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生育失效:美国生育率创41年新低!日韩也生不动了!专家点出关键原因
财经

鼓励生育失效:美国生育率创41年新低!日韩也生不动了!专家点出关键原因

2021年05月12日 21:35:0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日本和韩国生育的变化趋势和规律,对我国人口变化有警示意义,此外,应对低生育陷阱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国借鉴。

记 者丨陈洁,实习生刘蕴仪

5月5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

2020年,美国去年出生人数较2019年下降了4%,达1979年以来最低水平。

美国2020年每1000名育龄妇女平均生育56个孩子,2019年生育率是每1000名育龄妇女平均生育58.3个孩子。

事实上,“生不动了”成为多个国家的难题。

同在5月,日本总务省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14岁及以下儿童人口为1493万,创下195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纪录,同时是连续40年减少。

而继日本之后,韩国也在2020年正式步入“人口负增长时代”。

韩国统计厅的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新生儿数仅为27.24万人,创下有记录以来历史最低值,但2020年死亡人口数却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0.51万人,这是有记录以来韩国死亡人数首次超过出生人数。

中国社科院人口和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日韩的人口问题主要是超低生育率问题,特别是韩国,总和生育率小于1,这在此前韩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的。

“而且日韩都采取了各种鼓励生育的措施,措施的效果也没有实现生育率变化趋势的根本扭转。”他表示。

图/人民视觉

图/人民视觉

日韩人口负增长

目前,多个国家都面临低生育率问题。

比如,根据意大利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意大利新生儿出生人数404104人,社会死亡人数746146人,新生儿几乎是死亡人数的一半。

亚洲也有一些国家已经长期处于人口负增长的阶段,代表之一就是日本。2020年8月,日本政府总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总人口为1.24亿人,比上一年度减少50.5万人。这是日本人口连续11年减少,并创下自1968年启动人口调查以来最大年度降幅。

此外,据今年2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人口动态初步统计结果显示,2020年日本新生人口数量为87.27万人,连续5年创历史新低。据2017年厚生劳动省所做的预测,该国人口将在2053年跌破1亿;2065年,日本人口将降至8808万。

而根据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早在2005年,日本就出现了自然增长率为负的局面,在2006年小幅反弹之后,2007年以来日本已经连续13年出现自然人口负增长,且自然人口减少的幅度不断扩大。

在这背后,与日本的年龄结构分不开:老龄化程度高企,处于生育年龄人口总量不断下跌。

日本2021年统计年鉴显示,1995年,日本0-14岁人口为2001.4万,这一数字到2019年下降到1521万。与此同时,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的总数,则从1995年的8716.5万,下降到2019年的7507.2万。其中,下降最快的是15-19岁,人口总数从1995年的855.8万下降到2019年的582万,降幅超过30%。

如果计算高峰生育年龄(20-34岁)人口,日本在这一年龄段的人口从1995年的2680.9万,下跌到2019年的1938万,跌幅也达到27.7%。

与此同时,日本65岁以上人口则大幅上升,从1995年的1826.1万上升到2019年的3588.5万。

低生育率、老龄化比例高,这对日本的经济也产生了影响。王广州表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被日本学者解读与长期低迷的生育率有很大关系,也就是所谓的“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

韩国的情况也不妙,2020年正式进入人口负增长时期。据韩国行政安全部的统计数据,2020年韩国出生27.6万人,死亡30.8万人,自有统计数据以来首次出现了自然人口负增长。

与此同时,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仅为0.98,成为全球唯一一个总和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所谓总和生育率指一个妇女一生生育孩子的个数,总和生育率等于大于2.1,意味着超过世代更替水平,否则将面临每一代人口低于上一代的局面)。

此外,根据韩国统计局2020年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19年韩国总和生育率为0.92,创下1970年有相关统计以来的最低值。

此外,人口结构中,韩国老年人口占比将持续提升。韩国统计局预测,到2067年,韩国将成为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届时一半人口将超过65岁。

图/图虫

图/图虫

鼓励生育措施为何不奏效?

伴随着日本和韩国携手步入人口负增长的,是鼓励生育措施的屡次失效。

以日本为例,怀孕后获得出生一次性补贴,0-15岁儿童每年获得补贴,另外还有单亲家庭儿童补助、高额医疗费用扣除等等补贴,等于“花国家的钱帮忙养孩子”。尽管如此,日本的出生率仍然并未反弹。

“日本早在1950年代就出现过总和生育率低于世代更替水平,1970年代之后就一直低于更替水平,甚至长期维持在1.3附近。日本几乎是每5年就会推出新的鼓励生育的政策,但仍然没有实现维持更替水平附近的目标。”王广州表示。

韩国的情况也类似,最新的政策是将从2022年起对1岁以下婴儿的家庭每月发放一笔新的育儿补助,以及向准父母发放生育补贴;在子女未满1岁的情况下,父母如果分别向工作单位申请休3个月育儿假,每人每月均可领取一笔津贴。

但是,韩国的鼓励生育措施亦没有明显见效。为何日本和韩国的鼓励生育措施并未达到预期?

一位人口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生育鼓励政策未奏效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因为现代国家一旦陷入低生育率的陷阱,其实都很难反弹。除了人口惯性的作用之外,还包括社会观念的改变,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盛行,社会和制度很难强制一个不愿生育的人去生育。

其次,上述人口专家认为,繁衍后代本来是全社会的责任,在东亚的文化氛围里,更多是女性的奉献和牺牲,在个人主义的思潮下,很难劝说更多的女性选择生或者多生的行为。第三,还有一些共性的原因,譬如房价高企。

图/新华社

图/新华社

“日本和韩国的情况,对中国比较具有警示意义,中日韩人口的结婚年龄都呈现晚婚趋势,且结婚率和生育率都不断下降,晚婚晚育和不婚成为社会常态。”她表示,一般认为目前日韩的低生育率、低死亡率和高老龄化程度的阶段,是未来二三十年内我国即将经历的阶段。世界上其他国家也经历了这个人口转变的过程,但是没有出现日韩如此低迷的现状。

王广州也认为,日本和韩国生育的变化趋势和规律,对我国人口变化有警示意义,此外,应对低生育陷阱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国借鉴。

那么,如何应对这一局面?

首先,应该更客观的评估低生育率的影响,不用对此过分忧虑。

上述人口专家表示,关于人口负增长的诸多弊端,都是在现有现代化的发展机制和经济增长模式的评价标准之下得出的,但是目前来看日韩的技术创新并没有下降,尤其是日本的科技创新水平都是位居世界前列的。因此,不能用单一的指标体系来评价的人口的负增长。

其次,也应该采取积极的措施,来营造生育友好的社会环境。

上述人口专家认为,首先应该营造性别友好环境,保护女性的权益,提供更多的协助抚育的帮助,比如0-3岁幼儿的托育服务。其次,抑制房价,让年轻人在一二线城市能够买得起、住得起房子,安居才能乐业。第三,确保教育平等和机会平等,防止社会贫富差距扩大,让更多的寒门和乡镇青年有上升渠道。

“把儿童青少年培养好、教育好,不能光讲多生,不提倡优生优育,生了不管,问题其实更大。”她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