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连续两日走贬!境外上市中企分红购汇高峰期来临,如何影响汇率?
财经

人民币连续两日走贬!境外上市中企分红购汇高峰期来临,如何影响汇率?

2021年06月02日 22:59:26
来源:证券时报

央行周一宣布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后,人民币升值预期快速“降温”;同时,随着年中境外上市中资企业分红购汇高峰期的到来,市场也需警惕短期内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的加大。

6月2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6:30收报6.3872,较昨日贬值113个基点,连续两天走贬,合计265个基点。当天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终结“六连升”,较上一交易日大幅贬值201点至6.3773。

同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消息,近日向17家机构发放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合计103亿美元。自去年三季度以来,QDII额度发放有所加快,本次发放已是两年里的第七次发放,且此次额度较前六次明显增加。有分析认为,此举在推动境内金融机构有序开展境外投资业务,稳步推进我国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的同时,此时进一步加大QDII额度也是有助于抑制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的配套政策。

另据市场人士反映,央行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政策的影响仍在持续发酵,而且今日有境外上市企业大额分红购汇。按往年经验,6至8月是境外上市中资企业分红购汇高峰期,预计今年总额可能高达700多亿美元,这将成为最近一段时间推动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因素。

QDII额度“加码”投放有深意

央行本周一宣布的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威力”颇大。一方面,政策宣布后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瞬时下跌;另一方面,截至目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连续两天走贬。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近日表示,央行不会放任人民币过快升值,必要时将果断出手。央行不出手则已,出手必是重拳。以往央行调整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一般每次调整0.5个百分点,此次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幅度为2个百分点,明显超出以往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幅度,力度较大,彰显央行调控决心。

除了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外,6月2日当天,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加大QDII本轮额度发放规模。这是自去年三季度以来第七次发放QDII额度,此次发放的103亿美元QDII额度相较于前六次均明显增加。

数据显示,去年9月至今年5月,外汇局先后批准六轮QDII额度,共向89家机构发放QDII额度330.36亿美元。具体看,2020年9月发放33.6亿美元,11月初发放50.6亿美元,11月末发放42.96亿美元;2021年1月发放90.2亿美元,3月发放88.5亿美元,5月发放24.5亿美元。

QDII额度常态化发放除了是我国稳步推进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的既定安排外,此次“加码”投放额度也被有观点看作是有助于抑制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的配套政策。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应对人民币过快升值,央行工具箱丰富,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也只是初试牛刀。从央行应对多次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历史看,启动逆周期因子、调整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节境内企业境外投资放款宏观审慎调节系数、加大QDII审批额度、鼓励对外直接投资、放宽居民个人购汇限制、用外汇缴存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等手段和工具都曾被使用。

警惕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汇率除了近两日走贬外,随着即将进入历年来境外上市中资企业分红购汇的高峰期,有分析认为,随着购汇需求的阶段性加大,未来一段时间内需警惕人民币汇率的贬值风险加大。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就表示,6、7月份是传统分红购汇高峰期,中资港股上市企业将天量购汇。从已公布的分红计划看,2021年中资港股企业分红购汇规模预计高达700亿美元,绝大部分集中在6至8月。从以往历史情况看,集中分红购汇会增大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

“比如,即便是2011年人民币汇率面临单边升值预期,6-7月份也出现了阶段性贬值压力,这主要与中资企业集中分红购汇有关。再比如,2016年我国面临一定的资本流出压力,6-7月份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也更大一些。”鲁政委称,鉴于近期官方表明态度后未来贬值的可能性上升,企业购汇的节奏也很可能会前移。

鲁政委认为,受近期央行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等多因素叠加,需警惕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央行时隔14年再度启用外汇存款准备金工具,且一次性上调2个百分点,6月15日前后银行需交存约200亿美元,对外汇市场流动性短期产生重大影响。再考虑到分红购汇因素叠加,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出现阶段性贬值。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 Tony Sycamore表示,多数机构目前似乎仍对人民币汇率持建设性看法,但未来波动会加剧,短期风险包括:外汇风险溢价收窄、北上资金流入可能会放缓、即将到来的负面季节性效应(中资企业海外上市分红派息)和中国央行对人民币单边升值的容忍度下降等。