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霞谈白银马拉松:专业赛事运营商缺口大,监管存真空|凤凰《封面》
财经

王军霞谈白银马拉松:专业赛事运营商缺口大,监管存真空|凤凰《封面》

2021年05月31日 06:51:27
来源:凤凰网财经

自动播放

出品|凤凰网财经《封面》

主持人|陈琳 制片人|鲁婧涵

文|鲁婧涵

2021年5月22号,甘肃第四届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突遇冰雹、冻雨、大风的灾害性天气,172人参赛,21人确认遇难。善后和调查工作仍在继续,越来越多比赛现场的细节被披露,失温是这次赛事中遇难者所遇到的致命问题。

责任方是谁?悲剧能否避免?赛事组织的专业性和跑步爱好者的安全意识如何提升?凤凰网财经《封面》对话中国田径首位奥运长跑冠军王军霞。

事件发生后,王军霞感觉特别痛心,“当时觉得头一下就炸了。”她说,因为参加超长越野的人,都是处于年轻健壮的状态,身体等各个方面都特别好的人。

虽然天气的突变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但主办方应急能力的缺失才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根本。王军霞指出:我们在体育赛事方面安全知识的普及普遍不够;随着近年跑步人数的增多,让赛事运营成为了一个新的商机,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一市场,但运营方的能力参差不齐,草台班子鱼目混珠,专业运营商缺口很大;此外,大量跑步赛事并未受到国家田径管理局的审批,而地方政府审查能力有限,监管存真空。

对于在事故中遇难的聋哑长跑运动员黄关军,王军霞希望,我们集社会或者国家集社会的力量,给予他们帮助。王军霞说:“这种帮助未必是掏多少钱或怎么样去帮助他,而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就业的机会,或者提供一些学习和培训的机会,让他们能够除了去奔跑,还有其他更多的生存的能力。”

王军霞认为,甘肃白银事件“必须总结,然后在未来杜绝”。

王军霞与凤凰网财经主持人陈琳合影

本期场地特约支持:由新书店

01 特别痛心,头都快炸了

凤凰网财经:这次的事件十分让人痛心。您知道之后有什么感受?

王军霞:我当时觉得头一下就炸了。这次事情发生,真的特别痛心。因为这些参加超长越野、跑上百公里的人,他们的身体状态等各个方面都特别的好,应该处于特别年轻健壮的状态,就突然间遇到这么一场灾难,他们就失去了生命。我认为这是一场事故。我觉得真的特别遗憾,而且特别难过,我这几天都觉得心情挺压抑的。

凤凰网财经:在跑友圈里,大家是怎么去看待这次事件的呢?比如责任在哪儿,如何避免,有没有这样的一些讨论?

王军霞:有的,五花八门的,各种说法都有。大多数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突发的、天气的原因,但是通过这个事件也看到一些问题,例如我们在遇到这种极端天气,或者危机危难状况的时候,我们的应急能力,我们处理事情的能力,明显的有欠缺。

02 安全知识的普及普遍不够

凤凰网财经:在您这么长时间的运动生涯里,除了有国内、国际大赛的经验,也会关注很多跑的内容。有没有看到过这么恶劣揪心的事件呢?

王军霞:这么恶劣的绝对没有,没听说过。这极端的天气真的是有点太突然,太让人不可想象了。而且可能很多这些跑步的人,他们经历过各种有悬崖的、大风的、大雨的东西,也没有出现过什么风险。所以很多人都存在侥幸心理,包括组织赛事的这些赛事方。

万一谁崴了脚、摔了、跑下坡的时候一头栽下去了,拌倒了,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那怎么办?他们可能会有这种应急处理的意识,但是像这种恶劣天气的预警,可能会少。我觉得这种安全意识和安全知识的普及普遍不够。

别说他们,这件事如果放在我身上,先不说是不是能继续往前跑和放弃,光说怎么应对这种突发的情况,我可能都未必会做得那么好。

我仔细看了一下,我们有一个特别大的漏洞,在上山坡,出事故的这段路的时候,是最危险最难的地方,我们没有补给。理由就说,这个地方背东西上去太难了,所以没有。那这一段很长一段时间就没有各方的照应。而且说山上放了两个人在打卡点,但是这两个人也因为天气恶劣,冻的受不了了,提前就撤掉了。而且他们都没有培训,这些都是一些漏洞。其实这个地段应该是重点保障的,给大家准备棉袄什么的,在上面堆着,等着。

03 赛前装备检查存在问题

凤凰网财经:大家细数了,其实不光在中国国内,在世界各地的很多的越野赛中,极端天气、突变天气发生了很多回,但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么严重的伤亡。

王军霞:我们还是需要引进一些,更细节的,在运作赛事的时候所具备的一些安全培训。比如一些发达国家,哪怕游客去游泳池游泳、去湖边划个船,很简单的技术,但是他们在卖票的时候,一定给你做培训。那我们这次赛事在这方面的培训肯定不够。

而且我们现在去了解很多国际上相同的这种赛事,在赛事之前,赛事主会强制你去准备各种各样的装备,这个装备是根据所参赛的路线、环境、天气、气候等等的原因,来给你做一些计划,告诉你必须准备冲锋衣,因为你有高度,可能会有暴风雨,所有东西都给你一个详细的培训,然后硬性的规定。

