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整体偏正面,不必过度担忧
财经

评论丨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整体偏正面,不必过度担忧

2021年05月29日 07:30:0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温彬(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

冯柏(中国民生银行研究员)

4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重启上涨走势。5月26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升至6.4099,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升破6.40关口,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强势拉升,盘中一度升破6.38,均创2018年6月以来的新高。我们认为,近期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整体偏正面,不必过多担忧由此带来的负面冲击,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双向波动,今年有望维持在6.3至6.7区间。

汇率表示两种货币的兑换价格,两种货币汇率的强弱和走势通常呈现此消彼长的关系。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可被认为主要是由美元走弱、我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国际收支顺差等因素共同推动。

一是美元指数回落。疫情发生以来,美联储采取大规模宽松政策,2020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表3.2万亿美元。今年以来,美联储资产购买计划延续,目前继续扩表0.56万亿美元。特别是4月以来,虽然美国通胀预期升温,CPI超预期上涨,但美联储继续采取宽松立场,美元指数从高点回落,5月25日回落至89.6685的近期低点,较3月末的高点93.2860贬值超过4%。

二是我国经济稳步回升、持续向好。疫情发生以来,我国经济率先开始复苏。今年以来,尽管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但我国疫情防控成效显著,国内经济保持稳步复苏态势,为人民币汇率稳中有升提供了坚实基础。

三是我国国际收支保持顺差。一方面对外出口盈余增长。今年以来,发达经济体整体复苏带动外需改善,加上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疫情反复导致订单转移,我国出口保持了较快增长。另一方面,资本项目继续流入。我国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领头羊,也是少数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经济体,国际投资者看好中国经济前景和资本市场潜力,资本项目呈现持续流入态势。

理论上,本币升值有助于促进进口,不利于出口。整体上看,近期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偏正面,具体表现在如下方面:

进口方面,近期海外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铜、铁矿石等价格屡创新高,海外疫情反复导致船员不足、集装箱流转不畅等推升海运价格,相当于提升了我国的进口成本。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传导至国内,推动4月我国PPI同比增速回升至6.8%,创2017年11月以来的新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升值,相当于购买力增强,有利于缓解我国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上升的压力,进而降低输入型通胀和我国进口企业的成本。

出口方面,短期看,人民币升值可能会导致部分出口型企业产生一定汇兑损失。但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顺利复工复产,出口形势相对较好。特别是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部分国家和地区持续蔓延,海外需求一直存在。即使在人民币较去年有所升值的背景下,出口总体受到的影响不大。

国际资本流动方面,目前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人民币升值也是国际投资者看好中国经济前景和资本市场潜力的体现。根据OECD数据,2020年中国FDI流入2120亿美元,较2019年增加250亿美元,而美国FDI流入1770亿美元,与2019年相比下降37%,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第一大目的地。未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金融市场持续扩大双向开放,人民币汇率弹性将有所增加,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预计人民币资产仍有较大配置需求。

下一阶段,美元走势仍然存在不确定性。随着全球通胀水平上升,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有收紧迹象,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加大。预计下一阶段人民币仍有一定升值空间,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维持在6.3至6.7区间,以双向波动为主。

但也要看到,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仍不充分,不稳定不确定不协调不同步因素明显增多,我国经济复苏斜率放缓,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仍需以稳为主,不宜过度过快波动。建议针对异常走势做好政策调控:

一是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区间双向波动,提升风险抵御能力,促进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夯实币值稳定基础。

二是适度加强逆周期调节,一旦出现较强的单边预期或走势,可考虑合理运用逆周期调节因子、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等手段,引导市场预期,防止人民币汇率出现过大幅度波动。

三是加强宣传教育,引导企业树立风险中性理念,合理运用金融衍生工具对冲汇率风险,防止因汇率波动导致汇兑亏损,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

四是提升宏观政策前瞻性,密切关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通胀走势及美联储货币政策取向,对可能出现的政策提前收紧做好应对准备,防止出现汇率大起大落和大规模资本流动引发风险。(编辑:洪晓文)

返回21经济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