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清理虚拟币挖矿背后:水电与火电之争,矿工担忧四川跟进
财经

内蒙古清理虚拟币挖矿背后:水电与火电之争,矿工担忧四川跟进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发文称,按照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51次会议关于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的部署要求,严格落实《内蒙古自治区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进一步清理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强化打击惩戒力度,构建长效监管机制,维护市场秩序、大数据行业环境及防范金融风险,起草了《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

有比特币矿场主对记者表示,内蒙挖矿的已经减少,因为之前已经清退过几次,而新发文件是对原先措施的重申。但也有矿场主持不同意见,认为目前中国监管的主力在于实现碳中和目标,而内蒙等地的火电挖矿消耗大量的煤,以及有些偏远地区电资源也是有限的,因此不少矿场面临搬迁压力。

八条措施出清挖矿

这份征求意见稿提出八条措施,每条都对挖矿行为进行了“严防死守”,十分严厉,包括但不限于:

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主体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电力支持的,加大节能监察力度,核减能耗预算指标;对存在故意隐瞒不报、清退关停不及时、审批监管不力的,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党内法规严肃追责问责。

对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企业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取消各类优惠政策,退出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市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从严处理,严肃追究责任。

对通讯企业、互联网企业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相关规定,由主管部门依法吊销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严肃追究责任。

对未经报批私自接入动力电源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等主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相关法规,对其违法窃电行为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对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相关企业及有关人员,按有关规定纳入失信黑名单;对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参与虚拟货币“挖矿”或为其提供方便与保护的,一律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有比特币矿场主对记者表示,内蒙挖矿的已经减少,因为之前已经清退过几次,而新发文件是对原先措施的重申。但也有矿场主持不同意见,认为目前中国监管的主力在于实现碳中和目标,而内蒙等地的火电挖矿消耗大量的煤,以及有些偏远地区电资源也是有限的,因此不少矿场面临搬迁压力。

目前国内比特币以及其他虚拟币的挖矿场所主要遍布在内蒙、新疆和四川西部,其中内蒙古和新疆采用火力发电比较多,而川西主要采用水电。

“内蒙的措施出台之后,还不太清楚四川会不会跟进,因为水力发电相较于火力发电已经比较清洁,也的确给当地带来了经济效益,帮助解决了偏远地区的贫困问题。”上述矿场主称。

据剑桥大学另类金融中心公布的数据,比特币的能源消耗总和在40-445兆瓦时的级别,截至今年五月中旬,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约为134.89太瓦时(1太瓦时=10亿千瓦时),如果以国家作为对比,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已经超过瑞典,在全球排27位。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海峰对记者表示,尽管可再生能源在比特币挖矿中的能耗占比正在不断提升,但比特币挖矿的能源消耗绝对值确实不容忽视。而当前比特币挖矿的算力占比中,六成以上的算力来自于中国。随着国内对比特币挖矿引起的高耗电现状越发重视,近期包括内蒙古、四川等地各地已经对矿场进行出清,比特币网络的算力也已经连续一周呈现出下降的态势。

“考虑到煤炭依旧是国内能源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比特币挖矿的高能耗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环保问题,并与国内当前的碳中和政策相悖。”王海峰称。

比特币价格不降反升

内蒙古发改委发文之后,比特币价格出现了较为诡异的一幕。一般而言,监管出手遏制矿场无序生长,都会导致币价的一波大跌,但是这次市场不跌反升。根据比特币资讯网数据,截至发稿前比特币价格在24小时内从最低36540美元上升到了40598美元,涨幅为4.07%。

“挖矿本身也不合法,感觉这次市场对于监管反应不大。”一位比特币矿工对记者称:“这周显卡矿机价格也没崩,算力只是微微降低,这部分算力降低也有可能是因为近期四川枯水期转为丰水期。”

上述矿工补充道,每年四川枯水期和丰水期交接之时,电厂会需要调整1个月左右,矿场的有些机器也需要调试和检修,因此算力会有所下降,但他看到的是矿机数并没有减少,大家都在等着四川的丰水期涌入挖矿。因此他认为这次监管趋严对业内生态而言影响不大,或者影响滞后。

其实监管主导的矿场清退也不是第一次了。12 月24 日,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发布《我州积极做好迎峰度冬保电工作》通知,目的旨在落实限电措施、重点保障民生用电,当局为此出台《甘孜州清理整治比特币矿场工作方案》,规范电力企业直供电行为,督促发电企业枯水期优先保障统调指标和社会用电供应。更早之前,2018年以来甘孜州曾以清理未报批违法建筑、治理噪音污染等名义对比特币矿场进行规范。

但屡出监管通知也并不意味着矿场全部搬迁。甘孜本地依旧被称为矿工们称为“世界矿都”,每年丰水期大量矿场仍在川西开工。

马斯克提“挖矿ESG”

作为虚拟币领域除了中本聪之外的头部“KOL”,马斯克5月25日也在社交媒体发文称,今后北美的挖矿企业将承诺披露清洁能源使用情况,这有望缓解挖矿产生的环境问题。

在马斯克发帖后,先于马斯克投资比特币的Microstrategy首席执行官塞勒(Michael Saylor)表示,他与马斯克及北美挖矿企业于上周召开会议,挖矿企业称,将组成比特币挖矿委员会,让能源耗用的披露标准化,寻求达到行业内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目标。

“耗电量是可以通过算力大概推算的,但是耗电也不代表有碳排放,因为耗电量里一部分是水电,而水电在丰水期还是比较充裕的、用不完的,也可以称之为清洁能源的一种。但同样一枚比特币放在你面前,你怎么知道这是清洁的还是火电来的呢?目前火电占挖矿的总量还是很难统计的,因为挖矿这个行为是全球分布式的。”上述矿场主认为,马斯克的提议执行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近期被市场戏称为“卖炭翁”,原因是4月下旬,特斯拉公布了其高达4.38亿美元的一季度净利润,但在这个亮眼数字的背后支撑的是特斯拉卖出的5.18亿美元碳排放积分。而刚过去的2020年,特斯拉光靠出售碳排放积分,就获得了15.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这主要是因为美国11个联邦州对汽车企业的一项环保规定,要求当地的汽车制造商需在2025之前销售一定比例的零排放汽车,如果确实做不到,他们就必须从特斯拉等能源企业那里购买积分,否则就会受到当地监管机构的更多的惩罚。而特斯拉生产电动汽车,自然有更多的碳排放积分可以出售给别家公司。

(作者:周炎炎,胡天姣 编辑:曾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