的大裁员也在持续进行中。

对此,徐海瑛告诉健识局:“今年第一季度,哈药的一次性处理事项带来的财务影响没有了,另外去年的一些建设性工作,到今年也能看到积极的效果展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远为化名)

文丨张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