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一年涨逾8000基点!换10万美元少花8万元,未来还要涨?
财经

人民币一年涨逾8000基点!换10万美元少花8万元,未来还要涨?

2021年05月29日 23:55:27
来源:时代周报

自5月27日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升破6.4关口,人民币正式进入“6.3时代”。

5月28日,人民币汇率延续强劲走势。当天,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已升破6.36关口,报6.3598,创下2018年5月以来新高;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破6.37,最高报6.3619,续创2018年5月以来新高。

去年5月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出明显的升值趋势,离岸人民币汇率自去年5月27日的低点7.1766升至6.3598,累计上升8168个基点。即便人民币已实现如此涨幅,但综市场预计未来人民币汇率或仍有升值空间。

在人民币升值趋势下,外资流入股市迹象明显。

本周北向资金净流入额达468.13亿元,创沪深股通开通以来单周净流入额新高,与此同时,A股也加速上涨,上证指数也已突破3600点的关口位置。

此外,人民币升值将对国民经济诸多方面产生影响。

从进出口角度来看,人民币升值或缓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进而降低进口企业成本。

对于普通居民则意味着人民币的海外购买力上升。以去年5月28日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计算,换得10万美元需要支付人民币71.70万元,而现在仅需63.70万元,足足少花8万元。

升值应对输入型通胀?

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渐趋市场化,其长期走势与美元指数的呈强相关性。从历史走势来看,美元指数上行则对应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降,反之则上升。

“美元走弱是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重要推动因素。”5月27日,东吴证券研究员邵翔向时代周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5月以来,美元指数持续下行,由高点100点左右降至如今90点左右,降幅接近10%。美元的走弱成为本轮人民币升值的主要推动力,而美元走弱的直接原因则与美联储货币“放水”有关。

WechatIMG2006.png

“2020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明显升值而美元指数持续贬值的直接原因就是疫情后西方国家采取了极度宽松的货币大放水,美国的M2同比增速超过20%创历史新高,而同时期中国的M2同比增速只有10%左右。”国信证券分析师燕翔在其研报中表示。

邵翔认为,近期央行对升值缓解输入型通胀的言论,也使人民币升值预期有所升温。

2020年下半年以来,由于美元走弱,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大幅上涨,导致我国PPI涨幅扩大,对我国通胀造成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6.8%,环比上涨0.9%;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9.0%,环比上涨1.3%。1—4月平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3.3%,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上涨4.3%。

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上涨9.1%,涨幅比上月扩大3.3个百分点,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总水平上涨约6.76个百分点。采掘工业价格上涨24.9%,原材料工业价格上涨15.2%,加工工业价格上涨5.4%。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中,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上涨23.3%,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20.2%,化工原料类价格上涨13.3%,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12.1%。

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和国内面临通胀压力的背景下,通过人民币升值以对抗“输入型通胀”的呼声渐高。其原理是,人民币持续升值会降低进口企业面临的成本压力,从而减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的输入型通胀压力。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周诚君在今年4月莫干山会议上的一段发言令市场开始遐想。周诚君表示,央行最终要放弃汇率目标,人民币在中长期内将持续对美元升值。

5月21日,央行上海总部调查研究部主任吕进中在《中国金融》上撰文,明确建议增强汇率弹性,人民币适当升值,抵御输入型效应。该言论一出,令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再次加强。

不过,两天后,央行副行长刘国强以答记者问的方式回应了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关切。

刘国强指出,央行将注重预期引导,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一制度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都是适合中国的汇率制度安排。

刘国强的回应被市场看作是为人民币升值预期降温,表示央行不会通过干预汇率的方式来应对通胀。

不过,本周以来,人民币走势依旧强劲,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接连创下近三年新高。

人民币升值空间几何?

市场认为人民币还有上行空间。“人民币汇率市场比较有惯性,还能涨,6.30是重要的支撑。”邵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对外贸易角度分析,考虑到全球其他地区疫情的反复,以及美国内需的修复,短期内中国对美出口将保持强劲,贸易顺差或继续走高,拉动人民币继续升值。”中信证券明明债券研究团队在研报中表示。

另外,明明债券团队指出,美国持续的贸易逆差也将从美元贬值角度为人民币提供支撑。“从美债角度分析,当前美国经济修复走缓导致实际利率下行,叠加美联储偏鸽派态度,短期内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可能性较低。两方因素共同作用下,我们认为人民币仍有升值空间。”

邵翔表示,市场风险情绪回暖,叠加境内部分行业第二季度业绩可能继续超预期,以及外资的流入将进一步助推人民币升值。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预计,年内基准预期下人民币仍可延续去年以来主动升值的态势。“但这一过程可能伴随有国内消费和投资预期的波折,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秦泰在其研报中表示。

市场目前就人民币的升值空间产生了分歧。明明债券研究团队在研报中表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向下或触及6.2,而申万宏源秦泰团队则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年底升至6.3-6.4附近。

市场预期较为一致的则是人民币升值空间相对有限。“我觉得这是不可持续的,除非海外疫情继续恶化,中国出口完全不受影响。”邵翔表示。

中金宏观张峻栋、周彭等在研报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张峻栋等人称,随着全球复苏深化,外生产能力的恢复和进口价格的上升,预计经常账户顺差会低于2020年,增长动能可能有所放缓,复苏不完善不均衡的结构性问题可能会有所发酵,经济或面临调整压力,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空间可能有限。

利好股市、利空出口?

疫情以来,美联储实施了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数据显示,去年至今,美元相对于包括欧元、日元、英镑和人民币在内的所有主要货币均处于贬值态势,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人民币的升值。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从2020年5月后的低点91.42上升至目前的97.19,升值幅度逾6%。另外,从长期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

人民币汇率升值引发了市场对人民币升值削弱出口产品价格竞争力的担忧,特别是对于本轮受外需拉动较弱的下游劳动密集型行业来说,本币升值会在一定程度上压缩相关企业的盈利能力。

国信证券对此观点并不十分认同。“实际上影响没那么大,多数情况下汇率是果出口是因,出口好汇率才会升值,如果中国出口不行,人民币汇率是不太可能持续升值的。”国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表示,短期来看,海外疫情反复叠加欧美外需修复,全球供给能力修复受挫将持续拉动我国出口,或抵消部分货币升值带来的影响;长期来看,我国贸易结构也在不断调整,出口对于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依赖下降,因此人民币升值对出口的影响也有所减弱。

人民币升值对我国企业的进口利好是显而易见的。“目前我国进口金额的增长主要来自海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推动,人民币持续升值下进口企业面临的成本压力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的输入型通胀或有所减弱。”中信证券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发文称。

另一方面,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已经扩散到二级市场。一般来说,人民币升值对国内股市总体构成利好,一是通过汇兑损益影响企业经营和财务表现,如外债多、出口多、进口原料多的企业,航空、金融、地产、机械设备、家用电器、有色金属、化工、纺织服装等行业是典型代表。

人民币升值也会吸引外资流入。广发证券策略研究团队在研报中称,人民币汇率升值将成为A股突破箱体震荡的推手。

“当前环境下人民币升值对A股市场是明确的利好,短期看我们继续维持中期策略的判断,市场在二三季度有主升浪的行情机会,指数有望突破2月18日调整前的高点。”国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