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员饮酒过量死亡背后:五粮液一年豪掷56亿销售费用,比茅台多一倍
财经

销售员饮酒过量死亡背后:五粮液一年豪掷56亿销售费用,比茅台多一倍

2021年06月02日 16:24: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图片

白酒行业竞争白热化的一个缩影?

文 | 闫淑鑫 张燕征 封面图来源 | 包图网 图文无关

近日,五粮液旗下公司一销售员酒后身亡事件引发舆论关注。

据了解,涉事公司为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是五粮液一级控股子公司。据五粮液2020年年报,2020年,五粮液系列酒产品实现营业收入83.73亿元,同比增长9.81%,毛利率为55.68%,销量同比下滑4.6%。

数据显示,2020年,五粮液营收同比增长14.37%,但营收增长背后,其白酒销量已连续两年下滑,其中系列酒销售不佳是原因之一。

销售员酒后死亡引关注

据媒体报道,2020年年末,五粮液旗下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下称浓香系列酒公司)销售员罗世雄因工作需要和经销商及同事一起参加饭局,第二日上午因饮酒过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浓香系列酒公司支付了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失独扶助金、亲属抚恤金等共计132万元。

据罗世雄父亲罗军描述,罗世雄的工作性质要求他大量饮酒,“白天黑夜谈工作,只要谈工作就要喝酒。”

目前,罗军已委托律师起诉了所有参与这场酒局的人员,希望查清儿子死亡真相,该案将于6月21日开庭。“我根本不在乎这些钱,我只想知道孩子究竟是怎么没的。五粮液的协议书里也没有说清楚。”罗军说。

公开资料显示,浓香系列酒公司是五粮液一级控股子公司,五粮液持有其95%的股份。2020年,五粮液还向浓香系列酒公司追加投资9500万元。

据五粮液2020年年报,在系列酒方面,五粮液打造五粮春、五粮醇、五粮特曲、尖庄四个全国性大单品。2020年,该公司全面完成了尖庄、五粮醇、五粮特曲等主要品牌的升级上市。数据显示,2020年,五粮液系列酒产品实现营业收入83.73亿元,同比增长9.81%,毛利率为55.68%。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罗军从其中一名经销商的员工处得知,致使罗世雄出事的那场饭局,饮用的正是42度的“五粮浓香一尖庄”白酒。

销量连续两年下滑

去年豪掷56亿销售费用

在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五粮液以1.2万亿元的市值、1202.23亿元的总资产规模,位居行业第二,仅次于贵州茅台。

不过,翻看五粮液近三年财报业务数据发现,五粮液的产销量在逐渐下降。2018年至2020年,五粮液白酒生产量分别为19.2万吨、16.83万吨、15.88万吨,2019年、2020年分别同比上年下滑12.34%、5.61%。这三年间,五粮液白酒销售量分别为19.16万吨、16.54万吨、16.04万吨,2019年、2020年分别同比上年下滑13.67%和3%。

以2020年数据为例,财报披露,2020年五粮液生产五粮液产品2.6万吨,同比增加0.23%;该系列产品销量2.81万吨,同比增加5.28%。

高端酒卖得好,但生产规模庞大的系列酒产品却销售欠佳。数据显示,2020年五粮液系列酒产品产量13.29万吨,同比下滑6.67%;销量13.23万吨,同比下滑4.6%。产量大于销量,反而增加了库存量。截至2020年末,五粮液还有14219吨的库存量。

图片

▲五粮液商品酒近三年产销量

不过,五粮液白酒产销率较为稳定,2018年以来均保持在98%以上。2020年,五粮液白酒产量达15.88万吨,销售量达16.04万吨,产销率高达101.01%。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向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分析,目前国内白酒行业的产能整体是下滑的,但利润是增长的。“对于五粮液来说,卖得少,但也卖得更贵了,实际上它的盈利能力和竞争力反倒更强了。不仅是五粮液,国内名酒大多都是这种情况。”

中新经纬梳理发现,在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除茅台酒产销量相对较为稳定,其他酒企产销量涨跌不一。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贵州茅台茅台酒及其他系列酒总生产量分别为7.02万吨、7.5万吨和7.52万吨;销售量分别为6.22万吨、6.46万吨及6.41万吨,产销量总体变化不大。排行第三的泸州老窖白酒、排名第五的洋河股份产销量也均出现下滑,排名第四的山西汾酒近三年的产销量呈上升趋势。

中新经纬注意到,白酒销量下滑的同时,五粮液的销售费用却在逐年增加。据Wind数据,2018年、2019年、2020年,五粮液销售费用分别高达37.78亿元、49.86亿元、55.79亿元,连续三年在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居于首位。

同期贵州茅台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5.72亿元、32.79亿元、25.48亿元。2020年,五粮液的销售费用是贵州茅台的2.17倍。

图片

▲A股白酒上市公司近三年销售费用情况

业绩增速放缓

事实上,除产销量下滑外,国内多数白酒公司还面临着业绩增速放缓的现状,其中就包括五粮液。Wind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五粮液营收增速分别为32.61%、25.20%,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8.36%、30.02%。而到了2020年,其营收及净利润增速已下滑至14.37%、14.67%。

图片

▲五粮液近五年业绩增长情况

蔡学飞指出,中国白酒行业目前“量降价升”,是市场消费升级、行业结构升级的表现。“白酒行业目前的大趋势是分化,名酒势能走强,非名酒开始衰退。伴随着高端白酒扩容,名酒仍具有较好的发展前景。”

白酒行业进入存量竞争的白热化时代,作为行业“老二”的五粮液也感到了危机,甚至不惜强制经销商“二选一”。

去年11月底,一份来自五粮液浙江营销战区的会议纪要流出,显示五粮液要求参会经销商在泸州老窖的国窖与五粮液之间“二选一”,且已有经销商做出选择。五粮液方面相关负责人曾对外回应称,上述文件属实,但该行为只是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战区的个别行为。

白酒专家肖竹青表示,白酒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代,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香酒企以行业8%的产能取得了行业40%的利润,挤压了五粮液等浓香型酒企的发展空间。

肖竹青指出,“过去中高端白酒增长主要靠渠道大商,现在都是靠企业家、消费者和意见领袖圈层营销,像浙江这样没有强势本地品牌的高消费市场必然是大酒厂竞争的焦点,五粮液和泸州老窖同属于浓香型酒企,但近年来泸州老窖在华东市场增长迅猛,特别是在江浙一带,给五粮液带来了压力。”

蔡学飞则提到,五粮液作为中国名酒代表,无论是品牌价值,亦或是销售与市场影响力,基本上都是中国的头部酒企,“目前酒企之间的竞争,可以看做是五粮液在存量挤压市场下对于其他酒企的强势挤压,本身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中国酒类品牌化进程的必然结果。”

蔡学飞认为,五粮液的危机主要是内部管理的提升与创新,在外部竞争层面,“酱酒热”、酒类消费多元化等,短期内不会动摇五粮液的品类领袖地位。

你喝过五粮液的白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