甚至有些地方的比赛它会不断地检查你的装备够不够,不够是不上你上场的。比赛发生前,它有专门的检录的地方,检查的组织。甚至在国外有一些选手,他在参加比赛之前,因为某些装备没有准备,但是他想要上场,跟组织方打起来了。但仍然不能让他上场,因为考虑到安全。但是目前看,我们这方面确实存在问题。

这就叫侥幸心理。因为这种事件绝不是频繁发生的,就因为近几年没有发生,很多人觉得我们可能多虑了,安全意识因为没有发生的事件而淡薄了。其实正常来讲,一场赛事想真正保障安全,不管发生没发生,它存在风险我们就应该提前防范。

所以对于体育赛事,在引进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安全培训的问题,这是第一要素。不论你跑的多远,成绩创造的多高,影响力有多大,安全才是这场赛事的一个保障,是每一个参与人、每一个组织人最需要做的。

04 火了都想来赚钱,圈里有草台班子

凤凰网财经:越野跑是从国外传入进来,已经发展了几十年,很多已经有知名度的赛事,比的真不是参加人数的多少、成绩怎么样,比的是先把安全给搞好了。

王军霞:是。大多数的这种国际的赛事,它的安全应急措施都非常全面,除了给你做大量的培训之外,真正发生事情的时候会第一时间解决问题,这个非常重要。这时候,给了参赛选手最大的保障,他在报这项赛事的时候就会安心。他认为这是对生命,对我参与这场赛事的一个尊重、一个保障。

很多参赛选手平时也会根据赛事去做更充分的准备,在这方面,我们是欠缺的。那当然也不排除个别的组织者,他有巨大的问题。评分的话肯定不及格,造成这么大的事情还及格,那找哪个地方说理去。

凤凰网财经:怎么看待中国的,不光是普通的马拉松,还有极限类的越野赛等等赛事在不断的增加?有个数字统计,中国这几年举办赛事的速度非常快,远远要超过国际上发展的速度。

王军霞: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不是赛事多少的问题,我们存在的是运营赛事时的安全意识、安全保障的问题。

凤凰网财经:您长期在跑圈里,也会被邀请去参加很多这样的比赛,您怎么评价现在您能够看得到的这种赛事的组织机构?因为我们看到确实有几家是有名的,但有很多地方上的组织会不会有很多草台班子?

王军霞:存在。因为近些年跑步的人越来越多,跑步的活动、项目、推广才会越来越普及。像大家看到的,以前好像都看不到有人在跑步,现在好像到处都在跑步一样。所以很多人就认为这是个商机,都想来参与一把。那在这个过程中,水平肯定不一样,能力不一样,认识不一样,所以就有草台班子。肯定有非常专业的组织的,也有这种随便拉了几个人就来做一场赛事的。

05 监管真空,运营商缺口大

凤凰网财经:您也讲到要加强监管,从您这么多年的从业经验还有看到的国外的一些先进的经验看,怎么样的监管模式,或怎么样的寻求赛事组织的方法,能够避免让一些真正不合格的机构不要参与到这个游戏中来?

王军霞:其实国内的马拉松赛事本身就有一个审批的过程,之前一直都有国家田径管理中心这么一个专门给马拉松做审批的机构。但是因为市场的需求,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国家监管的这种赛事,一年只有几百场,并不是说我们目前看到的上千场。

那很多赛事都是地方就直接给批了。也不是说地方不可以批,但你首先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去监管、去审查主办方是否有能力来提供一个安全的赛事。

凤凰网财经:您刚才讲,国家田径管理局经它审批的马拉松一年在中国内地是有几百场。

王军霞:几百场审批的赛事是全马,但实际上我们全国真正的全马并没有那么多。我们说的这个几千场是跑步赛事,跑步赛事包括五里、十公里、越野跑、马拉松、半程马拉松等所有加在一起的上千场。

凤凰网财经:从您的业内观察,从全马到越野赛,到这些小的迷你赛等等,这些需求和能够提供运营服务的公司之间缺口大吗?

王军霞:如果完全合适的运营商,这个缺口还是很大的。

06 谈黄关军遇难:希望给予帮助

凤凰网财经:这次事件中有位遇难的聋哑的长跑运动员,叫黄关军。他是自己打工,生活比较窘迫,甚至在他去世之后,亲人来帮他整理衣物,发现只有跑鞋和两套衣服。作为一位运动员,看到这样的场景,您心里会?

王军霞:这肯定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我希望我们集社会或者国家集社会的力量,能够给予他们帮助。这种帮助未必是掏多少钱或怎么样去帮助他,而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就业的机会,或者提供一些学习和培训的机会,让他们能够除了去奔跑,还有其他更多的生存的能力。

凤凰网财经:甘肃白银事件发展到现在也开始了调查等等,它往后的处理也好,发展也好,您最希望它能解决什么问题?

王军霞:总结,必须总结,然后在未来杜绝。

王军霞谈白银马拉松:专业赛事运营商缺口大,监管存真空|凤凰《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